世界上有一个国家,不用怎么努力就可以躺赢,它就是澳大利亚。

很多中国人都称它为“土澳”,因为每当说到澳大利亚是发达国家的时候,大家总感觉自己对“发达国家”这个词好像有什么误解。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繁华街道,遍地是牛羊;没有高铁,公共建通差,不开车就出不了门;没有淘宝,买东西跑老远,超市关门还早;脑海中的发达国家的样子,完全跟澳大利亚对不上号。

但是你如果看数据,就发现还真不得了,的的确确是个发达国家。2017年澳大利亚人均GDP高达5.56万美元,同期美国约为6万亿美元,当然澳大利亚只有两千万的人口。

从1991年到2017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全球最快,最稳,无论是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还是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澳大利亚都没有出现过GDP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的现象。

然而,就在短短的一年间,澳大利亚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01

澳大利亚经济增长不及预期,总量不行,人均更是倒退的厉害,2018年第四季度,澳大利亚人均GDP增长率为 -0.2%,此前第三季度为 -0.1%。

这是自2006年以来该国人均GDP首次出现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

同样不幸的还有澳元,2018年,澳元下跌了9.7%,以前能够跟美元比肩的澳元现在却成为了表现最差的发达市场货币之一,甚至陷入流动性的困境。

为何曾经集上帝“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澳大利亚突然就不行了?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中国!

澳大利亚自然资源丰富,是世界重要的农牧产品和矿产资源生产国和出口国。

也正因为如此,澳大利亚对国际贸易依赖较大,尤其是中国。

2003年,澳大利亚对华商品出口仅占其总出口量的7%,然而自2009年以来,中国就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和进口来源地,《2016年澳大利亚贸易结构报告》显示,2016年中澳双边贸易总额达到1552亿澳元,占澳外贸总额的23.1%。

尤其是自2012 – 2013年以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激增56%。相比之下,第二大出口市场日本在过去五年仅增长了6%。

也就是说中国是大多数商品的主要需求来源,也是亚洲地区增长的关键驱动力,而澳大利亚二十多年经济的繁荣,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的推动。

而如今,从经济指标来看,中国增长势头开始有所减弱。2017年中国进口了近7亿吨来自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占比62.19%),但到了2018年10月时,中国买家对澳铁矿石进口量已经降至低位。

中国经济打个喷嚏,很明显澳大利亚就开始感冒了。

不只是大宗商品,还有教育产业与旅游业,这几年,教育和旅游等服务业领域为澳洲的出口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大的功劳还在中国。

教育是澳大利亚继煤炭和铁矿石之后的第三大出口产业,2017年至2018年间,共有187547名中国学生赴澳留学,总共为澳大利亚经济带来了超过100亿澳元的收入,几乎是320亿澳元教育产业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与此同时,中国学生的数量占国际学生总数的30%。

旅游也一样,自2011年起,中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具价值的入境旅游市场。根据澳大利亚旅游研究机构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旅游客源国,中国游客连续6年在澳消费金额排名第一。

截至2017年12月底,约有133万中国旅客访澳,消费达104亿澳元,较上年增长14%,占澳大利亚国际旅游消费近四分之一。

02

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直接影响是巨大的,但最致命的还是间接影响,也就是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

澳大利亚一直是中国人海外置业、移民的热门目的地之一。2015年中国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房地产最大的外来资本,地产投资占中国在澳洲全部投资的38%,占中国在全球房地产总支出的11.5%。

与此同时悉尼的房价在2012年至2017年间上涨了85%,墨尔本房价增长了70%。

而澳洲央行自2016年中以来将利率维持在纪录低位1.5%,且承认利率将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上述水准,助推了澳大利亚房价在2016年以最快速度上涨,但是此后不久,澳大利亚房价就开始见顶了。

2月初,澳大利亚房地产数据分析公司CoreLogic发布最新报告显示,1月,澳大利亚全国住宅价格环比下跌1.0%,已经跌回到2016年10月的水平;除首都堪培拉出现微涨以外,其他所有首府城市房地产价格均出现环比下滑。

而自2017年7月达到峰值以来,悉尼房价的总跌幅已经达到9.5%,即将超过27年前上一次经济衰退期间9.6%的跌幅。不仅如此,这一跌幅甚至比1989-1991年期间还要大。

为何房价大跌?因为一向热情高涨的中国投资者突然偃旗息鼓,开始退出澳洲市场了。

据毕马威报告,2017年中国买家在澳投资锐减89亿澳元,降低40%。而2018年以来这种趋势还在继续,中国买家对澳投资同比又减少了11%。

总的来看,澳大利亚经济结构单一,经济支柱主要是楼市和资源出口。而中国买家从澳大利亚不断撤离后,不但让澳洲经济和房地产都面临突如其来的困境,还给它留下了一个难题,那就是房价泡沫。

尽管房价在下跌,但是悉尼仍是全球第三大最难以负担房价的市场,房价中值仍超过90万澳元。

这几年的房价暴涨,已经让澳大利亚的年轻人都“望房兴叹”了。目前在25-34岁的人群之中,仅有45%拥有自己的住房,这一比例较上世纪80年代下降了16%。

而截至去年6月,澳大利亚家庭债务占其GDP的比重已经达到121.3%。2018年,澳人背负的信用卡债务额度年增长率达到近8年来新高。每个澳大利亚人平均背负着3000澳元以上的信用卡债务。

未来作为发达国家的澳大利亚,经济是否会由富变穷或进入萧条,还是要看中国的脸色,所以说,要对中国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