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南航空的波音七三七MAX8客机十三日停放在凤凰城机场。

波音长期投入大笔金钱与人力,深入经营华府,与川普也有渊源。但连接两桩严重飞安意外,让川普也难护航。

白宫官员透露,波音执行长穆伦堡十二日和川普通电话时,要求他不要下令停飞七三七MAX客机。而同一天,美国联邦航空总署(FAA)仍宣称该款飞机适航。

波音政界关系良好,在白宫活动中经常可见到穆伦堡身影。国防部代理部长夏纳翰在波音服务卅年,参与历代客机计划,之后负责带领波音旋翼机系统计划,包括V—二二鱼鹰、CH—四七契努克及AH—六四D阿帕契等战机。

夏纳翰在波音期间最出名的成就,是成功让七八七「梦幻客机」计划起死回生,改善锂电池等设计瑕疵,并控制开发成本,被封「搞得定先生」(Mr. Fix-it)。

川普上任前曾批评新空军一号造价高昂,要求穆伦堡降价。不过在造势场合川普倒不会忘记波音,二○一七年二月上任还不到一个月,他造访波音位于南卡罗来纳的工厂,以一架七八七客机作为背景表示:「我们要让我们的劳工在我们的工厂制造的产品,都标上『美国制造』!」再度彰显他的「美国优先」口号。

在宣布紧急命令时,川普仍为波音美言,称之为「表现出色,纪录良好,是一间非常非常好的公司」。

上月于越南举行的川金二会中,川普把握会前时间,卖出一百架波音七三七MAX给越南的航空公司,订单金额为一百廿七亿美元。衣航空难后,越南政府表示,在飞机服役前必须先厘清安全问题。

根据国会文件,波音二○一八年花费一千五百一十万美元用于政治游说,受聘公司有十多家,包括当过卅六年众议员的狄克斯退休后成立的游说公司。

波音网罗众多资深政界人士,其「政府营运办公室」主管基亭(Timothy Keating)曾在柯林顿政府时期担任白宫特别助理。衣航空难后,参院一委员会宣布召开听证会,共和党团的幕僚主管基思特(John Keast)去年时还是波音的游说专家。

根据政治献金网站「公开秘密」,二○一六年波音相关组织及其员工的政治献金总额接近八百四十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