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上周五降到低于3月期殖利率,形成所谓殖利率曲线「反转」(或称「倒挂」)现象,通常被视为经济衰退将至的领先指标,触动美股投资人一阵惊慌。

但市场随即记起,往年出现殖利率曲线倒挂现象后,通常要隔一年到一年半,衰退才会来袭。若按照这个时间框架推测,下一波经济衰退侵袭美国的时间点,大概会落在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将届之时。若是如此,这将有助于拉抬民主党候选人的选情。

巴隆周刊(Barron’s)美国股市专栏作家雷维松(Ben Levisohn)表示,确实有此可能,但实际上未必如此。毕竟衰退会不会真的发生还是未知数。长期公债殖利率低于短期殖利率的情形必须持续一段时间,而不只是短短几天,释出的衰退讯号才会更有说服力,但目前殖利率曲线看来相当「诡异」。光是分析道琼、标普500指数接下来走向是涨是跌,就已经够难的了,更别提试图推断衰退降临时点及其对选举的影响。

话虽如此,雷维松指出,剖析殖利率曲线可能透露什么讯息,仍有其参考价值,而最好的办法是回顾历史。德意志银行策略师鲁斯金(Alan Ruskin)26日就发布研究报告,分析以往殖利率曲线倒挂对美国执政党候选人的选情有何影响。

鲁斯金发现,有两个往例特别明显:1980年里根赢得美国总统选举,2008年欧巴马胜选。就这两个前例而言,殖利率曲线都明显倒挂,而美国经济后来也在大选登场前分别陷入衰退深渊,导致执政党落败。

鲁斯金写道:「众所周知,就这两例而言,到选举时,经济情况已经非常糟糕,几乎笃定协助里根在1980年、欧巴马在2008年胜选。」

但在其他时期,殖利率曲线对选举造成的结果,就不是那么黑白分明。殖利率曲线扁平化并未明显有利于执政党候选人或其挑战者,而殖利率曲线变陡也无助于2016年民主党、1992年老布什、或1976年福特的选情。鲁斯金解释:「每一个案的背后都有一段特殊的故事。」

因此,尽管殖利率曲线或多或少可作为预测指标,却不应当作铁口直断2020年美国大选结果的依据。鲁斯金说:「殖利率曲线只是一种指针,虽然这个指标因为前导时间可能很长,而特别有意思。目前,曲线透露的讯息相当简单,即预示到2020年选举时,选民很可能要求候选人在面临经济趋缓时提出新的经济见解,如此一来可能比传统选战产生更多『跳脱窠臼』的想法。」

换言之,这仍是一种不容忽视的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