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又挨罵了。

3月14日,小米集團發布微博向粉絲們致歉,小米宣布推遲小米9系列產品在次日的搶購。

自2月20日發布小米9以來,小米集團CEO雷軍曾高調喊出小米9已經備貨生產,將實現“現貨發售”。但自2月底的幾波銷售以來,小米9在線下體驗店仍難見蹤影,在線上電商仍然幾秒售罄。加之小米過去背負了一些“飢餓營銷”、“耍猴”的形象,用戶的情緒在小米9搶購這個節點上集中爆發。

圖片來自網絡

小米“耍猴”了嗎?

為了趕緊解決產能問題,小米總裁林斌上個月曾多次往返廊坊富士康工廠。4月1日,小米對外宣布,截至3月底,小米9/小米9SE的累計供應量超過150萬台,其中,小米9單款供應超過100萬台。小米9產能問題已經解決。

小米一定不敢“耍猴”。2019年,這個“猴”誰也不敢耍了。

01

工廠難產內因

一直以來,小米和富士康都保持着友好密切的關係。廊坊富士康工廠第一次對媒體開放參觀,就是2014年見證小米4一塊鋼板的藝術之旅。而五年後的這一次,大家的主要目的其實是衝著小米的產能問題而來。

從河北廊坊富士康到北京只需要幾十分鐘的車程。假如你住在北京,你手裡的小米9基本上就是從這個70公里之外的基地生產出來,送到你的手中的。

但這也不是小米唯一的生產基地。

據PingWest品玩了解,廊坊富士康、南京英華達(生產至尊版)以及西安比亞迪是如今小米負責後方生產的主要陣地。不過,地處於河北,身為北京“衛星城”的廊坊,也就成了離小米北京總部最近的,也是最核心的腹地。

據了解,各個品牌手機的內部工序其實大同小異,但因為主板和內部結構設計的不同,所以在工序上會有先後不一的差別。在參觀過後,小米9的主要生產工序基本上也是SMT主板貼片—機械臂測試—組裝—整機測試—老化測試—包裝和抽檢等流程。

我們精靈一點,SMT確定主板出貨數量,包裝組裝線可以算出真正的手機出貨數據,當然如果能看到每天出貨庫的貨,那麼就可以大概確定一天的生產量。

到底有多少貨呢?

據PingWest品玩目測,負責生產主板貼片的SMT產線有接近10條在生產;後期小米組包線開線也達到了至少10條。一位生產線上的負責人在現場提到,這也只是這個廠的這個車間,小米9產線肯定不止看到的這些,但他沒有提到具體的數字。

由於客戶小米的要求,廊坊富士康工廠對出貨數據避而不談。小米9產線數量以及每條產線的產量均不得知。小米發言人提到小米已經是上市公司,對數據披露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而出貨庫——在廊坊富士康“待運碼頭”的小米9的數量在40多箱,每箱600台小米9。除去小米9,“待運碼頭”還有幾大箱小米MIX3和Mi A2 Phone。“待運碼頭”是生產完成後的臨時停放區,他們大都會在短暫停留後交由各地貨倉,據觀察,大部分的小米9將交付“北京-武清”站點。由於參觀時間已近下午三點,這很可能是當天所產出的小米9的數量。

在被媒體問到小米9為何前期產能不足如何爬坡時,小米集團市場公關部總經理對包括PingWest品玩在內的媒體說,一開始小米9產能爬坡出現問題,最大的問題是由於在三攝當中1200萬像素的廣角模組良品率出現問題,其次是工廠工人熟練度培訓的問題。

小米集團手機部生產管理部代工廠管理手機交付高級經理喬童虎進一步補充說,“小米9攝像頭創新的採用了三攝,規劃當中良率是沒有問題的,但在匹配過程中,良率比預期下降了很多,但我們緊急調集了二供,但二供並沒有那麼快,因此出現了網上網友的抱怨。”

模組之外,生產線也需要不斷熟練,不斷磨合。喬童虎說,在3月中旬,小米9解決了攝像頭模組的良品率問題,緊接着,就是要解決代工廠關鍵崗位的熟練度問題。

02

外因:現金流、庫存壓力和供應鏈管理

按照小米的說法,因為小米9在一些設計上提出了更高的標準,富士康也需要選用更熟練的崗位工,加之供應商的攝像模組出了一些問題,最終造成了小米9的延遲交付。這是非常合理的解釋,但這也只是工廠這方面的內因。

而小米9難產的外因在於——小米9作為一部熱銷的產品,同時它也是如今檢驗小米供應鏈能力、生產管理能力以及備貨儲備能力的“試金石”。

據富士康現場負責人告訴PingWest品玩,富士康雖然可以負責手機的整體研發、設計和製造,但小米的模式是負責採購所有的原材料、零部件等,富士康將按照小米定製所需組裝和生產。

眾所周知,一台手機擁有上百種零部件,每個零部件可能涉及多個廠商。從自採購到組裝,它無不涉及小米的供應鏈管理能力。

一直以來,供應鏈其實是小米的短板。雷軍曾於2016年親自負責供應鏈管理,這也成就2017年小米的爆發。自小米成立以來,其供應鏈業務經歷了周光平和郭俊共管、雷軍親管,如今來到了小米總裁林斌負責,供應鏈是小米短板但也是重中之重。但與渠道建設相同,供應鏈管理是一項需要長期建設的能力。

但小米品牌最初推出時只有一款機型。

這意味着小米不用特別的考慮多家供應商,也沒有議價問題。如今小米生態鏈和手機業務已然是機海戰術,這暴露出了小米供應鏈上的問題。

騰訊科技提到,隨着小米產品款數和類型的不斷增加、銷量的增長以及向海外市場的拓展,小米的供應商體系愈發龐大,最多的時候超過了100家。對於成長的小米而言,如何把控這個“巨無霸”供應鏈是一個巨大挑戰。

4月2日,小米投資部的潘九堂在微博上提到小米9缺貨的三個原因,其中兩個原因都涵蓋了“供應鏈問題”——1,“小米供應鏈離國際品牌有差距”;2,“米9升級很大,換新殼(工藝)/新平台(驍龍855)/新相機(索尼4800萬三攝全焦段)/全新無線快充(20W),供應鏈難度大”。

小米基於供應鏈的嚴格管理,其實源自於小米的庫存壓力。

據查詢,小米2016年開始,庫存價值一直攀升。而2018年第三季度庫存製成品價值128.4億元已經去到了第四季度增長為191.1億元,佔比庫存的61%。愛集微分析提到,第三季度,小米庫存環比增長了22%達到270億元,庫存中製成品從81億元增至128億元,增長了58%。但同期,小米收入僅增長了12%。庫存增速遠超收入增速,這意味着手機生產出來卻沒賣掉,反而產生了更多的庫存積壓。

雷軍此前在接受印度媒體採訪時算過一筆賬,小米的營銷模式是把手機的利潤控制在1%到2%,無法承擔貨物積壓導致的風險。“這不是在賭博,一旦小米數據預估有誤將導致公司陷入困境,如果資金周轉不開而小米又不願意出讓股票,那麼小米將面臨破產的損失。”

說到底,最好的庫存狀態其實是0庫存,也就是“按需定生產”的模式。但手機發布到備貨其實是預估的模式,像OPPO已經提出Reno要備貨百萬,華為在發布之後渠道已經全面鋪貨,都是跟自己的預估有關。

而做不好完美的預估就增加了庫存備貨價值,庫存備貨價值增加其實最終壓縮的是小米的現金流。小米的現金流又將直接影響到新產品的規劃、貨物儲備以及供應鏈管理等問題。

小米“輕資產”的模式決定了,低成本、低價值和低利潤必須配以更低的儲備價值,這就像是一個死循環。

03

小米絕不敢“耍猴”

2019年開始,已經有很多手機廠商推出了子品牌以及新系列。其實根本上是在不同時間、不同人群中做了產品層面的重新規劃。

過去一年,華為也正是通過多品牌、多新品的產品策略迅速吃掉了一些品牌在國內的增量市場。

小米2018年財報數據顯示,小米智能手機營收約人民幣1138億元,較去年同比增長41.3%。小米智能手機營收增長得益於銷量增長,以及智能手機平均售價的提升。智能手機營收佔比仍高達65.1%,但同比去年已經下降。

在媒體溝通會上,小米提到在3月中下旬解決了產能問題之後,小米9已經實現了月產能超百萬部的量級。

“小米已經與友商的生產能力處於同一個水平。”喬童虎說。

2019年,應該是拚命出貨的一年,有貨快賣是共識。

2019年,沒有哪個消費者會等待哪一款新品搶購,買不到小米9會去買iQOO。沒有哪個廠商敢再玩“耍猴”這一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