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個朋友想要買條純種柴犬,向我諮詢北京哪裡有靠譜的犬舍,我搜手一搜,發現網上全是各種買狗受騙的經歷。於是我假裝成有意養狗的買家,打入了販狗產業鏈。

一、朋友圈低級賣狗騙局

順著網友曝光的某些網購平台,我通過各種廣告加到了一些販狗微信,其中有一半曝光出來的微信號已經被註銷。我加上的這些賣家賬號,朋友圈裡平均每天發十條萌寵幼犬售賣廣告,包括拉布拉多、博美、阿拉斯加、柴犬、哈士奇、薩摩耶等等,各種受歡迎的常見名犬品種都有。

我問賣家有沒有「微笑的天使」薩摩耶,賣家立馬發來五六條視頻。肉呼呼的「熊版薩摩耶」小肉球在籠子里緩慢移動著身子打滾兒,時不時抖一抖毛。小傢伙實在是太可愛了,看幾眼就萌化了,想立刻把它捧在手心裡捏臉蹂躪。店家保證品種純、品相好、公母任選,一詢價才1500元,我恨不得立馬轉賬。

薩摩耶

我照例詢問疫苗、健康情況,沒問幾句賣家就急著催我交錢,說今天下單空運發貨,明天狗狗就能送到,保證健康安全。賣家還承諾如果一周之內出現幼犬常見的犬瘟或是細小病菌,可以免費換一隻一樣的。

然而,等到支付了訂金或全款之後,很可能被騙子用各種理由搪塞推遲發貨,例如「汽車壞了」、「貨機晚點」、「運輸故障」等等,再過幾天就根本聯繫不到賣家了。或者賣家如約發貨,但是根本沒有給狗狗接種疫苗或是進行其他免疫,買家接到手的是被掉包的患病狗狗。

通常剛出生小於三十天的狗狗是不能接受疫苗注射的,狗狗出生後兩個月內,可以去打第一次六聯疫苗,或者進行四次二聯免疫。每針間隔至少一周,嚴格按照時間來打才能起效。正規醫院進行免疫時會要求查抗體,抗體不足則會要求打加強針。注射進口疫苗一個療程約400多元,國產疫苗200多元。

上面的賣家聲稱新生薩摩耶兩個月大,已經打過了兩針疫苗,關於疫苗類型和具體日期沒有解釋,對寄生蟲檢測和預防絕口不提,也不願對免疫程序和幼犬須知多做補充。一連問了我三遍,今天要不要定一隻。

有網友曝光通過他家買的狗狗,根本不是當初視頻里看到的那隻,收到的狗狗瘦小枯乾品相差了很多,到醫院檢查細小病毒陽性,再聯繫賣家借口拒絕退換,後面乾脆不回複信息。

大家給這類已經被傳染病菌的狗狗起名「星期狗」,通常買來幾天就發病去世。

這類騙局的套路非常簡單:在平台發布廣告加微信聯繫,以朋友圈萌寵照片視頻吸引客戶,提出低於市場價的價格慫恿買家快速轉賬,付款後拒絕售後服務,隔幾個月註銷微信賬號,重新申請賬號騙取新一波快錢。

買家發現上當受騙後無處維權,金額不大往往認倒霉,給狗狗看病治病花了大幾千,結果很多狗狗仍然不治身亡。

不僅是微信,這類販狗賬號遍布各種網站和搜索引擎。如果不是特別懂行,建議一定不要在網上買狗。

二、狗舍現場選狗黑心產業鏈

網上受騙的買主呼籲買家親自去狗舍現場購買,然而實體犬業亦是魚目混珠。關於買狗被騙的信息,一搜就能看到成千上萬條。

北京東邊京沈高速快到東六環的北邊,原先有個華北地區最大的犬類交易市場:某園狗市,曾經能夠買到各種品質的名貴犬種。2016年底該區出台了「清退低端養殖業」意見,某園狗市因此被關停拆遷。

某園狗市還在營業時便傳出了各種混亂的消息:濫要高價,串串吹成體內裝有註冊晶元的賽級純種犬,無序繁殖染色犬,星期狗泛濫等等的新聞曝光不斷。如今狗市遣散,狗販子們就近在該區近郊開起了一片片的犬舍狗場。

我通過某社交平台上的廣告,聯繫到了一位賣家,叫上朋友一起驅車前往該區。

網站上的賣家信息留下的實際上是中介狗販的電話,打電話定好看狗時間後,通知鎮政府旁邊等人來接。司機開著一輛外地牌照老舊的小麵包車,在前面領路開了十分鐘左右,途中路過村莊和廢棄工廠,到了一個村的某犬業,在地圖上看見幾百米之內還有另外兩家犬業。

沿途路過的村莊和廢棄工廠

我查到某園狗市拆遷之後,發現附近一系列村等等都變成了養狗村,布滿了一家挨著一家的犬舍狗場。

狗場主人一般聯繫多個賣狗中介,中介在各平台上發布廣告,負責與買家溝通,提供送貨上門或領路現場選狗服務,從中收取提成費用。

平台上介紹的各家狗舍信息幾乎清一色是,經營了多少年實力雄厚的名牌狗舍,出了多少只精品純種明星狗等等,實際上現場帶去的都是同一片地的那幾家固定犬舍。

這些狗場地址偏遠,小路凹凸不平很不好走,有種「荒郊野外」既視感。狗舍附近環境惡劣,四周放眼一片廢舊工廠的磚牆廢墟,堆滿了各種垃圾。狗舍面對著一條已經枯竭的臭水溝,散發著混合了垃圾和排泄物的臭味。

周日下午,狗場旁邊的空地停著十幾輛轎車,其中不乏一些動輒百萬的豪車出沒,來這裡買純種狗的人著實不少。老闆基本是見人開價,如果看到開好車,或者買家特別喜歡狗,則會拉高價格。

來接待的老闆娘身著長款羽絨服,操著濃重的北方口音。老闆娘問清了我是跟哪位老闆(司機)來的之後,帶我走進了狗舍。院子一側的室外大籠子里關著秋田、拉布拉多、巨貴等大型犬,狗狗一見人來便瘋狂吼叫,不停地踢撞籠子。

大型犬活動量大,早晚至少各遛一個小時才能保證運動量,而這些狗狗如此活份,顯然沒有人遛。院子另一則的推車裡裝著幾隻看不出品種的串串,有的混黑,有的棕黃色,老闆娘說這幾隻甩賣,300一隻就可以帶走。

老闆娘問我想要什麼品種,我說柴犬,老闆娘說有,把我領進院子中搭著帘子的裡屋。一進屋迎面撲鼻而來一股比排泄物還要濃烈的惡臭,讓我幾乎無法呼吸。十平米左右的小屋裡堆著上下左右疊放的籠子,總共大約放了三四十條小狗。

我屏住呼吸掃了一圈,有柴犬、京巴、鬥牛、博美、雪納瑞等小型犬。我指了一隻品相較好的豆柴,在院子里跟老闆娘詢價。老闆娘開價一萬六,說我選中的那只是他們家品相最好的之一,父母都是賽級犬,長大了肯定骨骼強壯、大圓臉。

老闆娘見我嫌貴,主動給我優惠,幾番殺價後,給出了我5500元的「底價」,並「好心」給我支招,說價錢超值買回去不喜歡轉手賣掉我都能掙錢。老闆娘信誓旦旦地保證狗狗已經打過了疫苗絕對健康,不信立馬帶你去醫院檢查。但當我提出要查看疫苗本時,她又含糊其辭,說自己打的針沒有疫苗本。

老闆娘拿出售賣合同給我看,上面寫著交錢24小時後因任何原因換狗不予退款。並且推薦了幾款自家商店上千元的狗籠和狗糧,說純種柴犬精貴,需要從小就喂好狗糧長大才能好看,說著就要招呼司機開車帶我去附近的寵物醫院給狗狗體檢。

我聯繫到了一位從這裡買走一隻博美的朋友,他說這些醫院都是與狗舍串通好的,主人繳納幾百元體檢費之後,醫生隨意看幾眼摸幾下便會告知一切正常,狗狗很健康。可是他的狗帶回家沒兩天,狗狗便開始蔫眉耷腦沒精神,咳嗽,不吃飯,出現嘔吐拉稀癥狀。

來自百度「星期狗」詞條

朋友送到正規醫院驗了血,拍了片子,檢驗了病毒常規三項,診斷出狗狗得了細小、肺炎、冠狀病毒。朋友這才意識到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星期病狗嗎?聯繫賣家退錢別想,甚至否認病狗來源,指責朋友私下換了一隻病狗。

簽的合同包含不少霸王條款,雙方理論一番後,賣家妥協說,你加幾百塊錢給你換一隻同款。但是想到犬舍飼養繁殖狗狗的空間那麼狹小,一隻有病很大幾率全部狗狗都會被傳染上,換一隻八成也還是病狗。

無奈是條鮮活生命,朋友花了五千多元給狗狗看病,輸液時全天請假在醫院陪著,可是幾天後狗狗還是不治身亡。他們全家傷心了好一陣,現在提起這事兒都眼淚汪汪。

寵物醫院注射室陪床點滴的主人

跟我一起來狗舍選狗的同時還有帶小孩的一家三口,媽媽極力捂著孩子的口鼻,爸爸跟老闆娘解釋還沒想好下次再說,就匆忙上車走了。我順勢也找了借口離開,老闆娘還一個勁兒招呼,如果不滿意,旁邊還有其他朋友的狗舍邀我再去看看。

離開的路上,在狗舍附近路邊還看到了兩條死狗屍體,躺在路邊沒人管。

回去一查,許多人都曾有過類似經歷,狗舍路數基本相同,在該地區基本形成了閉環產業鏈。買主全部是在附近這幾家犬舍買到了星期病狗,有人要求退款時甚至受到了場主的暴力威脅。

少數幸運的狗狗得到醫治痊癒,而更多無辜可憐的小生命,在充滿細菌的環境下出生,飽受病毒折磨,還沒來得及接受主人的疼愛便慘死在醫院。

黑心狗舍之所以是賣方市場,離不開寵物主對於外貌可愛的純種狗和賽級犬的追求,然而純種繁殖對狗狗卻是災難性的存在。BBC紀錄片《純種狗的悲哀》揭露了人類為了保持犬類血統純正、繁育出純種狗,違背自然繁殖規律而進行近親繁殖,從而造成純種犬的高疾病率和高畸形率。

查理士王犬遭受著脊髓空洞症和心臟病的痛苦折磨,拉布拉多犬飽受眼疾與關節問題困擾,金毛大天使擁有很高的患癌幾率,短鼻犬法斗哈巴呼吸不順,賽級德牧和牛頭梗被人工培育出了更符合人類審美標準卻危及健康的外形……越是好看的狗越容易被用作種犬繁殖,於是500種基因遺傳病代代相傳。

截圖來自紀錄片《純種狗的悲哀》

許多狗舍老闆只把狗狗當作賺錢工具,不顧狗狗健康,為了快速賣幼崽賺錢,給母狗注射大量雌性激素催情以便給它們不停配種,如果母狗難產或患上疾病便直接扔掉。為了降低純種狗繁育成本,一些狗場主將不同品種狗狗胡亂雜交,而這些雜交品種往往生下來就自帶致命缺陷。狗,在他們的眼中,只是行走的人民幣。

領養代替購買,大概是有效減少黑心狗舍的最佳方式。每一條生命都值得被善待,希望那些善良的小天使,在天堂能夠得到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