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10月23日

一个银行交易员乐延

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电话那头说“你是中银交易员乐延吗?

虽然没有见过面

但是有人让我们找您

请为我们放出几亿美元兑港币的止损卖盘

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

满足你个人的任何要求”

打这通电话的

是一家海外银行的负责人

而这个人的背后

就是以金融大鳄索罗斯为首的

国际炒家集团

此时,正是他们和香港交战的关键时刻

在此之前,索罗斯为首的集团

已经趁着亚洲金融危机

血洗了整个东南亚

仅仅两个月内,泰国、菲律宾、印尼

马来西亚、韩国接连失守

1997年10月

索罗斯开始把手伸向香港和台湾

平静的维多利亚港

一时间黑云压城

这时候的香港,正处在全民狂欢的状态

因为香港的楼市股市

前所未有的繁荣

香港当时流传着一句话

叫“High Tech 就揩(高科技行业不赚钱)

Low Tech 就捞(炒楼就赚钱)”

意思是想赚快钱,炒楼就对了

因为香港人都相信

只要你炒楼,就不可能赔钱

没有人相信房价会下跌

大家都是闭着眼睛买

只要手里的钱够还前两年的房贷

就会毫不犹豫的拿下

“一铺定输赢,赢了就发达”

1996年,香港的平均月薪是1万多块

但一个叫廖玉娟的房产经纪人

全年的收入就超过了400万

可见当时香港的楼市有多么疯狂

和楼市类似,香港的股市也屡创新高

那时候的香港是世界第四大金融中心

第六大外汇交易市场

亚洲第二大股票交易市场

加上刚刚回归祖国

发展的势头非常好

香港股市繁荣

恒生指数就一路高歌冲进

1997年8月14日

香港恒生指数

冲到了历史最高的16497点

当时在香港股票交易所

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恒生指数每上涨一千点

所有人就要在交易大厅开香槟庆祝

从7月1日以来

他们都已经开过3瓶香槟了!

所以,在当时的香港

是个人就炒股,是个人就买房

连街边卖奶茶的

手里都有几只股票

然而,索罗斯的团队

却在香港的狂热中

看到了经济危机的风险

因为当时香港的经济

全靠房地产和股市

从1984年到1997年

香港房价已经涨了足足13倍

占香港财政收入的近三成

当时没人安心工作

大家最关心的

就是哪里又开盘“放楼花”

自己好去炒房

然而,虚高的房价

依赖的是股市和汇率的稳定

特别是港币的坚挺

一旦港币疯狂贬值

对美元的汇率大幅下跌

香港经济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

货币、银行、房地产商、楼市

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

1997年10月,索罗斯的机会来了

面对炒家的进攻

台湾在耗费了50亿美元之后

突然放弃了抵抗

任由新台币贬值

新台币的沦陷

让原本兵分两路进攻台湾和香港的炒家

迅速合并为一路向香港杀来!

1997年10月21日深夜

香港金管局接到美国办事处打来的密电

有炒家在纽约外汇市场

大量抛售港币

为什么他们要抛售港币呢?

因为货币本身也是一种商品

大家平时买东西都知道

物以稀为贵,市面上什么东西多了

它就不值钱,少了就值钱

港币也是一样

所以,政府一般会控制

市面上流通的货币总量

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如果有人能让市面上的港币

突然多出一大堆

市面上的港币多了,港币就要贬值

而如果港币贬值得很厉害

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炒家

就可以从中赚钱

具体方法是这样的

比如现在的汇率是1美元换10港币

索罗斯就先向银行借10亿港币

然后把港币换成1亿美元

这时候,索罗斯再大量抛售港币

让港币下跌

假设是下跌到了1美元换100港币

那么他现在的1亿美元

就可以换100亿港币

而他当初借的时候是10亿港币

所以现在他只需要还给银行10亿港币

手里还剩90亿港币

可以换成9000万美元

净赚9000万美元!

但是,全过程的难点在于

需要保证港币必须贬值

如果港币不贬值

那一切都是空的

不过,类似的事情

索罗斯之前已经干过好几次了

从泰铢、印尼盾,到韩元和新台币

索罗斯做空货币的手段

已经炉火纯青

开始进攻香港之后

索罗斯如法炮制

在8月21、22日两天内

他们在香港、伦敦、纽约等市场

疯狂抛售了1000亿港币

相当于香港当年财政收入的10%

这么多的港币如果不应对

一定会引起港币贬值

香港金管局迅速应战

时任金管局局长任志刚马上出了两招

第一,尽可能买入被抛售的港币

阻止港币大幅贬值

第二,索罗斯这招要行得通

必须跟香港银行借钱

于是,他就提高香港银行借钱的利率

打击恶意借取港元的海外银行

图:任志刚

香港金管局出的这两招

重创了一部分国际炒家

全力做空港币的炒家损失惨重

所以才有本文开头

那通紧急的神秘来电

年仅30岁的中行交易员乐延

当时负责的业务

正是炙手可热的美元兑港币

只要他手下一松

就能帮助这些人止住自己的损失

获得无法想象的财富

可是,乐延虽然岁数不大

但是却身经百战

他从1991年起

就从事外汇交易工作

以前还是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的首席交易员

他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继续操盘追打炒家

然而,就在乐延紧张操盘的时候

香港股市却传来了坏消息!

股市的变化,还是因为香港经管局

为了保持港币不下跌

香港经管局把利率调得很高

但是大家一看,利率这么高

把钱存到银行比放到股市还划算

就都把钱从股市里拿出来了存进银行

在股市里流通的钱大幅减少了

香港股市就应声大跌

在短短的四天之内

恒生指数就暴跌了3174点!

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炒家做了两手准备

一看香港股市大跌

他们立刻通过抛售股票和期货

大赚了一笔

华尔街甚至把香港股市

称为“自动提款机”

很多房地产股和银行股

都因为股市遭受重创

房价整体跌幅高达70%

而香港很多人都是贷款买的房子

原来手里600万的房子

现在不到200万了

超过10万香港人

一夜之间成为了“负资产”人群

连明星也不能幸免

比如王菲、姜育恒和王杰

当时有个香港中产

年纪不大就成为公司董事

年薪百万还有四套房

如果卖掉四套房,光是利润就有2000万

然而,房价大跌之后

他的2000万利润瞬间灰飞烟灭

还欠下了800万的巨债

为了养家糊口

他堂堂公司董事,不惜下跪也要保住工作

因为一旦工作没了

他就再也不可能还得起房贷了

楼市的破灭让不少人心灰意冷

很快,香港就发生了

第一起烧炭自杀事件

而且受到影响的人还越来越多

最多的时候一年之间

就一共有320人选择烧炭自杀

第一场交锋下来

香港守住了港币的汇率

但却在股市和期指上遭受损失

得手之后,索罗斯并没有善罢甘休

在第一轮攻击后

索罗斯分别又在1998年的1月和6月

趁印尼盾和日元的大幅贬值

对港币进行过两次冲击

在这两轮攻击中

香港金管局仍然用上次的招数应对

全力保港币

两场恶战下来,港币依旧没有被攻破

但是恒生指数一路暴跌

跌破了8000点

跟16000点比起来是直接腰斩

三次进攻下来,香港股市已经奄奄一息

恒生指数除了代表股市行情

还是香港金融市场的晴雨表

这个指数下跌得越狠

说明人们对香港经济的信心就越低

对于投资人来说

信心比黄金还要珍贵

因为如果他们不看好香港的经济前景

他们就不会来香港投资

不来投资的人多了

那经济就真的下跌了

恒生指数的连续下跌

让投资人很不看好香港的经济

索罗斯觉得时机已经成熟

于是,他带头发动了

对香港的大决战!

1998年8月5日,国际炒家发送了总攻

与以往的攻击不同

这次是货币、外汇、股票和金融衍生品

四大市场同时发起的立体进攻

仅在这一天之内

就有300多亿港币被抛售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

国际炒家又分别出手

150亿和78亿港币

恒生指数每下跌1000点

国际炒家就能获利40亿港币

8月第一周

香港的本地生产总值出现负增长

市场上谣言四起

所有人对香港股市都不看好了

有不少散户都开始跟着抛售

8月13日,恒生指数跌至6660.41点

是五年来的最低谷

从一年前的史上最高16673点

到现在的6660.41点

短短一年时间

恒指跌幅已经高达60%!

从1997年10月到1998年8月

有6.8万亿港币人间蒸发

平均每个香港人都损失了100多万港币

无数人承受不了打击走上绝路

到这时候,香港金管局已经无力回天

恒指随时会跌破4000点

银行贷款利率不能再调了

这个情况继续发展下去

香港金融市场

极有可能会在几天内破产

在千钧一发的时刻

有一个人敲开了香港特首董建华的门

他就是香港特区政府

首任财政司长曾荫权

曾荫权面见特首的目的只有一个

他想要动用900亿美元外汇储备

让港府入市杀敌!

因为如果还用之前的办法

动银行利率保住港币的汇率

那么股市就一定会接着跌

但是,如果用美元买走被抛售的港币和股票

就可以在保住汇率的同时保住股市

可是,这个方法需要大量的美元

索罗斯抛多少

香港政府就必须照单全收

在抉择生死的关头

曾荫权说了一句话:

“炒家所要拿走的不单是金钱

更是香港金融制度的稳定

和600万人的信心”

这一仗必须打赢!

曾荫权给董建华汇报半小时后

香港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入市

财政司、金管局和财经事务局

共同协力对抗国际炒家!

然而,港府决定入市的消息

引爆了香港和世界

各种反对意见的铺天盖地地袭来

有大学教授认为这是病急乱投医

因为香港一向奉行自由市场经济

既然是自由市场

政府怎么能干预经济呢?

政府干预的先例

万万开不得!

还有学者悲观地认为

即使动用外汇也打不赢国际炒家

他们说:“香港是孤军奋战

东南亚都已经放弃了坚守汇率

香港也跑不了

靠大陆?大陆正在发大水!”

投行的负责人也公开指责曾荫权:

“港府是把香港人

辛辛苦苦赚来的外汇储备

拱手交给一大帮炒家!”

8月13日晚上,曾荫权一夜未眠

他身上的压力太大了

他心里很清楚,这9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是几代香港人拼搏了数十年

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家底

如果动用外汇还是拯救不了股市

那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自己就算跳楼也无法谢罪

但是这是拯救香港股市的唯一办法

无论如何也要试试

而且,早在几个月之前

1998年3月19日

新上任的总理朱镕基

在人大会议的记者招待会上就表过态:

“万一特区需要中央帮助

只要特区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

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

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

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

中央政府手里还有上千亿的外汇

如果中央全力支持香港

那么这一仗很有可能打得赢!

8月14日,星期五早上刚一开市

香港政府就开启了

全力“买买买”模式

8月14日中午,曾荫权给北京打了个电话

没有人报道电话具体说了什么

但是当天晚上

朱镕基总理就再次公开表示

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

中央的表态给香港吃了定心丸

港府再无后顾之忧,放手去干

汇丰控股、香港电讯、长江实业、和记黄埔

凡是影响恒指的指数性股票

都被政府大手买入

恒指当天上升564点

报收7224.69点,涨幅高达8%

香港股民早上还是一片哀叹

不知道今天股市还能跌到多低

没想到自己一天之内

就见证了股市的大起大落

香港政府的突然出手

让索罗斯大感意外

但是量子基金没有自乱阵脚

反而是通过电视台公开叫阵

他们的经理斯坦利·德拉肯米勒

在接受采访时宣称:

“无论香港金管局如何干预

也只是为投机者做嫁衣

量子基金狙击联系汇率的行动

必将打败港府!“

图:索罗斯接班人斯坦利·德拉肯米勒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

双方短兵相接近战肉搏

有了朱镕基发话给的底气

港府出手果断而坚决

将恒生指数成功推高了1100多点

8月27日,国际炒家继续猛攻

香港政府动用了200亿港币外汇

委托10家经纪行

在33家恒指成分股行对其围追堵截

当天成交额彪至82亿

远超平日的30-50亿

几番交手下来

国际炒家已经杀红了眼

虽然他们手中的弹药

已经快被耗光了

然而,索罗斯找到了中东的石油大亨

低息买入了汇丰的股票

同时集合炒家手里所剩的所有弹药

准备对香港发起最后

也是最猛烈的进攻!

8月28日,港币保卫战的决战之日

这天早上,恰逢香港天文台发布雷暴预警

全港600万市民的目光

都望向了位于港岛中环的

香港联交所和香港期交所

上午10点整

随着香港开市钟声的响起

大战开场了!

仅仅只用了五分钟时间

10点05分,成交额就突破了39亿港币!

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炒家

主攻两大恒指成分股

“汇丰控股”和“香港电讯”

面对汹涌的炒家攻势

香港政府照单全收

你抛多少我吃多少

在33只恒指成分股上

香港政府都设下了“重兵”防守

金管局助理总裁叶约德亲自操盘

所有政府交易员全部上场

齐聚香港电讯买家的位置挂牌

上午10点35分

成交额攀升至400亿港币!

到中午休市时

炒家又调来了欧洲基金

下午开市钟响,双方直接展开“白刃战”

炒家用尽最后的弹药

向恒指做重磅的成分股

“汇丰控股”发起进攻

全场的焦点都被集中了过来

为了守住跌幅

港府动用了300亿港币

平均每一分钟

都是千万港币和美元的对决!

下午四点整,香港休市的时候终于来了

这一天,香港股市的交易额

达到了未曾见过的790亿港币!

恒生指数定格在了7829点

恒指期货则以7851点结算

在香港政府的全线死守下

总算是稳定住了股市

没有让香港重蹈泰国、韩国的覆辙

索罗斯在汇市、股市、期市的进攻

全部铩羽而归!

曾荫权随后宣布:

在打击国际炒家

保卫香港股市和港币的战斗中

香港政府赢了!

两年之后,1999年12月6日

香港恒生指数突破16000点

以16168.62点报收

自金融危机以来

恒生指数再次重上16000点

经济算是迎来了新生

关于港府是否应该入市

至今在经济学界仍有分歧

很多香港人到现在都觉得

虽然香港政府的出手

和中央政府给的信心

让香港打赢了这一仗

但是这和他们长久以来

接受的自由经济理论完全背离

他们觉得很痛苦

好像自己做了坏事一样

然而,2007年

量子基金的亚洲操盘手罗德里·琼斯

在接受中国媒体的采访时

他还对与香港政府交手的

那十几个月的经历念念不忘

他说:“香港特区政府的决定非常坚定

他们的时机选择得很好

如果港府再有迟疑

整个金融市场很可能全面崩溃”

21年过去了,自由市场的口号

仍被有些人喊得山响

但是,只有经历那场危机

并最终存活下来的人

才能明白一个道理:

“自由市场固然重要

但是可以被恶意操纵的市场

绝对不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