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10月23日

一個銀行交易員樂延

接到了一個神秘的電話

電話那頭說「你是中銀交易員樂延嗎?

雖然沒有見過面

但是有人讓我們找您

請為我們放出幾億美元兌港幣的止損賣盤

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

滿足你個人的任何要求」

打這通電話的

是一家海外銀行的負責人

而這個人的背後

就是以金融大鱷索羅斯為首的

國際炒家集團

此時,正是他們和香港交戰的關鍵時刻

在此之前,索羅斯為首的集團

已經趁著亞洲金融危機

血洗了整個東南亞

僅僅兩個月內,泰國、菲律賓、印尼

馬來西亞、韓國接連失守

1997年10月

索羅斯開始把手伸向香港和台灣

平靜的維多利亞港

一時間黑雲壓城

這時候的香港,正處在全民狂歡的狀態

因為香港的樓市股市

前所未有的繁榮

香港當時流傳著一句話

叫「High Tech 就揩(高科技行業不賺錢)

Low Tech 就撈(炒樓就賺錢)」

意思是想賺快錢,炒樓就對了

因為香港人都相信

只要你炒樓,就不可能賠錢

沒有人相信房價會下跌

大家都是閉著眼睛買

只要手裡的錢夠還前兩年的房貸

就會毫不猶豫的拿下

「一鋪定輸贏,贏了就發達」

1996年,香港的平均月薪是1萬多塊

但一個叫廖玉娟的房產經紀人

全年的收入就超過了400萬

可見當時香港的樓市有多麼瘋狂

和樓市類似,香港的股市也屢創新高

那時候的香港是世界第四大金融中心

第六大外匯交易市場

亞洲第二大股票交易市場

加上剛剛回歸祖國

發展的勢頭非常好

香港股市繁榮

恒生指數就一路高歌衝進

1997年8月14日

香港恒生指數

衝到了歷史最高的16497點

當時在香港股票交易所

有個不成文的規定

恒生指數每上漲一千點

所有人就要在交易大廳開香檳慶祝

從7月1日以來

他們都已經開過3瓶香檳了!

所以,在當時的香港

是個人就炒股,是個人就買房

連街邊賣奶茶的

手裡都有幾隻股票

然而,索羅斯的團隊

卻在香港的狂熱中

看到了經濟危機的風險

因為當時香港的經濟

全靠房地產和股市

從1984年到1997年

香港房價已經漲了足足13倍

佔香港財政收入的近三成

當時沒人安心工作

大家最關心的

就是哪裡又開盤「放樓花」

自己好去炒房

然而,虛高的房價

依賴的是股市和匯率的穩定

特別是港幣的堅挺

一旦港幣瘋狂貶值

對美元的匯率大幅下跌

香港經濟就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

貨幣、銀行、房地產商、樓市

一個接著一個地倒下

1997年10月,索羅斯的機會來了

面對炒家的進攻

台灣在耗費了50億美元之後

突然放棄了抵抗

任由新台幣貶值

新台幣的淪陷

讓原本兵分兩路進攻台灣和香港的炒家

迅速合併為一路向香港殺來!

1997年10月21日深夜

香港金管局接到美國辦事處打來的密電

有炒家在紐約外匯市場

大量拋售港幣

為什麼他們要拋售港幣呢?

因為貨幣本身也是一種商品

大家平時買東西都知道

物以稀為貴,市面上什麼東西多了

它就不值錢,少了就值錢

港幣也是一樣

所以,政府一般會控制

市面上流通的貨幣總量

維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

如果有人能讓市面上的港幣

突然多出一大堆

市面上的港幣多了,港幣就要貶值

而如果港幣貶值得很厲害

索羅斯為首的國際炒家

就可以從中賺錢

具體方法是這樣的

比如現在的匯率是1美元換10港幣

索羅斯就先向銀行借10億港幣

然後把港幣換成1億美元

這時候,索羅斯再大量拋售港幣

讓港幣下跌

假設是下跌到了1美元換100港幣

那麼他現在的1億美元

就可以換100億港幣

而他當初借的時候是10億港幣

所以現在他只需要還給銀行10億港幣

手裡還剩90億港幣

可以換成9000萬美元

凈賺9000萬美元!

但是,全過程的難點在於

需要保證港幣必須貶值

如果港幣不貶值

那一切都是空的

不過,類似的事情

索羅斯之前已經干過好幾次了

從泰銖、印尼盾,到韓元和新台幣

索羅斯做空貨幣的手段

已經爐火純青

開始進攻香港之後

索羅斯如法炮製

在8月21、22日兩天內

他們在香港、倫敦、紐約等市場

瘋狂拋售了1000億港幣

相當於香港當年財政收入的10%

這麼多的港幣如果不應對

一定會引起港幣貶值

香港金管局迅速應戰

時任金管局局長任志剛馬上出了兩招

第一,儘可能買入被拋售的港幣

阻止港幣大幅貶值

第二,索羅斯這招要行得通

必須跟香港銀行借錢

於是,他就提高香港銀行借錢的利率

打擊惡意借取港元的海外銀行

圖:任志剛

香港金管局出的這兩招

重創了一部分國際炒家

全力做空港幣的炒家損失慘重

所以才有本文開頭

那通緊急的神秘來電

年僅30歲的中行交易員樂延

當時負責的業務

正是炙手可熱的美元兌港幣

只要他手下一松

就能幫助這些人止住自己的損失

獲得無法想像的財富

可是,樂延雖然歲數不大

但是卻身經百戰

他從1991年起

就從事外匯交易工作

以前還是中國銀行上海分行的首席交易員

他拒絕了對方的要求

繼續操盤追打炒家

然而,就在樂延緊張操盤的時候

香港股市卻傳來了壞消息!

股市的變化,還是因為香港經管局

為了保持港幣不下跌

香港經管局把利率調得很高

但是大家一看,利率這麼高

把錢存到銀行比放到股市還划算

就都把錢從股市裡拿出來了存進銀行

在股市裡流通的錢大幅減少了

香港股市就應聲大跌

在短短的四天之內

恒生指數就暴跌了3174點!

索羅斯為首的國際炒家做了兩手準備

一看香港股市大跌

他們立刻通過拋售股票和期貨

大賺了一筆

華爾街甚至把香港股市

稱為「自動提款機」

很多房地產股和銀行股

都因為股市遭受重創

房價整體跌幅高達70%

而香港很多人都是貸款買的房子

原來手裡600萬的房子

現在不到200萬了

超過10萬香港人

一夜之間成為了「負資產」人群

連明星也不能倖免

比如王菲、姜育恆和王傑

當時有個香港中產

年紀不大就成為公司董事

年薪百萬還有四套房

如果賣掉四套房,光是利潤就有2000萬

然而,房價大跌之後

他的2000萬利潤瞬間灰飛煙滅

還欠下了800萬的巨債

為了養家糊口

他堂堂公司董事,不惜下跪也要保住工作

因為一旦工作沒了

他就再也不可能還得起房貸了

樓市的破滅讓不少人心灰意冷

很快,香港就發生了

第一起燒炭自殺事件

而且受到影響的人還越來越多

最多的時候一年之間

就一共有320人選擇燒炭自殺

第一場交鋒下來

香港守住了港幣的匯率

但卻在股市和期指上遭受損失

得手之後,索羅斯並沒有善罷甘休

在第一輪攻擊後

索羅斯分別又在1998年的1月和6月

趁印尼盾和日元的大幅貶值

對港幣進行過兩次衝擊

在這兩輪攻擊中

香港金管局仍然用上次的招數應對

全力保港幣

兩場惡戰下來,港幣依舊沒有被攻破

但是恒生指數一路暴跌

跌破了8000點

跟16000點比起來是直接腰斬

三次進攻下來,香港股市已經奄奄一息

恒生指數除了代表股市行情

還是香港金融市場的晴雨表

這個指數下跌得越狠

說明人們對香港經濟的信心就越低

對於投資人來說

信心比黃金還要珍貴

因為如果他們不看好香港的經濟前景

他們就不會來香港投資

不來投資的人多了

那經濟就真的下跌了

恒生指數的連續下跌

讓投資人很不看好香港的經濟

索羅斯覺得時機已經成熟

於是,他帶頭髮動了

對香港的大決戰!

1998年8月5日,國際炒家發送了總攻

與以往的攻擊不同

這次是貨幣、外匯、股票和金融衍生品

四大市場同時發起的立體進攻

僅在這一天之內

就有300多億港幣被拋售

在接下來的兩天里

國際炒家又分別出手

150億和78億港幣

恒生指數每下跌1000點

國際炒家就能獲利40億港幣

8月第一周

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出現負增長

市場上謠言四起

所有人對香港股市都不看好了

有不少散戶都開始跟著拋售

8月13日,恒生指數跌至6660.41點

是五年來的最低谷

從一年前的史上最高16673點

到現在的6660.41點

短短一年時間

恆指跌幅已經高達60%!

從1997年10月到1998年8月

有6.8萬億港幣人間蒸發

平均每個香港人都損失了100多萬港幣

無數人承受不了打擊走上絕路

到這時候,香港金管局已經無力回天

恆指隨時會跌破4000點

銀行貸款利率不能再調了

這個情況繼續發展下去

香港金融市場

極有可能會在幾天內破產

在千鈞一髮的時刻

有一個人敲開了香港特首董建華的門

他就是香港特區政府

首任財政司長曾蔭權

曾蔭權面見特首的目的只有一個

他想要動用900億美元外匯儲備

讓港府入市殺敵!

因為如果還用之前的辦法

動銀行利率保住港幣的匯率

那麼股市就一定會接著跌

但是,如果用美元買走被拋售的港幣和股票

就可以在保住匯率的同時保住股市

可是,這個方法需要大量的美元

索羅斯拋多少

香港政府就必須照單全收

在抉擇生死的關頭

曾蔭權說了一句話:

「炒家所要拿走的不單是金錢

更是香港金融制度的穩定

和600萬人的信心」

這一仗必須打贏!

曾蔭權給董建華彙報半小時後

香港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入市

財政司、金管局和財經事務局

共同協力對抗國際炒家!

然而,港府決定入市的消息

引爆了香港和世界

各種反對意見的鋪天蓋地地襲來

有大學教授認為這是病急亂投醫

因為香港一向奉行自由市場經濟

既然是自由市場

政府怎麼能干預經濟呢?

政府干預的先例

萬萬開不得!

還有學者悲觀地認為

即使動用外匯也打不贏國際炒家

他們說:「香港是孤軍奮戰

東南亞都已經放棄了堅守匯率

香港也跑不了

靠大陸?大陸正在發大水!」

投行的負責人也公開指責曾蔭權:

「港府是把香港人

辛辛苦苦賺來的外匯儲備

拱手交給一大幫炒家!」

8月13日晚上,曾蔭權一夜未眠

他身上的壓力太大了

他心裡很清楚,這9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

是幾代香港人拼搏了數十年

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家底

如果動用外匯還是拯救不了股市

那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自己就算跳樓也無法謝罪

但是這是拯救香港股市的唯一辦法

無論如何也要試試

而且,早在幾個月之前

1998年3月19日

新上任的總理朱鎔基

在人大會議的記者招待會上就表過態:

「萬一特區需要中央幫助

只要特區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

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

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保護它的聯繫匯率制度」

中央政府手裡還有上千億的外匯

如果中央全力支持香港

那麼這一仗很有可能打得贏!

8月14日,星期五早上剛一開市

香港政府就開啟了

全力「買買買」模式

8月14日中午,曾蔭權給北京打了個電話

沒有人報道電話具體說了什麼

但是當天晚上

朱鎔基總理就再次公開表示

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

中央的表態給香港吃了定心丸

港府再無後顧之憂,放手去干

滙豐控股、香港電訊、長江實業、和記黃埔

凡是影響恆指的指數性股票

都被政府大手買入

恆指當天上升564點

報收7224.69點,漲幅高達8%

香港股民早上還是一片哀嘆

不知道今天股市還能跌到多低

沒想到自己一天之內

就見證了股市的大起大落

香港政府的突然出手

讓索羅斯大感意外

但是量子基金沒有自亂陣腳

反而是通過電視台公開叫陣

他們的經理斯坦利·德拉肯米勒

在接受採訪時宣稱:

「無論香港金管局如何干預

也只是為投機者做嫁衣

量子基金狙擊聯繫匯率的行動

必將打敗港府!「

圖:索羅斯接班人斯坦利·德拉肯米勒

然而,在接下來的幾天里

雙方短兵相接近戰肉搏

有了朱鎔基發話給的底氣

港府出手果斷而堅決

將恒生指數成功推高了1100多點

8月27日,國際炒家繼續猛攻

香港政府動用了200億港幣外匯

委託10家經紀行

在33家恆指成分股行對其圍追堵截

當天成交額彪至82億

遠超平日的30-50億

幾番交手下來

國際炒家已經殺紅了眼

雖然他們手中的彈藥

已經快被耗光了

然而,索羅斯找到了中東的石油大亨

低息買入了滙豐的股票

同時集合炒家手裡所剩的所有彈藥

準備對香港發起最後

也是最猛烈的進攻!

8月28日,港幣保衛戰的決戰之日

這天早上,恰逢香港天文台發布雷暴預警

全港600萬市民的目光

都望向了位於港島中環的

香港聯交所和香港期交所

上午10點整

隨著香港開市鐘聲的響起

大戰開場了!

僅僅只用了五分鐘時間

10點05分,成交額就突破了39億港幣!

索羅斯為首的國際炒家

主攻兩大恆指成分股

「滙豐控股」和「香港電訊」

面對洶湧的炒家攻勢

香港政府照單全收

你拋多少我吃多少

在33隻恆指成分股上

香港政府都設下了「重兵」防守

金管局助理總裁葉約德親自操盤

所有政府交易員全部上場

齊聚香港電訊買家的位置掛牌

上午10點35分

成交額攀升至400億港幣!

到中午休市時

炒家又調來了歐洲基金

下午開市鐘響,雙方直接展開「白刃戰」

炒家用盡最後的彈藥

向恆指做重磅的成分股

「滙豐控股」發起進攻

全場的焦點都被集中了過來

為了守住跌幅

港府動用了300億港幣

平均每一分鐘

都是千萬港幣和美元的對決!

下午四點整,香港休市的時候終於來了

這一天,香港股市的交易額

達到了未曾見過的790億港幣!

恒生指數定格在了7829點

恆指期貨則以7851點結算

在香港政府的全線死守下

總算是穩定住了股市

沒有讓香港重蹈泰國、韓國的覆轍

索羅斯在匯市、股市、期市的進攻

全部鎩羽而歸!

曾蔭權隨後宣布:

在打擊國際炒家

保衛香港股市和港幣的戰鬥中

香港政府贏了!

兩年之後,1999年12月6日

香港恒生指數突破16000點

以16168.62點報收

自金融危機以來

恒生指數再次重上16000點

經濟算是迎來了新生

關於港府是否應該入市

至今在經濟學界仍有分歧

很多香港人到現在都覺得

雖然香港政府的出手

和中央政府給的信心

讓香港打贏了這一仗

但是這和他們長久以來

接受的自由經濟理論完全背離

他們覺得很痛苦

好像自己做了壞事一樣

然而,2007年

量子基金的亞洲操盤手羅德里·瓊斯

在接受中國媒體的採訪時

他還對與香港政府交手的

那十幾個月的經歷念念不忘

他說:「香港特區政府的決定非常堅定

他們的時機選擇得很好

如果港府再有遲疑

整個金融市場很可能全面崩潰」

21年過去了,自由市場的口號

仍被有些人喊得山響

但是,只有經歷那場危機

並最終存活下來的人

才能明白一個道理:

「自由市場固然重要

但是可以被惡意操縱的市場

絕對不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