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队员们每天都冲锋在拯救烧毁的房子的第一线,可他们却买不起这些房子。
对于消防员、教师、护士等基础工作岗位的人来说,在悉尼拥有一所房子已经变得遥不可及,以至于这些提供基本服务的工作岗位中,有四分之一的人想要换工作,或者收拾行囊离开悉尼。
一份新的报告发现,这些关键岗位的员工也在推迟生孩子的计划,他们还会与家人和朋友住在一起,这样可以省掉房租。
普华永道(PwC)的一份提供给Genworth抵押贷款保险公司和教师互助银行( Teachers Mutual Bank)的报告显示,目前,近一半的人加班是为了攒钱买房。

27岁的Sam Judge在圣玛丽(St Marys)的奥克斯利公园学校(Oxley Park Public)当一名临时小学教师,她的的第二份工作是放学后辅导孩子,但她仍然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悉尼西部郊区埃尔斯金公园(Erskine Park)这样的地方买房,那里的房价中值为73.5万澳元。
Judge女士找不到稳定的工作,但作为一名兼职教师,她赚了大约6.5万澳元,其中包括偿还她在攻读教育硕士(小学)期间积累的5万澳元债务。
Judge女士说:“我认为靠这些死工资就想买房是不现实的。我和我的伴侣推迟了生孩子的时间。我们想要孩子已经五年了,但是我们怕生下来养不起。我没有考虑过换工作,因为我喜欢教书,但大约每个月我都会考虑离开悉尼。”

平均而言,教师年收入8.7万澳元,护工为8万澳元,消防员8.4万澳元,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s (RN)】7.3万澳元,登记护士【Enrolled Nurses (EN)】5.7万澳元。
在悉尼,一名基础岗位上的单收入员工需要12年时间才能存下用于买房的20%的存款。
尽管房价自2017年7月见顶以来已下跌近14%,但对于这些基础岗位的员工来说,悉尼的房价还需要再下跌46%,他们才能5年内买房攒够买房的20%的首付。
28岁的注册护士Emma Newton七年前从南部高地的莫斯韦尔(Moss Vale)搬到了悉尼,从事癌症研究工作,这个岗位只有在大城市的医院才会有。
在悉尼CBD周边10公里范围内有四家大医院,房价中值约为214万澳元。

Newton女士搬到Coogee是为了离她在Randwick的工作更近一些。
她说:“现在我住的地方离上班的地方很近,只要步行就能到。因为我如果住得很远,开车上下班的话没有地方停车,员工有专属的停车位要等三年,而且想在街上找到停车位也很难。但是我在工作的地方又买不起房子,所以目前的情况很糟糕。”
目前有许多基础岗位的员工想离开悉尼。联邦政府预计,到2023年5月,悉尼对教师的需求将增长12%,对护士的需求将增长16%,对救护车工作人员的需求将增长25%。
教师互助银行首席执行官Steve James说:“如果我们基础岗位的员工在这个城市买不起房子,他们就会离开这里,我们的城市就无法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