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貧富差距問題,成了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的創始人達利歐最近的關注重點。在最新媒體訪談中,他又拋出了犀利觀點。

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周日播出的《60分鐘》節目中,達利歐表示,美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底層群體進入中產階層的機會越來越小,如果他是美國總統,就需要承認這是“國家緊急狀況”。

達利歐出身自中產家庭,他自稱享受到過“美國夢”的好處,但是在當前環境下,美國夢已經丟失了,這和他小時候大相徑庭,而這也正是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根源。

因此,達利歐認為針對億萬富翁的稅收應該上調,讓這些資金轉移到生產力更高的地方去,這樣才能兼顧社會公平,同時進一步提高生產效率。

此外,他還提到,目前的美國資本主義體系不可持續,需要進行必要的改革,只有如此才能走向更好的發展道理。

以下為達利歐接受CBS《60分鐘》節目採訪全文,華爾街見聞編譯。

(圖片來自CBS網站)

旁白:史上最成功的投資者之一,可能是一位你從未聽過名字的人,而他的財富凈值高達180億美元。

達利歐通常會避免媒體的密集採訪,而且也不讓媒體全面接觸了解他的公司——橋水基金,直到今天這個情況有所變化。

他曾成功預測到2008年金融危機,現在認為未來相當長時間內經濟增長將會疲軟。不過在這一問題之外,達利歐希望警醒我們注意一個更大的危險。因此我們認為,很值得花時間去深入了解達利歐的原則。

如果一名億萬富翁邀請你登上他的私人遊艇,那你最好還是答應。

Bill Whitaker(CBS記者):今天登船太好不過了,尤其是他還讓直升機來接。我們飛越巴哈馬首都Nassau的北部,去和達利歐見面。

旁白:達利歐的遊艇名為Alucia,是一艘長為180英尺(約55米)的研究用船隻。達利歐酷愛戴呼吸器潛水,所以九年前買下了這艘船。他不願透露交易價格,不過上面的科學設備充足,甚至還有可以下潛半英里(約800米)的潛艇。

Bill Whitaker:它真是太贊了!

達利歐:是吧?

Bill Whitaker:太贊了!

旁白:好了,在我們深入交談前,我們需要告訴觀眾,他最近在思考什麼。

達利歐出身自中產家庭,他現在尤其關切窮人和富人之間日益擴大的差距。他指出,在過去10年內,美國收入最低的群體只有14%的機會走入中產階層。

Bill Whitaker:美國夢到底怎麼了?

達利歐:我認為美國夢已經丟失了(lost),絕大多數時候,我們甚至都不再談論美國夢。這和我小時候非常不同。

Bill Whitaker: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達利歐:問題在於機會沒有再分配。我們可以稱之為財富差距(wealth gap),你也可以稱之為收入差距(income gap)。如果我是美國總統,或者需要上層指出,我要做的就是承認這是“國家緊急狀況”(national emergency)。

Bill Whitaker:有這麼嚴重?

達利歐:我們可以回顧一下歷史,當一群人的經濟狀況差異很大時,如果遭遇經濟下行,那麼就會爆發衝突。

現在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它不僅不公平,也阻礙生產力提升,同時還讓我們彼此分割的風險。

旁白:在他打造的金融帝國,達利歐花費了很多時間,去思考市場和世界將會走向何方。橋水基金位於康涅狄格州,坐落在兩條河流的交匯處,這裡很適合釣魚,距離嘈雜的華爾街50英里。

Bill Whitaker:所以你都是在平靜中做事?

達利歐:平靜——這至關重要。要知道,感性會殺死你。

旁白:達利歐69歲,他和任何一名華爾街大鱷都少有相似之處,更像是一名風格奇特的教授。和比爾蓋茨以及其他億萬富翁一樣,他也認為財富的過於集中並不是好事。

Bill Whitaker:所以,針對你們這一群體的稅收應該上調么?

達利歐:當然。

Bill Whitaker:你說當然。

達利歐:當然,不管是以何種方式,重要的在於這些稅收要拿去用於生產力更高的地方。

Bill Whitaker:不過近期有觀點認為,對你們這類人減稅會提高生產力。

達利歐:是的,不過在我看來這沒有任何意義。

Bill Whitaker:所以,方式還是要通過稅收手段?

達利歐:是的,我說的這些是爭議話題么?

Bill Whitaker:只是從一名億萬富翁口中聽到這些會感到奇怪。

達利歐:你要知道,我曾經享受過美國夢。

旁白:他的父親是一名爵士樂手,母親是家庭主婦。達利歐在12歲時第一次買入股票,本金是做高爾夫球童賺來的。

目前,達利歐的公司管理的資產達到1600億美元,他的分析師們不會跟着市場而動,而是安靜的研究數個世紀的歷史,從中尋找股票、政治等的演化模型,以及一切有助於投資決策的信息。

達利歐對中國尤為看好,他認為中國將是21世紀最偉大的經濟體。

去年,道瓊斯指數下跌6%,而他的全球觀則讓他給客戶賺了15%。

Bill Whitaker:我們看到的是你成功的一面,但是一路走來你是否也遇到過坎坷?

達利歐:當然。

Bill Whitaker:比如在1980年代,你似乎處於失意的谷底?

達利歐:是的。

旁白:那時他是華爾街高材生,極其確信大蕭條即將到來,不過事後證明他搞錯了,錯的很嚴重,因此錯過了1980年代的市場底部。

Bill Whitaker:我讀到過一些文字,你曾自稱“自負的笨蛋”?

達利歐:是的,我那時候是自負的笨蛋,當時甚至需要從父親借1萬美元來養家。

Bill Whitaker:從你做音樂家的父親?

達利歐:我當時破產了。是從我做音樂家的父親借的。不過這也是我最大的幸事,因為它改變了我整個做決定的方式,讓我開始有了能夠和魯莽去進行平衡的謙卑。

旁白:在接下來的25年中,達利歐總結了他的失敗和教訓,並寫下《原則》這本書,由CBS旗下的西蒙與舒斯特公司(Simon & Schuster)出版,這本書全球銷量達到200萬。

達利歐:我的意思是,我希望建立一套體系,在哪裡最好的觀點能夠勝出。我想將他描述為愛之深責之切,希望能夠通過激進的誠實來實現。換句話說,這裡大家需要說出真實想法,而激進的透明性能夠讓人自己看到事情真相。

Bill Whitaker:所以這能消除辦公室勾心鬥角?

達利歐:是的。

Bill Whitaker:辦公室政治?

達利歐:是的,我們有規定,你不能背後談論別人。如果違反三次,就要走人。

旁白:橋水基金內部所有人一直相互監督,在這次見面中,我們也看到工作人員和管理者實時相互打分。

Bill Whitaker:你自己得到的分數怎麼樣?

達利歐:你可以看到,我經常是受打擊的(大笑)。

旁白:這裡有很多攝像頭,但都不是我們的,而是他們的,幾乎所有會議都有記錄和評審。

Bill Whitaker:如果從外人的角度來看,這似乎有些奇怪,你能理解么?

達利歐:當然,我能理解這些。

Bill Whitaker:甚至可能有點感覺驚悚。

達利歐:我完全理解這種感受,但是你同樣需要理解的是,如果你這樣做了一段時間,然後再去看其他公司那些彼此不開誠布公的人,並聽到很多閑言碎語,在我們看來,這反而是讓人驚悚的。

Bill Whitaker:你們離職率高么?

達利歐:在入職的18個月內,大約30%,或者略高一點。

Bill Whitaker:30%聽起來還是很高的。

達利歐:有人將之稱為腦力勞動的“海豹突擊隊”,有一定比率的人達不到目標,就是這樣。

旁白:和成功比起來,這也無可厚非,在過去28年中,橋水有25年都是賺錢的。

無論是投資還是探險,Dalio都堅持走自己的路。

(圖片來自CBS網站)

Bill Whitaker:其他億萬富翁,包括貝佐斯、布蘭森、馬斯克,他們都在探索外太空,飛往火星、飛往月球。而你選擇向下走。為什麼呢?

達利歐:嗯……正如我所說,對我而言,相比於太空探險,海洋探險更加令人興奮也更加重要,不是嗎?你會想到,海洋探險對我們的生活產生更大的影響。

旁白:達利歐經常接待那些在地球深處發現新生物的科學家,比如那些能自己發光的生物。在日本海岸附近有一條26英尺長的巨型魷魚。這裡我們沒有那種運氣,不過我們旁邊也有很多海洋生物。

達利歐:那裡也有虎鯊、牛鯊。

Bill Whitaker:這個呢?是什麼生物?

達利歐:這是加勒比礁鯊。

Bill Whitaker:加勒比礁鯊?

達利歐:鯊魚是美麗又強大的機器。

Bill Whitaker:哇,看看這個。

達利歐:我並不了解海洋空間的資源分配。我考慮的是投資回報率。這裡的投資回報率非常棒。

旁白:隨着我們潛到更深處,海洋變得貧瘠,珊瑚也消失了。這就是自然失衡的癥狀。達利歐將這與經濟機會作了類比。

達利歐:如果我來到這裡,我看到珊瑚礁正在死亡,人口正在消亡,我就會知道我們已經失衡。不是只有天才才知道我們已經失去了平衡,該做些什麼了。

旁白:最近,達利歐將自己的資金捐助給公共教育,以幫助家鄉重塑經濟平衡。達利歐的妻子芭芭拉負責這些項目。前不久,達利歐基金會向美國康涅狄格州的學校捐資了創紀錄之多的一億美元。

Bill Whitaker(向芭芭拉提問):你和達利歐是這方面的合作夥伴嗎?

芭芭拉:我們不能說是合作夥伴。達利歐的熱情在於海洋事業,而我的熱情在於公共教育。

Bill Whitaker(向芭芭拉提問):那麼,可以這麼說,他從事他熱愛的,你也從事你熱愛的。

芭芭拉:正是如此。

旁白:這一計劃是橋水基金投資策略的一個部分,該計劃藉助於數據來密切關注學生的表現和行為,以便老師幫助那些處在危險邊緣的學生。在短短三年之後就可以獲得分紅。這所高中的畢業生數量料將增加8%。

達利歐已經同意將他180億美元資產的一半捐贈給慈善機構,以幫助修復這個讓他變得富有的體系(指美國資本主義體系)。左翼、右翼已經爭吵的如此激烈,達利歐警告稱,我們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達利歐:資本主義需要改革。它不需要被拋棄。任何東西,如汽車、飛機、教育系統,任何東西都需要進行改革才能更好地發揮作用。

Bill Whitaker:美國資本主義不可持續。這是我聽到你說的話。

達利歐:正是這樣,我認為這不可持續。目前我們正處於一個關鍵時刻,我們可以一起發展,也可以在衝突中發展,富人和窮人之間或許不可避免的會發生衝突。

Bill Whitaker:你認為我們將走上哪條道路?

達利歐:我更喜歡說概率。在我看來,兩者概率大概是60對40,或者是65對35,我們更有可能做的很糟糕,走上一條糟糕的道路。但我想說的是,結果不一定會是這樣,如果我們能認識到當前正處於關鍵節點,也許這個概率可以微調,我們會獲得一個更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