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晚,葵花药业(002737.SZ)在最新公告中表示:根据相关家族成员告知,公司实际控制人关彦斌伤人案件尚在调查处理,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此案因个人纠纷引起,未涉及与家族成员无关的第三方。

 

这份公告让关彦斌因殴打前妻被拘的传闻无限接近实锤。

 

当天早时,多家媒体通过不同信息源曝出,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疑因家族财产分割问题,2019年1月殴打前妻张晓兰致昏迷,涉嫌故意杀人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1998年,黑龙江五常市人关彦斌带头接管当地的国营小药厂,随后与时任妻子张晓兰一起将其壮大成全国知晓的葵花制药品牌。

 

2014年葵花药业A股上市,关氏成为坐拥百亿身家的豪门望族,然而上市不到3年,关张二人便以离婚的方式分道扬镳,直至今日拳脚相加惊动司法。

 

伤人前夕,关彦斌将董事长之位传递给小女儿关一;伤人之后,关彦斌需要得到张晓兰之子宋萌萌谅解才能取保候审。宋萌萌从未染指过上市公司的任何职位,他究竟是不是关彦斌的亲生儿子?

 

一次离婚,一场施暴,一个百亿市值家族企业,夫妻子女、兄弟姐妹之间,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家庭关系和资本故事?

百亿家族企业养成记

在一篇内宣文章中,葵花药业描述了其“从一个濒临倒闭的国企到如今的国内OTC知名药企”的发展沿革。回忆创业历程,关彦斌说,“辞官是辞了一个小官,当时我是二轻局的团委书记,下海却是下了个大海”。

 

时间倒回1998年,44岁的关彦斌掌舵五常制药厂,在击退竞买对手“三乐源”后,与其他46名股东一道出资1100万元,“收购濒临倒闭的五常制药厂”。

 

那时,成立超过30年的五常制药厂“亏损839万元,职工9个月不开工资”。

 

葵花药业在一部宣传片中如此描述了关彦斌对五常制药厂的改造:“惊世骇俗之举接二连三——改厂制、立铁规、除顽疾、保生产,用铁腕整肃了厂风厂纪”。

 

这一做法的结果是,制药厂被收购后,“当年实现扭亏为盈”,“销售额从不足300万元猛增到930万元”,并“创造了连续四年300%增长速度”的战绩。

 

具体的经营操作方面,关彦斌将五常制药厂更名为葵花药业,并要求重整药厂主打产品“护肝片”品牌,开展全方位广告攻势,“对消费者进行全面覆盖”。

 

与须由执业医师开具的处方药不同,葵花药业主打非处方药为主的产品线,将葵花制药品牌做到“家喻户晓”。

 

葵花药业表示,大力营销强力拉动了主打产品护肝片的销售,使其“拥有当时整个护肝片市场80%以上的份额”。这家药厂还利用同样的营销方法,拓展了其在胃药及儿童药领域的市场地位。

 

改制16年之后,葵花药业2014年12月底在深交所上市,敲钟的关彦斌那一年60岁。

 

葵花药业内宣文章公布的数据显示,自改制以来,“该公司销售收入增长414倍,年均增长37.32%;利润增长5698倍,年均增长57.64%;纳税增长790倍,年均增长42.08%。自2005年起,始终位居哈尔滨市民营企业纳税之首”。

 

在4月10日给深交所的质询回复中,葵花药业确认,实际控制人关彦斌通过直接或间接持股的方式,合计持有该公司35.82%的股份。截止2019年4月10日深市收盘,葵花制药市值104亿元,关彦斌仅个人股票资产即突破37亿元。

上市公司传给亲生女

而关彦斌与张晓兰的离婚纠纷在2017年已经引起市场关注。

 

出乎市场意料的是,张晓兰并未分割关彦斌所持葵花药业的股份,她还将此前直接及间接持有的少量葵花药业股份一并还予关彦斌。根据2017年7月的公告,张晓兰此前合计持有葵花药业共计0.7043%的股份。

 

按照现有安排,关彦斌正将上市公司传给两个女儿关玉秀、关一。

 

离婚之前,关彦斌的家庭共有5位成员,他和妻子张晓兰,以及两女关玉秀、关一,以及一子宋萌萌。关于关彦斌家庭生活的公开报道并不多见,从蛛丝马迹之中,仍能察觉到关系之复杂。

 

关家5人均直接和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关联关系可知,关玉秀和关一为关彦斌之女,宋萌萌为张晓兰之子,并未指出宋萌萌为关彦斌之子。

 

加之姓氏迥异,早在2017年关彦斌与张晓兰离婚时,外界便怀疑俩人并非原配夫妻,而宋萌萌只是关家继子。

 

腾讯《棱镜》在葵花药业IPO时公告的一份股东身份背景列表中进一步发现,关彦斌与两女身份证前6位代码属地均为黑龙江五常市,而张晓兰和宋萌萌则为辽宁沈阳市。

 

同时,关彦斌小女儿关一出生于1982年7月,与1983年8月出生的宋萌萌相隔仅一年。也就是说,关一与宋萌萌大概率非同母所生,关彦斌与张晓兰组成共同家庭前,极有可能已经分别育有儿女。

 

如果说关彦斌的家庭关系真如猜测,也就解释了为何媒体报道中出现在其殴打张晓兰后,会获得宋萌萌的谅解。更为重要的是,在这复杂的家庭关系背后,自然会映衬出一幅泾渭分明的商业版图。

 

根据葵花药业官方公布的信息,关彦斌两女很早便在葵花药业担任要职。

其中,大女儿关玉秀曾任公司广告部主管和财务总监助理,并在伊春和唐山的两家重要分公司担任总经理,现任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葵花集团董事和总经理。

 

二女儿关一在2018年末关彦斌退居二线后,接掌葵花药业董事长一职。资料显示关一在2002年自己年仅20岁的时候便加入公司,掌管市场和品牌,为葵花药业主要功臣。

 

相较之下,宋萌萌要“寒酸”的多,尽管其与关玉秀一样间接持有上市公司少量股份,占股仅0.00048%,价值约500万元,但却从未染指过葵花药业任何实际职务。

 

而且,腾讯《棱镜》在招股说明书附带的法律补充文件中发现,宋萌萌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均与其母密切相关:2013年8月宋萌萌将所持少量公司股份全部归还给张晓兰,随后在2014年4月上市前夕,张晓兰又再度将这些股份放在宋萌萌名下。

“儿子”地产生意受挫

关彦斌将张晓兰之子宋萌萌完全视为空气的说法并不准确。

 

实际上,关彦斌很早之前开始以个人名义涉猎商业地产,这些私人的地产投资被包装镀金为葵花集团项目销售,宋萌萌是其中主角。

 

政府人防地下工程改建地下商城是关彦斌的主攻方向。腾讯《棱镜》通过企查查发现,关彦斌投资的多家地产公司参与人防工程,范围主要集中在张晓兰母子户籍所在地辽宁省,包括丹东、辽阳和本溪等地。

 

这些地产投资公司的共同点还在于,宋萌萌均持有可观股份并担任要职,同时均牵扯大量法律诉讼。

 

在辽阳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关彦斌持有40%股份,宋萌萌持有15%股份并担任董事和总经理,张晓兰也曾持有股份并担任监事。

 

辽阳公司项目为该市白塔区新运大街地下人防工程,2013年开始,已有多位业主维权起诉其擅自更改销售面积、要求业主加价。

 

在本溪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关彦斌持股59%,宋萌萌持股20%并担任董事。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涉及两起诉讼,一是2013年被诉拖欠15万元房租、二是2016年以原告身份起诉本溪市政府不作为。

 

腾讯《棱镜》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本溪公司2011年通过本溪市人民政府招商引资,获得资永丰商业街地下人防工程项目,但因周边商户反对搁置,2016年本溪市城建委最终决定不给该项目核发许可证。

 

也就是说,本溪公司在当地的项目被政府驳回,该公司还拖欠了办公地房租。

 

最有意思的恐怕是丹东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承接的是丹东新安步行街人防地下商场项目,关彦斌长期担任公司董事长,但是,香港胜美投资有限公司却是丹东公司唯一股东,根据招股说明书,香港胜美由宋萌萌全资所有。

 

也就是说,宋萌萌在丹东公司100%持股,与关彦斌紧密相连。然而,丹东公司的法律问题最为严重。

 

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涉及的商品房预约合同纠纷案民事判决书多达156起,因预约合同被起诉133起,腾讯《棱镜》发现,被起诉原因几乎全部为虚假宣传和隐瞒产权问题。

 

业主认为丹东公司公开以葵花集团名义宣传销售商铺,通过虚假宣传误导购买;同时,按照法律法规,商业化的人防工程产权归政府部门,开发商和业主之间买卖的仅为使用权和管理权,丹东公司并未事先告知业主。

 

在迟迟未能拿到产权证的情况下,业主诉诸法律,要求退还商铺款,而在这类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的退款案例中,丹东公司全部败诉。

 

辽阳、丹东、本溪全部遇阻,关彦斌交给宋萌萌的地产生意,进行得并不顺利。

女儿能否复制成功

随着关彦斌伤人被拘的公开化,葵花药业在4月10日当天股价一度触及跌停,最终以5.27%的跌幅收盘。

 

其股价在过去一年几近腰斩,看空者担心葵花药业依靠销售驱动的业绩能否具有持续性。

 

葵花药业主要产品为中成药,包括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小儿柴桂退热颗粒、护肝片和胃康灵等品种。2014年上市之后,葵花药业营收增速仅保持在10%-15%之间,并没有体现出爆发力,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更是出现负增长,但销售费用暴涨。

 

2015年至2018年,葵花药业销售费用分别为10.26亿元、11.71亿元、12.77亿元和14.47亿元,占营收比重保持在33%的高位,直逼此前涉嫌虚假宣传的莎普爱思(603168.SH)

 

同行业的片仔癀(600436.SH)和天士力(600535.SH),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仅在10%至15%左右。

 

2018年财报显示,葵花药业总营收44.72亿元,同比增长16%,销售费用中的广告及业务宣传费高达8.21亿元,同比增长70%,广告营销正是葵花药业前进的主要动力之一。

 

辞任董事长时,关彦斌的理由是因个人年龄原因,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其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关一、关玉秀,均为葵花药业体系内广告、营销和市场部门出身,对于企业过往的成功之道并不陌生。

 

在2019年3月的一次采访中,现任葵花药业董事长的关一说,2005-2006年她接手葵花药业市场部,加深了“对儿童药的理解和研究”,2015年“接手品牌营销工作”,则为她的“系统性成长提供了更大帮助”。

 

尽管刚刚上任,这位80后掌舵人已对葵花药业2019年的发展做出规划:第一,从“以经营为中心”,转变为“经营为主,资本为辅”;第二,明确组织架构内的利润及成本中心,以提升效率;第三,通过合作+引进,加强专业产品线的布局,并满足零售产品线上用户升级的消费需求。

 

至于宋萌萌,腾讯《棱镜》暂时没有获得他将分羹上市公司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