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10 日,说起资本市场的震惊消息,中科创实控人张伟等人被捕,被指涉黑、敲诈和非法持枪,必是重要之一。

4 月 10 日,来自于深圳公安局扫黑办的一则通报,正式宣告了曾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人物——中科创集团 ( 全称 ” 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 ) 创始人张伟,沦为阶下囚,他一手打造的中科创帝国也化为泡影。

深圳警方称,近日,打掉了以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伟为首的涉黑犯罪集团。经检察机关批准,张伟、韩作纪、王栋等 44 名犯罪嫌疑人分别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虚假诉讼罪、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等被执行逮捕。

中科创集团创始人张伟

经查明,该涉黑犯罪集团通过架设 “88 财富网 ” 网络融资平台,虚构投资项目,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得巨额资金后再用于高息放贷牟利,并采取摆场收数、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暴力手段逼迫催收。300 亿帝国成泡影

深圳警方的一纸通报,将曾经叱咤资本市场的百亿中科创系背后的黑灰底色揭开来。

中科创系实控人张伟等涉黑罪、诈骗罪、法非法持枪罪等坐实罪名,更是展露了百亿集团的草莽彪悍的一面。

在中科创系最辉煌的 2015 年,张伟在一份宣传物料中介绍其身家,” 经过十年行业经验的积淀,目前中科创旗下已拥有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地产、财富管理、并购投资、财富艺术馆、财富俱乐部六大板块,累计管理资产规模 312 亿元,迄今,已为超过 76 家港股及 A 股上市公司提供服务。”

彼时,中科创高调举牌两家上市公司惹人关注:中科创子公司威廉金融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以 24.68% 的股权占比间接成为的控股股东;子公司上海市中科创财富管理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证券二级市场投资,最高曾持有20% 的股权,成为后者大股东。

张伟在彼时似乎信心满满,” 我们看中的是两家公司的重组潜质,一个是地产加金融的传统业务创新要素的注入,另一个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创新资产注入。” 其并向外透露,计划 10 年内买下 5 架空客、以进一步辅助实现其为华人高净值人群全球定制服务的云图,有了一个漂亮的开端。

然而一朝大厦已倾覆。

中科创帝国的覆灭早就有迹可循。今年 1 月 3 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科创资产办公场地被相关部门查封,由于子公司深圳市中科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中科创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及深圳市中科创价值投资有限公司租用中科创资产的办公场地,因此一并被查封,子公司部分电脑、文件资料被带走。

之后的补充公告称,被查封的子公司还包括深圳市禾盛生态供应链有限公司 ( 禾盛生态供应链 ) ,其中中科创价值投资和禾盛生态供应链自设立以来未开展具体业务。

公告还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张伟、董事长兼总经理艾萍、董事张晓璇、董事任杰及中科创商业保理法定代表人黄彬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暂时无法履行其职责;公司控股股东中科创资产所持 7766.79 万股公司股份全部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冻结。

同时 ( 1 月 3 日 ) ,深交所紧急下发关注函,要求中科新材说明上述事项发生的具体时间、地点、进展情况,以及是否影响年报的正常编制,是否会影响到公司董事会、管理层的正常运作及工作,是否面临控制权变更的风险。”88 财富网 ” 非吸高利贷

在 4 月 10 日深圳警方的通告中,警方称,” 经查明,该涉黑犯罪集团通过架设‘ 88 财富网’网络融资平台,虚构投资项目,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得巨额资金后再用于高息放贷牟利,并采取摆场收数、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暴力手段逼迫催收。”

早在 2017 年 2 月,”88 财富网 ” 爆雷,平台宣布停运,并相继关闭新用户注册和投资功能,目前网站已无法打开。据彼时报道显示,88 财富网官网数据显示,88 财富累计投资额 ( 截至 2018 年 12 月 ) 约 84.94 亿元,累积兑付约 49.40 亿元。

88 财富网这家 P2P 平台是中科创布局财富管理的重要落子,从此前曝光的宣传资料看,其提供复利系列、定投系列、固定 浮动系列、超额系列及另类投资系列等多类产品,尤其是以 ” 固定 浮动 纯浮动 ” 收益类产品方式进入资本投资领域。

而其中的另类投资理财产品是针对全球奢侈品定制化零售业务,曾推出过空客 A318 商务飞机,红木家具,字画,红酒,腕表及钻石六大另类投资基金;甚至有法国知名酒庄的收购投资,名目繁多。

88 财富网曾被宣传为互联网金融行业改革的领航者,开创了 B2C O2O 的互联网金融模式 ( 企业机构对客户,线上线下互动 ) ,” 恰恰修复了 P2P 模式的先天缺陷 “,” 借款方是企业,出借方是个人,相比个人对个人的 P2P 模式,大大降低投资者的投资风险 “。

2015 年前后 88 财富网迅速扩张、曝光高调,赞助并参加 APEC 峰会,中科创集团签约钢琴家郎朗为其代言。上述宣传稿显示其 2015 年初运营数据是,” 迅速跻身行业前十,交易金额已近 22 亿元,注册会员客户约 16 万,服务企业超百家 “。

然而,从后来的调查来看,该平台除了非法吸储,还涉嫌自融,自融产品的相关方涉及张伟旗下的黄檀集雅文化产业投资合伙企业 ( 黄檀集雅 ) 等、威廉金控 ( 上述投资天目药业主体 ) 等;而且,由 88 财富网成立到平台规模大扩张的 2013~2016 年,刚好与中科创举牌新黄浦、天目药业、中科新材等上市公司的时间吻合,这也带来对中科创的举牌资金出处的质疑。” 霸道 ” 张伟

此次深圳警方公告坐实张伟等涉黑罪、诈骗罪、法非法持枪罪,展露了这一百亿集团背后掌舵人草莽彪悍的一面。

张伟的公开信息并不多,由于其曾任职任职深商总会会董、获得 ” 深商风云人物 ” 称号,在深商总会网站介绍,” 张伟军人出身,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中科创投资集团董事长 “。

从其对外营造的形象来看,张伟本人重视公益。在深商总会十周年大会上,张伟提到企业最大的价值是回馈价值,如果给社会创造价值,也就是给人类创造价值。” 如果有这个可能的话,我们勇于挑战,我们也做一个类似于中国诺贝尔基金会的奖项,定位是打造全球高端人才的奖励计划。” 在会上,张伟以个人名义捐款 10 亿元,打造中国的科创基金会,初步设想基金会将暂设 5 个奖项,其中包括经济科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文学奖等,主要辐射大中华区域及全球华人。

在 2015 年初,张伟接受某财经媒体专访时,曾详细谈及其战略及价值观,在他看来,2013 年起,” 中科创陆续从极其低调到逐渐引起金融、资本市场关注,主要与其以财富管理业务为主导的综合金融服务业务的快速发展,业务规模增幅较大、客户资源增长较快、品牌认知度提升幅度较高有关。”

这篇报道写到,” 随着曝光率上升,部分质疑声也开始涌现。事实上,一些同类公司也确实因为舆论的多米诺反应而倒在黎明之前。但就像性格决定命运,被同业和部下非议‘作风霸气和霸道’的张伟,更喜欢用不断的出击来面对。”

从天眼查信息来看,张伟当前所有公司 111 家,实际控制公司 159 家,公司经营范围涵盖股权投资、财富管理、商贸、文创、酒店等多个领域。不过,中科创陷入危机,实控人张伟周边风险及预警提醒近千条,不少来其担任法人的中科创资本旗下融资担保、互联网金融、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公司。

2004 年

中科创在深圳注册成立,注册资本 2.11 亿元;其自称是首批进入金融行业的民营企业,彼时中科创主营业务为担保行业,并在成立不久被前海股权交易中心认定为增信机构。2008 年

中科创称,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果断转型,开始运营财富管理业务,并推出全新商业模式—— ” 财富通 “,同时借金融风暴之机,布局金融创新领域,推出全新商业模式—— ” 财富通 “。2011 年

中科创称,继续拓宽财富管理业务,瞄准中国高净值人群,打造中国财富俱乐部并引进家族财富管理理念,” 并将文化与圈子的概念融入金融 “。2013 年 10 月

中科创进军互联网金融,上线网贷平台 “88 财富网 “。2013 年 ~2016 年

张伟及其 ” 中科创系 ” 一度频频出手,举牌 A 股,引发市场广泛关注。中科新材纠葛

中科新材的前身为禾盛新材,2009 年在中小板挂牌,上市之后,公司经营业绩一路走低,2014 年亏损 1.22 亿元。

2015 年 7 月,中科新材公告,5 月份深圳市中科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赵东明、章文华、蒋学元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书过户登记手续已全部完成,中科创资产成为第二大股东,占 12.87% 的股权。

后面的定增预案 ( 修订稿 ) 显示,定增实施完成后,中科创资产将持有中科新材 31.92% 股份,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变成持有中科创 100% 股权的张伟。

按照中科创的说法,定增后控股中科新材可以利用好上市公司平台做大金融产业。原来的资产借助中科创旗下金融企业的协同效应,以及 10 多年来丰富的金融行业运营经验和资源,可以更好地实现供应链金融转型。

经过与监管部门的五次拉锯战后的定增方案,从项目投向来看,为了达到过会目的,中科新材把金融先关的项目全部剔除。定增实施成功后,赵东明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由 30.07% 降为 26.10%,而算上大宗交易增持的股份,中科创持有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 27.42%,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 2016 年定增之时,中科创曾表示,定增后控股中科新材可以利用好上市公司平台做大金融产业。原来的资产借助中科创旗下金融企业的协同效应,以及 10 多年来丰富的金融行业运营经验和资源,可以更好地实现供应链金融转型。

2015 年中科新材实现营收 10.82 亿元,同比减少 8.65%;2016 年实现营收 10.50 亿元,同比下降 2.96%;其中家电复合材料行业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 98.85%、97.24%,金融业占比则分别为 0.33%、1.77%。可以说,这与张伟所期待的扩充金融版图相聚甚远。

最初的定增预案野心很大,称拟募资 29 亿元建设基于大数据的互联网供应链金融管理信息平台、商业保理、融资租赁、年产 10 万吨新型复合材料 ( 数字印刷 PCM ) 生产线等项目。但多次修改后,最终定增方案及实施完成仅为募资 3.76 亿元,用于年产 10 万吨新型复合材料 ( 数字印刷 PCM ) 生产线等项目,在 2018 年 4 月份中科新材也终止了对该项目的募投,转而将资金用于理财。A 股 ” 夺壳 ”

公开资料显示,期间,中科创及张伟除了拿下中科新材控股权外,还曾出现在 A 股上市公司天目药业和新黄浦之中。不过,在数次股权争夺战中,” 中科创系 ” 不乏凭借多次举牌和增持拿下控制权,但也均遭到原大股东反击,最终均以减持退出收场。

2014 年,彼时资本市场多家地产股遭举牌,中科创资本曾四度举牌上海上市房企新黄浦。2014 年 3 月 4 日新黄浦公告称,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 ( 中科创控股公司 ) 旗下两家全资子公司,累计买入新黄浦 5.065% 的股份,这也是 ” 中科创系 ” 及张伟首次对新黄浦举牌;其后 2014 年 3 月 16 日、2014 年 4 月 19 日、2014 年 5 月 27 日,中科创资本密集举牌新黄浦,和持有新黄浦比例达到 20%,夺下新黄浦控股权。

然而,这一过程中,中科创的进击并不顺利,控股股东的位置还没坐热,就迎来原控股股东华闻投资的迅速反击、多次增持夺回控股权;而且,后者还一直牢牢掌控新黄浦董事会,期间 ” 中科创系 ” 多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均遭董事会否决。

在夺取控制权无果、进入董事会无门后,2015 年初,中科创资本开始持续减持新黄浦,宣告了这场战争的败退。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中科创系将合计持有的新黄浦 20% 持股比迅速降至不足 5%,据不完全统计,其在此期间套现逾 16 亿元。

不过,从中科创资本举牌新黄浦期间抛出的一份《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调整计划》看,其不断举牌或并不仅仅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而是更大的资本运作企图。

该份调整计划显示,有意通过以下四项措施推动上市公司做大做强:第一,中科创拟推动新黄浦设立华北、华南分公司,全面参与城镇化进程;第二,中科创有意研究推动以上市公司 PE 的模式,发起设立并购和城市更新产业基金;第三,中科创将积极推动上市公司以大数据、轻资产、低成本和差异化的崭新模式,实现互联网与地产的深度融合;第四,中科创还计划推动上市公司管理团队的股权激励计划。

这不是中科创系首次参与上市公司控股权之争,但多次争权都以失败告终。据证券时报报道,2013 年 3 月,杨宗昌通过收购长城国汇进而取得天目药业实控人,2013 年 4 月份,杨宗昌等将部分间接持有的长城国汇股权,转让给了中科创子公司 — 深圳市威廉金融控股有限公司 ( 威廉控股 ) ;多番变更后,天目药业控股股东幕后,出现了杨宗昌与中科创两大利益团体;其中,杨宗昌掌握着控股股东 58.27% 话语权,中科创方面为 41.64%,余下的股权由其他合伙人持有。

不过后来,杨宗昌曾与中科创双方交恶,控股股东内讧,也给天目药业原实控人宋晓明的卷土重来创造了机会。彼时报道显示,中科创系此前参股天目药业时也有夺权和注入资产之意,但因与上市公司目前的管理层出现分歧而被迫调整,最终黯然离场。

以上内容由“同花顺”上传发布

搜索

4 月 10 日,说起资本市场的震惊消息,中科创实控人张伟等人被捕,被指涉黑、敲诈和非法持枪,必是重要之一。

4 月 10 日,来自于深圳公安局扫黑办的一则通报,正式宣告了曾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人物——中科创集团 ( 全称 ” 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 ) 创始人张伟,沦为阶下囚,他一手打造的中科创帝国也化为泡影。

深圳警方称,近日,打掉了以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伟为首的涉黑犯罪集团。经检察机关批准,张伟、韩作纪、王栋等 44 名犯罪嫌疑人分别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虚假诉讼罪、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等被执行逮捕。

中科创集团创始人张伟

经查明,该涉黑犯罪集团通过架设 “88 财富网 ” 网络融资平台,虚构投资项目,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得巨额资金后再用于高息放贷牟利,并采取摆场收数、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暴力手段逼迫催收。300 亿帝国成泡影

深圳警方的一纸通报,将曾经叱咤资本市场的百亿中科创系背后的黑灰底色揭开来。

中科创系实控人张伟等涉黑罪、诈骗罪、法非法持枪罪等坐实罪名,更是展露了百亿集团的草莽彪悍的一面。

在中科创系最辉煌的 2015 年,张伟在一份宣传物料中介绍其身家,” 经过十年行业经验的积淀,目前中科创旗下已拥有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地产、财富管理、并购投资、财富艺术馆、财富俱乐部六大板块,累计管理资产规模 312 亿元,迄今,已为超过 76 家港股及 A 股上市公司提供服务。”

彼时,中科创高调举牌两家上市公司惹人关注:中科创子公司威廉金融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以 24.68% 的股权占比间接成为的控股股东;子公司上海市中科创财富管理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证券二级市场投资,最高曾持有20% 的股权,成为后者大股东。

张伟在彼时似乎信心满满,” 我们看中的是两家公司的重组潜质,一个是地产加金融的传统业务创新要素的注入,另一个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创新资产注入。” 其并向外透露,计划 10 年内买下 5 架空客、以进一步辅助实现其为华人高净值人群全球定制服务的云图,有了一个漂亮的开端。

然而一朝大厦已倾覆。

中科创帝国的覆灭早就有迹可循。今年 1 月 3 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科创资产办公场地被相关部门查封,由于子公司深圳市中科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中科创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及深圳市中科创价值投资有限公司租用中科创资产的办公场地,因此一并被查封,子公司部分电脑、文件资料被带走。

之后的补充公告称,被查封的子公司还包括深圳市禾盛生态供应链有限公司 ( 禾盛生态供应链 ) ,其中中科创价值投资和禾盛生态供应链自设立以来未开展具体业务。

公告还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张伟、董事长兼总经理艾萍、董事张晓璇、董事任杰及中科创商业保理法定代表人黄彬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暂时无法履行其职责;公司控股股东中科创资产所持 7766.79 万股公司股份全部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冻结。

同时 ( 1 月 3 日 ) ,深交所紧急下发关注函,要求中科新材说明上述事项发生的具体时间、地点、进展情况,以及是否影响年报的正常编制,是否会影响到公司董事会、管理层的正常运作及工作,是否面临控制权变更的风险。”88 财富网 ” 非吸高利贷

在 4 月 10 日深圳警方的通告中,警方称,” 经查明,该涉黑犯罪集团通过架设‘ 88 财富网’网络融资平台,虚构投资项目,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得巨额资金后再用于高息放贷牟利,并采取摆场收数、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暴力手段逼迫催收。”

早在 2017 年 2 月,”88 财富网 ” 爆雷,平台宣布停运,并相继关闭新用户注册和投资功能,目前网站已无法打开。据彼时报道显示,88 财富网官网数据显示,88 财富累计投资额 ( 截至 2018 年 12 月 ) 约 84.94 亿元,累积兑付约 49.40 亿元。

88 财富网这家 P2P 平台是中科创布局财富管理的重要落子,从此前曝光的宣传资料看,其提供复利系列、定投系列、固定 浮动系列、超额系列及另类投资系列等多类产品,尤其是以 ” 固定 浮动 纯浮动 ” 收益类产品方式进入资本投资领域。

而其中的另类投资理财产品是针对全球奢侈品定制化零售业务,曾推出过空客 A318 商务飞机,红木家具,字画,红酒,腕表及钻石六大另类投资基金;甚至有法国知名酒庄的收购投资,名目繁多。

88 财富网曾被宣传为互联网金融行业改革的领航者,开创了 B2C O2O 的互联网金融模式 ( 企业机构对客户,线上线下互动 ) ,” 恰恰修复了 P2P 模式的先天缺陷 “,” 借款方是企业,出借方是个人,相比个人对个人的 P2P 模式,大大降低投资者的投资风险 “。

2015 年前后 88 财富网迅速扩张、曝光高调,赞助并参加 APEC 峰会,中科创集团签约钢琴家郎朗为其代言。上述宣传稿显示其 2015 年初运营数据是,” 迅速跻身行业前十,交易金额已近 22 亿元,注册会员客户约 16 万,服务企业超百家 “。

然而,从后来的调查来看,该平台除了非法吸储,还涉嫌自融,自融产品的相关方涉及张伟旗下的黄檀集雅文化产业投资合伙企业 ( 黄檀集雅 ) 等、威廉金控 ( 上述投资天目药业主体 ) 等;而且,由 88 财富网成立到平台规模大扩张的 2013~2016 年,刚好与中科创举牌新黄浦、天目药业、中科新材等上市公司的时间吻合,这也带来对中科创的举牌资金出处的质疑。” 霸道 ” 张伟

此次深圳警方公告坐实张伟等涉黑罪、诈骗罪、法非法持枪罪,展露了这一百亿集团背后掌舵人草莽彪悍的一面。

张伟的公开信息并不多,由于其曾任职任职深商总会会董、获得 ” 深商风云人物 ” 称号,在深商总会网站介绍,” 张伟军人出身,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中科创投资集团董事长 “。

从其对外营造的形象来看,张伟本人重视公益。在深商总会十周年大会上,张伟提到企业最大的价值是回馈价值,如果给社会创造价值,也就是给人类创造价值。” 如果有这个可能的话,我们勇于挑战,我们也做一个类似于中国诺贝尔基金会的奖项,定位是打造全球高端人才的奖励计划。” 在会上,张伟以个人名义捐款 10 亿元,打造中国的科创基金会,初步设想基金会将暂设 5 个奖项,其中包括经济科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文学奖等,主要辐射大中华区域及全球华人。

在 2015 年初,张伟接受某财经媒体专访时,曾详细谈及其战略及价值观,在他看来,2013 年起,” 中科创陆续从极其低调到逐渐引起金融、资本市场关注,主要与其以财富管理业务为主导的综合金融服务业务的快速发展,业务规模增幅较大、客户资源增长较快、品牌认知度提升幅度较高有关。”

这篇报道写到,” 随着曝光率上升,部分质疑声也开始涌现。事实上,一些同类公司也确实因为舆论的多米诺反应而倒在黎明之前。但就像性格决定命运,被同业和部下非议‘作风霸气和霸道’的张伟,更喜欢用不断的出击来面对。”

从天眼查信息来看,张伟当前所有公司 111 家,实际控制公司 159 家,公司经营范围涵盖股权投资、财富管理、商贸、文创、酒店等多个领域。不过,中科创陷入危机,实控人张伟周边风险及预警提醒近千条,不少来其担任法人的中科创资本旗下融资担保、互联网金融、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公司。

2004 年

中科创在深圳注册成立,注册资本 2.11 亿元;其自称是首批进入金融行业的民营企业,彼时中科创主营业务为担保行业,并在成立不久被前海股权交易中心认定为增信机构。2008 年

中科创称,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果断转型,开始运营财富管理业务,并推出全新商业模式—— ” 财富通 “,同时借金融风暴之机,布局金融创新领域,推出全新商业模式—— ” 财富通 “。2011 年

中科创称,继续拓宽财富管理业务,瞄准中国高净值人群,打造中国财富俱乐部并引进家族财富管理理念,” 并将文化与圈子的概念融入金融 “。2013 年 10 月

中科创进军互联网金融,上线网贷平台 “88 财富网 “。2013 年 ~2016 年

张伟及其 ” 中科创系 ” 一度频频出手,举牌 A 股,引发市场广泛关注。中科新材纠葛

中科新材的前身为禾盛新材,2009 年在中小板挂牌,上市之后,公司经营业绩一路走低,2014 年亏损 1.22 亿元。

2015 年 7 月,中科新材公告,5 月份深圳市中科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赵东明、章文华、蒋学元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书过户登记手续已全部完成,中科创资产成为第二大股东,占 12.87% 的股权。

后面的定增预案 ( 修订稿 ) 显示,定增实施完成后,中科创资产将持有中科新材 31.92% 股份,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变成持有中科创 100% 股权的张伟。

按照中科创的说法,定增后控股中科新材可以利用好上市公司平台做大金融产业。原来的资产借助中科创旗下金融企业的协同效应,以及 10 多年来丰富的金融行业运营经验和资源,可以更好地实现供应链金融转型。

经过与监管部门的五次拉锯战后的定增方案,从项目投向来看,为了达到过会目的,中科新材把金融先关的项目全部剔除。定增实施成功后,赵东明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由 30.07% 降为 26.10%,而算上大宗交易增持的股份,中科创持有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 27.42%,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 2016 年定增之时,中科创曾表示,定增后控股中科新材可以利用好上市公司平台做大金融产业。原来的资产借助中科创旗下金融企业的协同效应,以及 10 多年来丰富的金融行业运营经验和资源,可以更好地实现供应链金融转型。

2015 年中科新材实现营收 10.82 亿元,同比减少 8.65%;2016 年实现营收 10.50 亿元,同比下降 2.96%;其中家电复合材料行业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 98.85%、97.24%,金融业占比则分别为 0.33%、1.77%。可以说,这与张伟所期待的扩充金融版图相聚甚远。

最初的定增预案野心很大,称拟募资 29 亿元建设基于大数据的互联网供应链金融管理信息平台、商业保理、融资租赁、年产 10 万吨新型复合材料 ( 数字印刷 PCM ) 生产线等项目。但多次修改后,最终定增方案及实施完成仅为募资 3.76 亿元,用于年产 10 万吨新型复合材料 ( 数字印刷 PCM ) 生产线等项目,在 2018 年 4 月份中科新材也终止了对该项目的募投,转而将资金用于理财。A 股 ” 夺壳 ”

公开资料显示,期间,中科创及张伟除了拿下中科新材控股权外,还曾出现在 A 股上市公司天目药业和新黄浦之中。不过,在数次股权争夺战中,” 中科创系 ” 不乏凭借多次举牌和增持拿下控制权,但也均遭到原大股东反击,最终均以减持退出收场。

2014 年,彼时资本市场多家地产股遭举牌,中科创资本曾四度举牌上海上市房企新黄浦。2014 年 3 月 4 日新黄浦公告称,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 ( 中科创控股公司 ) 旗下两家全资子公司,累计买入新黄浦 5.065% 的股份,这也是 ” 中科创系 ” 及张伟首次对新黄浦举牌;其后 2014 年 3 月 16 日、2014 年 4 月 19 日、2014 年 5 月 27 日,中科创资本密集举牌新黄浦,和持有新黄浦比例达到 20%,夺下新黄浦控股权。

然而,这一过程中,中科创的进击并不顺利,控股股东的位置还没坐热,就迎来原控股股东华闻投资的迅速反击、多次增持夺回控股权;而且,后者还一直牢牢掌控新黄浦董事会,期间 ” 中科创系 ” 多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均遭董事会否决。

在夺取控制权无果、进入董事会无门后,2015 年初,中科创资本开始持续减持新黄浦,宣告了这场战争的败退。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中科创系将合计持有的新黄浦 20% 持股比迅速降至不足 5%,据不完全统计,其在此期间套现逾 16 亿元。

不过,从中科创资本举牌新黄浦期间抛出的一份《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调整计划》看,其不断举牌或并不仅仅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而是更大的资本运作企图。

该份调整计划显示,有意通过以下四项措施推动上市公司做大做强:第一,中科创拟推动新黄浦设立华北、华南分公司,全面参与城镇化进程;第二,中科创有意研究推动以上市公司 PE 的模式,发起设立并购和城市更新产业基金;第三,中科创将积极推动上市公司以大数据、轻资产、低成本和差异化的崭新模式,实现互联网与地产的深度融合;第四,中科创还计划推动上市公司管理团队的股权激励计划。

这不是中科创系首次参与上市公司控股权之争,但多次争权都以失败告终。据证券时报报道,2013 年 3 月,杨宗昌通过收购长城国汇进而取得天目药业实控人,2013 年 4 月份,杨宗昌等将部分间接持有的长城国汇股权,转让给了中科创子公司 — 深圳市威廉金融控股有限公司 ( 威廉控股 ) ;多番变更后,天目药业控股股东幕后,出现了杨宗昌与中科创两大利益团体;其中,杨宗昌掌握着控股股东 58.27% 话语权,中科创方面为 41.64%,余下的股权由其他合伙人持有。

不过后来,杨宗昌曾与中科创双方交恶,控股股东内讧,也给天目药业原实控人宋晓明的卷土重来创造了机会。彼时报道显示,中科创系此前参股天目药业时也有夺权和注入资产之意,但因与上市公司目前的管理层出现分歧而被迫调整,最终黯然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