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斯(Daniel Moss)

中国经济刚开始浮出水面,最近公布的经济数据颇令人鼓舞;但更重要的,则是中国长期成长轨道已经转变;未来不会再像1990年代及2000年代那样一枝独秀,而是愈来愈趋向美国及欧洲的成长模式。

经济学者及观察家普遍预测,未来十年中国国内生产毛额(GDP)将超越美国,但很少人注意超越之后可能如何。

先看最近的复苏信号。去年底中国成长大幅减缓;最近虽有改善,但主要是因为基期偏低。3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2月的49.2,回升到50.5,才刚刚站上荣枯分界点(50),且比过去十年来的平均水准(51以上)还低。消费者物价大幅上升,生产者物价也回升,显示中国经济正在补充元气。

国际货币基金(IMF)日前下修2019年全球以及多个主要经济体的成长预估,但中国例外,预估成长率由6.2%小幅上修到6.3%。加上房市景气回升,及A股沪市指数今年来大涨近三分之一,显示前景相当有亮。

景气能够出现回春信号,部分是靠政府采取扩张性的财政及货币政策。尽管已有多项措施出台,但都属于「定向性(有特定目标)」作法,不像以往所采取的地毯式扩张。

然而当多种长期性的力量都在抑制成长时,无论政府采取何种政策,效果都有其极限。凯投集团便预测,到2030年时中国经济成长率将减缓到2%左右。2%的成长率固然值得警惕,但未必就是灾难,因为日本就曾经从1990年代的高成长,坠入之后的长期停滞期。

日本经济于1990年代陨落后,美国却在同期间出现「伟大的十年」,且当时欧洲的表现也相当不错。到2000年代初期,中国又开始繁荣,几乎没有人再注意到日本的退缩。

然而现在令人担忧的是,目前还看不到任何其他国家会成为中国经济的接班人,来重新塑造并支撑全球经济成长。

可能的情况之一,就是「中国2.0版」。由于到2030年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相当庞大,而且愈来愈靠消费支出及高科技来带动成长,因此2%的成长率绝非毫无力量;而且绝对不应该漏算美国的经济力量与创新能力。

中国今年经济能够稳住,的确值得喝采,但更重要的是能够研判出未来五年或十年的走向。

(作者Daniel Moss是彭博资讯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