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股东骗贷案发后还取得了银行的谅解、工行客户经理骗贷近4亿赌博买豪车炒股,这些都不算最奇葩的……

 

钱放在哪里最安全?

当然是放在银行里最安全!

可就是偏偏有那么一拨人,让你放在银行里的钱也不安全。

最近,裁判文书网又披露了一个“偷银行钱”的案件,云南曲靖市商业银行一支行长私刻萝卜章违法贴现千亿。

而且,这一违法案件还不是银行自己发现的,而是来自一通咨询票据业务的电话“露出马脚”。

柳泉利用担任曲靖市商业银行会泽支行行长的身份,以及私刻的银行印章和提供的银行相关材料,伙同他人在其他区域的银行开通同业账户,并操控在几个银行开立的同业账户进行票据贴现,总额为976.39亿元。

关键是,他私刻的这三枚印章只花了60块钱,用60元撬动了近千亿的杠杆,有人算了一笔账,就算900亿贴票一个月,也都能挣两千万,到时候要是把这900亿还上,神不知鬼不觉就能挣到2000万,徐翔的涨停板敢死队都没有这么野…

1.

 / 第一类:公司骗贷/ 

由于我曾经有银行工作经历,可以简单地说说“骗贷”有多“容易”。

对于银行的个贷部门来说,每个人都是有贷款任务压力的,另外,以每个支行为整体,也会有一定的业绩指标。

为了完成贷款任务,支行或者个贷部的员工在业绩压力下会出现审批把关放松的情况,另外,如果你有一个厂或者公司从银行“骗贷”确实是有可能的(大家不要尝试)。

我总结了一下今年开年以来曝出的骗贷案件,不少是通过工厂这一特殊的贷款主体进行骗贷的。

前不久,裁判文书网披露,一家宁波生产电灯泡的小公司,小学文化的实控人通过提供虚假的财务报表和购销合同,向民生银行余姚支行、余姚农商银行贷款,后转移资产导致无力偿还贷款,造成两家银行损失千万元。

其实在我的从业经历中,小企业“骗贷”后跑路还真挺普遍,所以才会有很多各位看官在新闻上看到的“清收风暴”,其实不仅是小企业,大企业也有骗贷的情况发生。

之前有一幢轰动业界的辽宁五峰农业“骗贷”案,五峰公司用寄存在其仓库中的国有储备粮食进行质押,向锦州银行、工商银行合计骗取贷款1亿元。

另外,五峰农业竟是锦州银行的股东,案发后还取得了锦州银行的谅解,这操作,恕我没看懂。

据我在私募工作的锦州籍同学说,这家五峰农业曾经可是锦州当地知名企业,他们公司还差点想投五峰农业的pre-IPO轮,当年好多家机构抢着投,幸好没抢上。

当然,最近几年银行的风控也在逐渐增强,在尽调时,基本上都是派有相当丰富经验的员工去尽调。

2.

 / 第二类:内鬼里应外合/ 

在我工作的银行,几年前有这样一桩“内鬼案”,一个支行长因为贷款任务完不成,鼓动当地一个厂长帮忙贷款,然后通过资金划转,改变资金用途,帮厂长去理财,两者利息差不多抵过,支行长和老板算交了个朋友,之后老板找支行长贷款审批也容易。

哦,当然了,现在支行长已经被免职了。

但其实这样的案例并不少,选一起之前轰动银行界的案例来说说。

自2017年开始,凉山商行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郝卫宁,前副行长、贷审会主任陈盛文,薪酬和提名委员会主任杨承斌,风险管理部原主管毛明,小企业贷款中心原风险主管罗万勇先后涉案被查,基本上带走了凉山商行的“半壁江山”。

据媒体报道,西昌当地商人涂建繁,通过向凉山商行小企业贷款中心时任风险主管罗万勇行贿38万余元等方式,编造虚假经营实体、商户等手段,让凉山商行向自己发放了62笔贷款,最终造成该行3.78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

 郝卫宁

据报道,郝卫宁在凉山当地金融圈工作近30年,从银行柜台出纳做起,通过努力最终成为凉山商行副行长、董事长。

去年六月,郝卫宁被正式提起公诉,案由是滥用职权违规发放贷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贷款审批和重大投资决策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

3.

 / 第三类,监守自盗型/ 

我在银行从业的几年时间里,先后见过4名身边的同事被带走“协助调查”,监守自盗这种类型是“偷银行钱”中发生最多的。

对于银行来说,内控中最难的一项其实是“管人”,我一个小透明就合规培训了N次、参与了N次员工的岗前培训,然而,形形色色的银行风险案件还是屡禁不止。

小到利用职务之便盗取客户资料,大到挪用客户资金、违规私售理财产品,就2018年来说,银行员工违规挪用案件频发。

他们大都通过伪造假存单、截留贷款等方式,挪用金额从几十万到数十亿不等;在挪用资金的用途上,有的用于赌博,有的用于买彩票,还有的用于炒股,还有的用于买豪车买奢侈品。

前不久,裁判文书网显示,招商银行郑州二十一世纪支行行长肜建营伙同三人骗取金融票据,涉案金额2亿元,截至案发,仍有3425万元逾期未归还。

他们的具体操作手法这几年在被银行“严打”,具体就是隐瞒不动产已经抵押,再次将不动产另行抵押给银行,并且由自己在银行的人脉关系增大不动产的评估价值,以求多骗点钱。

还有几天前裁判文书网上披露的“工行85后客户经理用空壳公司骗贷近4亿”案件中,那位原被告(原工行客户经理),就是通过伪造贷款资料累计骗取贷款27笔,金额高达3.94亿元人民币,贷款主要资金用于炒股、炒期货、炒贵金属、赌博、买豪车等。

截至投案自首,王爱萍仍有8780万未归还,部分贷款被其用于炒股,而且去年市场行情不好,亏损2000万。

这些都不算奇葩,我曾听过最奇葩的银行相关行业监守自盗案是2016年广州中山曝出的运钞人员监守自盗丑闻。

主角是押运分公司清钞管理中心副主任,他多次以偷拿钥匙偷开钱箱的方式,窃取由押运分公司保管的民生银行中山分行和平安银行中山分行的现金,藏匿在口袋内带走。

并利用银行与押运分公司对账的时间差,私自篡改返纳现金交接表、加钞计划表并盗用公章盖上,先后作案100多次,累计盗窃金额人民币1560万元。

最初,这位原副主任是骑摩托车上班的,2015年突然买了一辆保时捷。2016年2月下旬,平安银行向押运分公司要求返还库存现金,他盗窃行径败露投案。

直到现在我都很好奇一件事,这个偷钱穿的衣服口袋有多大?1500多万偷100多次,每次也得偷10万吧?究竟是多大衣服的口袋能一次装下10万不被发现?

其实从这些案件中,不难发现的是,涉案人员的操作手法虽然奇葩,但其实并不高明,也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然而即便如此,涉案银行的内控制度也没有及时发现这些漏洞。

4.

 / 第四类,狸猫换太子型/ 

在银行,我们贷款时有一种三查制度,即“贷前调查、贷时审查、贷后检查”。

另外,银行业金融机构也应当严格遵守审慎经营规则,包括风险管理、内部控制、资本充足率、资产质量、损失准备金、风险集中、关联交易、资产流动性等。

但有些银行吧,偏偏贷款“三查”形同虚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另外,80%的骗贷案都涉及押品管理严重失效的问题。就像前一段时间,用锌锭冒充银锭狸猫换太子,骗取总额1.6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的案子。

过程其实很简单,就是骗贷方做了调包。

涉案公司拿库存的锌锭当做银锭做质押,银行人员前来仓库检验质押物,他们会要求随机对质押物割角取样去鉴定。

 上图锌锭、下图银锭

银行工作人员去检验质押物时,骗贷公司人员说有“银锭”割角有火星,要银行人员到集装箱外等着就行。

所以银行工作人员没有看到割角的全过程,涉案公司将割下来的锌锭割角,换成银锭割角,交给银行人员,然后银行人员拿到涉案公司提供的银锭割角去鉴定,鉴定结果当然是银,然后放款,受骗,就像“请君入瓮”一样。

而且直到案发,银行都没有察觉自己被骗了,还是在接到警方通知,说该公司可能存在诈骗犯罪后,银行才对当时提供的质押物白银重新鉴定,发现质押物实际上是锌。

还有许多贵金属骗贷案的手法和这个“锌换银”案件如出一辙。

而这背后,其实是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对贷款质押物的检测及价值评估存在重大纰漏,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

最后的问题就是银行的业务开展盲目激进,这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过度追求业务发展规模和速度,不了解自己的客户,为了业绩达标而达标,违规开展业务审批,才让有些人钻了从银行“偷钱”的空子。

5.

 / “甩锅”给内控,到底怎么控?/ 

很多人在发生了“偷银行的钱”这种案件时,第一个想的就是“甩锅”给内控。

银行的内控岗位,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既不需要累死累活地哄客户做营销,又不用应酬喝酒。更多的是坐在办公室里技术与分析,钱多、稳定、对业务、人员还有“生杀大权”。

 广州某银行内控经理的招聘待遇

另外,内控经理属于后台职位,想要进入后台,起码就得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起点高,收入、待遇、工作环境、工作内容自然也不就不能跟柜员、客户经理这样的前台职位比。

但反过来,上至行长,下至客户经理、业务经理,都是银行内控部门的一面镜子,业务经理的工作和内控经理的作为与内控部门的规划与监督密切相关。

银行建立行之有效的内控体系才是降低银行不良率的第一关卡,否则风控岗怎么力挽狂澜,若是像上述案例一样,被自己人坑了,也是徒劳。

事实上,我国商业银行的内部控制制度起步较晚,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对呆滞账的控制。

1990年,我国四大国有银行的坏账占全部贷款的比例超过20%,连同逾期、展期的呆滞贷款总额占贷款总额的比例超过了70%,分析其产生亏损原因,主要是由于商业银行缺乏有效的内部控制制度。

自此,我国商业银行也开始了全面内部控制建设,虽然对降低运营成本以及控制金融风险等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仍然存在着内部控制的思路和方式与金融风险的控制方向相背离,致使内部控制低效的情况。

当然,提高银行内部控制效果只是防范“从银行偷钱”的起点,而非终点。都说银行是我们普通人的保险柜,而银行内控部门就是保险柜大门的守门人,别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打开保险柜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