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装配线日益自动化,企业对机器人与自动化系统维修保养人才的需求有增无减。

布鲁金斯研究所今年发布的数据显示,约25%的美国劳工(相当于3,600万人)未来数十年饭碗可能不保,面临工作遭机器人取代的命运。但彭博商业周刊报导,自动化固然导致一些工作消失,但同时也将创造出许多工作机会,而且新职务比当生产线作业员稳当、有趣、待遇也较高。

报导指出,随着工厂装配线日益自动化,更需要维修保养人员,因此学习如何修理机器人,未来应该不愁没人雇用。这类工作不需要高级工程学或人工智能(AI)相关学历,但仍需要接受一些基本训练。

先进自动化产业协会(A3)表示,去年美国企业总共购入将近28,500具机器人,高于2017年的大约 24,600具。另据法兰克福国际机器协会(IFR)统计,2017年美国工业机器人密度,即机器人数目与劳工人数的比率,大约是每万名劳工设置200具机器人,是中国机器人密度的两倍左右。美国企业为了保持竞争力,势必得持续推动自动化。

古德温学院制造业学程负责人瑟默说:“所有的产业都需才孔急,但需要的是训练有素的人力。”该校今秋将试办机器人与自动化人才训练中心,并于明年初开始正式推出完整学程。不独古德温学院,美国其他许多学府也纷纷投资这类培训计划,辅导蓝领劳工准备迎接自动化时代。

美国知名自行车制造商肯特国际公司(Kent International)执行长卡姆勒表示,工厂自动化不是安装好机器人后再启动开关这么简单。督导机器硕士学位学程的西北大学教授莫菲说:“机器人和自动化系统故障是司空见惯的事。机器人愈是有用,就愈可能持续不辍在运转,这意味一旦发生故障,整条制程产线就有停摆之虞。”

卡姆勒说得更直截了当:“若你想让自己变得真正有价值,学习修理机器人吧。你可能挣得一份真的很丰厚的薪水。”

现年33岁的曼特康表示,三年前,他连工业机器人长什么样都不知,但在接受相关训练后,如今已是密执安州机器人与自动化系统整合公司Inovision的产品工程师。他说:“你可能以为,必须是某个超级天才,才能从事这一行。实际情况完全不是如此。”而且,他说,以美元计的薪资待遇可能超出想象,“若你愿意每周工作60至70个小时,并且出差,可能轻易赚到六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