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天数据显示:通货膨胀已经在今年的前三个月停止增长后,澳联邦储备银行可能年底前开始多达4次的降息举措,首次降息将在5月18号大选前开始!

在2018年下半年GDP增长点巨幅跌落,房产价格的巨幅下降以及全球经济的放缓这些情况的到来,将为RBA在下个月的董事会会议上降息创造了一个舞台,这将会是自2016年以来RBA的首次降息。

图:相关新闻报道

RBA董事会已经在4月2号政策会议上讨论了降息的价值,并且决定要固守不动,等待更多的数据到来。RBA的小心谨慎是由于它意识到降息将是需要比平常降低幅度要大,高涨的家庭债务和下跌的房价意味着小幅度降息将是收效甚微的!

图: 《华尔街日志》的相关报导

RBA的会议纪要表明:RBA已经确认了即低利率经济的影响预期可能要比过去的小,鉴于高的家庭债务的水平和房产市场发生的调整,因此RBA准备大幅降息。即将到来的利率削减将把现金利率从当前历史记录的1.5%的低拉降到远低于1%水准,如果经济条件恶化,利率降低到那样的水平,将会刺激RBA甚至要去讨论潜在的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表。

RBA正面对着这样的现实,即在5月10号,经济预测的评估审查将会包括GDP增长率和通货膨胀预测削减,这些数据将可能对经济前景乐观主义者造成打击。

降息对浮动利率的贷款影响应该是迅速的,因为近月来在零售融资成本方面显著下降,这将会给商业银行把利率削减全面传递给客户的条件。

RBC资本市场的首席经济学家Su-Lin Ong表示,上述的经济条件将促使RBA进一步降低官方利率。RBA设定的2%-3%的通货膨胀目标目前正受到威胁,而自90年代早期以这个通胀目标来一直是利率设定的市场基准,帮助带来30余年没有衰退的澳大利亚经济!

AMP资本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表示:通货膨胀达不到2-3%的目标时间越长,失去通货膨胀目标的可信度的风险就愈大。反过来将会看到低的通货膨胀期盼变成了根深蒂固的。反过来,这个低通货膨胀的期盼让它更加难以回到通货膨胀的目标上来。

RBA对能源部分的投资再度上升保持乐观,并且它自信出口的前景也是上涨的。因此对RBA来说,有一些机会可以安然渡过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的降低,寄希望于就业市场。有迹象显示企业对经济有信心并乐于投入雇佣成本。毕竟,失业率在人口最多的新州保持在70年代可见的相同水平。

如果RBA在5月7号的董事会上宣布降息的话,这将会引起一定的政治争议。鉴于澳大利亚正处于联邦大选中期,为避免不必要的政治影响,从政治角度看这不会是最好的选择。很难知道降息引起的政治影响将会如何左右大选结果。利率的削减将会引发对经济的担忧,将会对莫里森政府不利,而对工党建立支持。同样的,降息可能安抚对于降低房价的恐惧,并且提升消费者的情绪,对联邦政府有利。

澳大利亚的经济远不是在残酷的状态,有这样的争论即所有当前的经济沮丧是建立在暂时的因素,比如象下跌的房价之上的。

当2018年下半年年化GDP增长率放缓接近1%,同时核心的通货膨胀保持在历史低点,这很难让RBA对市场充而不闻。在澳大利亚利率的堤坝要决坝了,一旦决定降息,RBA将会坚定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