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兒馮小剛2018年啞火了,患有馮小剛依賴症的華誼兄弟也迎來上市後最差業績。

 

曾經在電影票房上呼風喚雨的馮小剛大概沒有想到,自己的東陽美拉公司2018年沒有完成與華誼的對賭,要自掏腰包,拿出6800萬業績補償款。

 

華誼兄弟董事長王忠軍也沒有想到,“自己做企業那麼多年……會做到虧損”。華誼兄弟2018年扣非凈利潤同比下降1001.4%,虧損11.8億元,相較於最近5年,業績出現斷崖式下跌。

 

馮小剛和華誼兄弟在2018年迎來至暗時刻,陰陽合同、稅務風波屢次衝擊,馮導的電影《手機2》沒了音訊,華誼兄弟占營收比重80%以上的電影業務疲軟。

 

四年前華誼通過高溢價收購馮小剛公司,試圖深度綁定,此刻也帶來了大額的商譽減值,進一步影響到公司業績。

 

上市的第10個年頭,華誼和兄弟們都必須自省。

 

01

馮小剛“啞火”

 

電影一直是華誼的王牌,馮小剛是王牌中的王牌。2018年王牌“啞火”。

 

5年前,王忠軍提出拉動華誼未來發展的三駕馬車:電影,實景娛樂和遊戲,此後幾乎淡出人們的視野。他將華誼的優質電影業務留給弟弟王忠磊,自己則專註於實景娛樂和藝術愛好。

 

華誼兄弟一向如此,“兄”負責指點江山,“弟”負責縝密執行,兄弟兩人的老友馮小剛則是華誼電影票房的保障。2018年,央視名嘴崔永元手撕《手機2》劇組,關於馮小剛的流言滿天飛,華誼兄弟的電影業務頹勢明顯。

▵  華誼兄弟創始人王忠軍 、王忠磊

年報顯示,2018年華誼兄弟影視娛樂板塊的營業收入同比上升8.39%,但取得收入的前五名作品分別為《前任3:再見前任》《狄仁傑之四大天王》《好久不見》《芳華》《找到你》,有兩部都是2017年末的跨期影片。

 

更尷尬的是,這兩部跨期影片所取得的成績遠好於當期影片。《芳華》在報告期內票房約2.2億元,《前任3》則有16.4億元。單《前任3》一部跨期電影的票房就遠高於《找到你》和《狄仁傑》的票房之和。難怪華誼在年報中直言:部分影片如《狄仁傑之四大天王》《雲南蟲谷》等票房未達預期。

 

往年華誼引以為傲的賀歲檔,2018年僅有一部從中秋檔期調檔而來的《雲南蟲谷》。賀歲檔歷來爭奪激烈,《雲南蟲谷》僅僅攬走1.5億票房。

 

賀歲大腕馮小剛也直接缺席賀歲檔,2018年上半年呼聲很高的作品《手機2》依然沒有音訊。7月,身處漩渦的《手機2》殺青,馮導曾發微博紀念,現在這條微博也消失不見。

▵ 《手機2》劇照

與馮導有關的另一個壞消息是商譽減值。2018年度,華誼兄弟做出了9.73億元的商譽減值準備,其中3億元來自與馮導合辦的公司東陽美拉。

 

2015年華誼兄弟以超出十萬倍溢價買下馮小剛剛成立的空殼公司,深度綁定,並簽訂對賭協議。2016年、2017年,馮小剛的東陽美拉勉強達到業績對賭線。

 

到了2018年,老炮兒“啞火”。數據顯示,東陽美拉2018年僅實現凈利潤6501.5萬元,遠遠不到業績對賭要求的1.3億元。最終大股東馮小剛掏出6821萬元業績補償款。年報透露2019年4月已收到該款項。

 

馮導與王氏兄弟的感情雖好,此前高溢價帶來的後果,華誼也依然要承擔。

 

電影一直以來是華誼的王牌。如今,電影業務盈利狀況堪憂,王忠軍急了。

 

在他看來,電影團隊犯下兩個錯誤,一是項目選擇的精準度不達預期,開發項目能力發揮失常,導致2018年儲備匱乏;二是已有項目的市場定位和市場風險研判不足,導致執行力度不到位。

 

2019年初,面對機構調研時,王忠軍甚至直揭“家醜”:“拍起戲來大手大腳,完成的質量差”“幾個億成本的戲兩句話就拍了”。他同時宣布回歸,2019年將參與公司所有的電影項目,從開發到宣發,對電影業務進行全面管控。

 

在展望2019年電影業務時,王忠軍表現出了極高的期望。

 

從年報來看, 2019年,華誼兄弟計划上映的電影有10部,目前已上映的泰國電影《把哥哥退貨可以嗎?》僅收穫175.2萬票房。下半年暫定上映的則有星爺的《美人魚2》,管虎的《八佰》,孔二狗的《東北往事之二十年》以及《前任3》導演田羽生的新作《偉大的願望》。

 

如今2019年已經快過半,華誼能否在今年打個翻身仗,就看下半年了。

 

02

實景小鎮回款難

 

電影業務疲軟,實景小鎮的業績也並未達到預期。

 

王忠軍表示,“是時間問題”,主要是受到市場環境的影響,導致相關授權收入有所延遲。

 

近年來,華誼的實景娛樂板塊業績一直上升緩慢,2017年營收僅上升0.61%,2018年同比下降42.15%,僅有1.49億元,占公司總營收的比重不到4%。公司對此解釋稱,各項目推進進度存在時間性差異,導致收款進度在各年之間有所差異。

 

回款遙遙無期,首先暴漲的是營業成本。2018年度,公司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方面的成本比2017年暴漲3212%,主要是由於蘇州和長沙兩個電影小鎮的開放,以及多個實景項目接連布局。

 

華誼兄弟進軍實景娛樂領域的夢想生髮已久。公開場合,華誼反覆表示,“要成為中國迪士尼”,但目前看來還只是一個夢。

 

2012年10月,馮小剛電影公社落成,這是華誼的第一個實景娛樂項目。典禮當天,自《1942》拍攝完成後連連婉拒採訪、沉迷畫畫的馮小剛再次露面,為活動站台。2017年,這個坐落于海南的實景娛樂項目營收達到7.9億元,為華誼貢獻凈利潤8284萬元。

 

但在2018年的風暴之中,公司營收僅有2.5億元,營業利潤更是跌至負數,僅貢獻110.5萬元凈利潤。

 

2018年,位於蘇州的華誼兄弟電影世界開業,當期取得收入1.9億元,但實景娛樂項目回款緩慢,前期投入較大,營業利潤暫時虧損1.8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華誼兄弟的實景娛樂項目更側重公司一貫的“輕資產”運營模式。在多個已落地項目中,華誼兄弟僅出“IP”,項目本身的建設則要依賴其他企業和地方政府,公司收取專利、版權、運營等費用。

 

這樣一來,華誼兄弟似乎可以通過較小的出資額,輕鬆翹起二十幾個“實景文娛”項目的龐大構想,但參與度和控制程度成正比,華誼何時能依靠“實景文娛”獲得穩定而相對豐厚的收益,目前依然是未知數。

 

03

“永遠缺錢”

 

與業務面同樣面臨嚴峻考驗的是資金面。

 

2008年,王忠軍曾預言,華誼兄弟作為行業的領先者,將“永遠缺錢”。當時他尚無實質性擔憂,“如果未來一年內IPO能夠成功,資金門檻就過去了”。一年後,華誼兄弟如願登上資本市場,藉助更寬闊的融資渠道不斷生產佳作,資金也如水車輪轉,年年盈利。

 

2018年,影視行業深陷凜冬,華誼兄弟此前大步擴張的後遺症也在此時凸顯,王忠軍“永遠缺錢”的預言開始發威。

 

年報顯示,華誼兄弟陷入籌資難的窘境。2018年,籌資活動現金流入22億元,與2017年同期的42億元相比幾乎腰斬。吸收投資能力變差,王氏兄弟為了自保只能各種路徑尋求“輸血”。

 

雖然2018年公司總體的資產負債率保持在48%,與2017年幾乎持平,但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達到36.5億元,佔到總資產的比例達到19.8%,比上年度增長314.3%。此外,短期借款1.9億元。而其賬上的貨幣資金為26億元,短期償債壓力巨大。

 

為此,王忠軍和王忠磊不得不四處找錢。

 

2018年王忠軍、王忠磊兩兄弟頻繁進行股權質押,當年10月,王忠軍和王忠磊手中的股權質押比例分別達到了91%和97%。隨着華誼兄弟的股價一路下跌,大比例質押背後的爆倉、公司易主風險,不斷縈繞。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9年1月和4月,華誼兄弟有兩筆債券瀕臨到期,前者為22億元的中票。作為輕資產影視公司,華誼兄弟此前在發債上一直顯得非常大膽。

 

焦灼的情緒反映在公告之中。1月末,華誼兄弟連發公告,向五家銀行申請授信,期限均為1年,總金額25億元,同時以公司旗下多家公司股權、不動產等資產提供抵質押擔保。這25億元剛好能夠覆蓋這期中票本息。

 

而4月到期的這筆7億元的債券,則要靠阿里提供的7億元借款償付。

儘管王忠軍與馬雲有老交情,但公司歸公司。華誼兄弟為了這筆來自阿里的借款,與之簽訂合作條約,5年內,華誼集團需要主控並上映10部電影(不包括網絡大電影和羅素項目),在合作期內阿里對此有優先投資權。

 

還債危機暫時渡過,但缺錢的狀況還在持續。4月25日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通過議案,王忠軍自掏腰包,向公司提供2.7億元無息借款。按照他的規劃,2019年華誼兄弟將進行資產處置,逐步剝離和電影、實景關聯較弱的業務與資產,回籠資金、優化債務結構。

 

馬雲曾在年會上調侃,王忠軍可能是中國最懶的CEO。但這次,王中軍應該不想、也不能再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