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了,吃的問題早就不是中國的困擾。

但2019年,它又捲土重來。

這是一場必須打贏的戰爭,不止是國家,還有每一個要吃肉的中國人。

4月23日,它出現在全球重要經濟媒體的顯著位置。此前,幾乎所有人都低估了它的影響。

01

中國「豬」事不順

2018年8月1日,一場來路不明卻勢頭洶洶的非洲豬瘟首次突破中國的邊境防線,據農業農村部通報,遼寧瀋陽被迫撲殺9595頭生豬。

但麻煩沒有因此終止,非洲豬瘟以遠超預期的速度席捲整個中國。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非洲豬瘟一路南下,接連在6個省份拉響警報,被撲殺的生豬多達2.6萬頭。半年後,被撲殺的生豬頭數已經飆升到100萬。

2019年4月19日,海南確認發生非洲豬瘟疫情。至此,中國內地31個省份自治區均被波及,無一倖免。

雖然非洲豬瘟不傳染人,但對豬只的感染致死率幾乎是百分百,全球尚無疫苗可防治,一旦發現,必須撲殺。只要有一頭感染病毒的豬、一點被污染的泔水混進養殖場,就可以帶來滅頂之災。

從1921年在肯雅爆發首例疫情,到今天,至少有62個國家發生過非洲豬瘟。然而,能做到根除的國家僅僅只有13個。消滅非洲豬瘟至少需要5年時間,而俄羅斯花了10年時間也不能將其有效控制住,比利時將其消滅30年後又重新爆發。

對這個全球豬肉第一大生產國和消費國而言,一場漫長而嚴峻的戰鬥才剛剛開始。

02

下半年豬價飆漲

非洲豬瘟以來,豬價一度跌破成本線,但接下來豬價反而要漲了。

就在剛剛過去的3月份,全國豬肉價格同比迎來了連降25個月後的首次轉漲,5.1%!

但是,這僅僅是預備起飛而已。

從4月17日到4月23日,短短一周內,中國農業農村部連開兩場發佈會,明確釋放了同一個信號——

官方預判,下半年豬肉價格將飆漲,同比漲幅可能超過70%,創歷史新高!

到了2019年第四季度,豬肉價格會達到2016年以來的歷史高點。

而豬價飆漲的背後,恰恰是「形勢十分嚴峻」的疫情。

豬瘟對中國生豬產業的衝擊,用官方的原話來說,「是非常嚴重的」。

一季度中國的豬肉產量1463萬噸,同比下降了5.2%,供給量明顯收縮。

在中國養豬市場上,有三分之二的比例是來自小型農場。他們難以承擔控制疫情所需的成本,只能在風險到來之前加速退出。

農戶的恐慌性拋售,疊加豬瘟肆虐,這種暴力去產能的方式導致了生豬供應斷崖式下滑。

農林農村部數據顯示,生豬和能繁母豬存欄數已連續三個月同比下降超10%,3月份能繁母豬存欄同比下降21%,創下10年來最大降幅。

(紅線為能繁母豬庫存同比,藍線為生豬庫存同比)

一邊是緊缺的供應,一邊卻是龐大且增長迅速的市場需求。

在中國,14億人口一年要消費8829.6萬噸肉類,佔了全球肉類消費的26.8%,位居世界第一。其中,有六成是豬肉產品,共計5500萬噸。

金十數據做了一個有趣的動畫,如果將2018年各國消費的肉一噸噸地疊起來,加拿大一年能堆出一個巴黎鐵塔的高度,印度這樣的人口大國還疊不出一個廣州塔,而中國的消費量已經驚人地聳入雲端,到達飛機所處的對流層,世界一流。可見中國人物質生活之充裕。

現在內供不夠,進口來湊?你可千萬別小瞧中國人的挑嘴程度。光大證券的研究數據表示,進口豬肉僅佔中國年消費量的3%。以前不愛吃進口豬,現在是就算你想進口,別人也沒那麼多的肉——全球可供中國調劑的貿易量總計或也僅佔中國年消費量的7%,難以彌補豬肉供給缺口。

如此一來,豬肉價格暴力拉升。

在接下來的這一年裡,你要麼就得買越來越貴的豬肉,要麼就得換一種肉吃,但豬肉還會帶動其他肉類一起漲。

總之,為了吃上肉,你將掏出更多的錢。

但是,更超出多數人想像的是,豬肉價格大漲背後還有兩大信號不容忽視,國內政經格局都會被其牽動。

03

第一,通脹擔憂抬頭,社會預期突然轉變。

豬肉要大漲價,人們對通脹的擔憂突然就上來了,畢竟豬在CPI籃子的權重達到2.5%。

中國人有多少年沒經歷過惡性通脹了?

多數80後、90後都是沒有印象的,因為最遲的一次已經可以追溯到1994年,當時中國全面放開商品限制,CPI一度飆至21.7%。不過,自10年前打開四萬億的潘多拉魔盒,中國貨幣一直處於超髮狀態,其實每個人都身處通脹之中,不止房價漲,物價也在跟漲。

現在,經濟承壓,中央又下定決心不走大水漫灌的老路了,情況會發生什麼逆轉?

在2019年的前兩個月,中國經濟已經在通縮的邊緣徘徊。生產者價格(PPI)環比跌入負增長,同比在0的邊緣線上試探。

現在,一季度經濟數據公布後,形勢好轉,社會情緒突然樂觀。

其中,3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CPI)指數同比從1.5%躍升到2.3%,升幅為一年來最大,僅豬肉價格一項就推動CPI上漲0.12個百分點。

中金分析師梁紅在研究中預計,2019年全年生豬價格可能都面臨上漲壓力,漲幅或達到30%-60%,可能直接推高CPI 50-90個基點。

當豬價在飛漲時,CPI籃子里的另一個大頭油價也在起飛了。

沙特、俄羅斯要減產保利潤;美國要制裁伊朗,打擊它的石油出口;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已經頹了……供給量的收縮支撐了油價一路上漲,布油已經突破70美元的大關。

如果豬油共振,對中國的通脹壓力會很快顯現。不過,油價要在高位撐住也難。現在全球經濟轉弱,需求量不樂觀,再加上美油增產,進一步打壓油價。

通脹前景若隱若現,但中國經濟要企穩還需進一步刺激,政策會不會陷入兩難困境呢?

當然,大家最關心的是,貨幣寬鬆之路還會走多遠。

4月中旬以來,政治局會議、中央財經委會議、以及兩次央行深夜闢謠「降息」、「定向降准」的操作,都在釋放一個越來越清晰的政策信號——貨幣政策出現邊際收緊。

中金分析師梁紅認為,中國央行不會僅僅因為食品價格短期波動而改變政策取向,但是持續廣泛的通脹壓力將對貨幣政策放鬆構成一定的制約。

不過,彭博對經濟學家所做調查顯示,中國經濟2019年料將在通縮邊緣徘徊,生產者價格(PPI)可能會在下半年出現萎縮。

此時,不該只盯着央行政策,既然已經說好了 「堅決不搞大水漫灌」,我們不妨也將目光轉向財政支出調整的節奏。

中國的政策工具箱,豐富得很。

04

第二,全球「豬」共振,中國因素又一次在改變全球的遊戲規則。

4月23日早上,中國非洲豬瘟出現在FT、NYT網站的顯著位置上。

全球主流媒體開始發現, 必須要認真評估這場史無前例的豬瘟對全球產業的衝擊波了。

據英國《金融時報》,荷蘭合作銀行的分析師預估,非洲豬瘟可能造成中國生豬存欄量收縮近三分之一,數量可達1.3億頭。

「這是一件大事。中國擁有世界上一半的生豬,但卻要損失30%。」

她甚至預測,中國攻克非洲豬瘟的漫長過程可能要持續10年以上的時間。

而疫情還在進一步蔓延。

據新華社引述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的研究結果,傳入中國的非洲豬瘟病毒屬基因Ⅱ型,與格魯吉亞、俄羅斯、波蘭公布的毒株全基因組序列同源性為99.95%左右。這波起源於格魯吉亞、擴散至東歐及俄羅斯的疫情,現在不止傳入了中國,連同中國周邊的蒙古、越南都發現了感染案例。

中國的豬肉大缺口,正在重塑全球的肉類供應市場。

歐洲領先的豬肉加工商丹麥皇冠集團CEO雅伊•瓦勒對FT表示:

「這是一起改變市場格局的事件。我們才剛剛開始看到非洲豬瘟的真正衝擊。」

從2月份春節以來,丹麥皇冠對中國的冷凍肉發貨量已經翻番。以前,中國只從這裡進口豬蹄、豬耳朵、豬內臟這些在外國便宜到沒人要的東西,現在,只要是豬,中國就要。

在巴西,世界最大的肉類加工商JBS的股價今年已經漲了50%,依然還是中國因素。中國正從巴西進口的豬肉正在「快速增長」,同時牛肉和雞肉也在上升。不止是豬了,中國人還需要更多的蛋白質。

就連貿易戰打得火熱的美國,也開始向中國出口豬肉了。去年,中國將美豬的關稅提高到65%,導致後來中國國內幾乎再無進口美豬。但是近兩個月來,中國開始加大對美豬的採購量,現在總量已經超過127000噸。在之後的貿易談判中,取消對美豬的關稅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中國在全世界搶肉,對那些同樣依賴肉類進口的亞洲或拉丁美洲國家來說,算噩耗一個。肉類供應短缺,價格必然要被推高,而且還不一定買得到。這是前所未有的貿易轉變。

中國買盤的超強潛力抬升了全球的豬肉價格。

從3月以來,芝加哥豬肉期貨一度漲近60%,3月無骨火腿(boneless hams)零售價格也達到每磅4.31美元,為2015年3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中國豬紊亂,全球豬共振,大國又要讓世界顫抖了。

只是這一次,中國是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