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分析师、大券商、顶级审计机构……一个烂公司能够撒成弥天大谎,一定是整个链条都烂透了。该亮剑了,向这些腐蚀我们信任底线的蛀虫!

 

七年前,一个叫中能兴业的做空机构,走到康美面前,说:“你造假,你说谎。——你的土地证是假的,资产是假的……甚至收入和利润都是假的。”

康美这个真绿茶,在蒙受了“不白之冤”后,它想了两天两夜,说:“嘤嘤嘤,我没说谎,我没造假,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对了,当年中能兴业还抓住过一个风头正盛的家伙,叫乐视网。

不过遗憾的是,2013年,中能兴业这个机构神秘地消失在了市场中,连雪球里的帖子也都只停留在6年前。

6年后,康美药业终于结束了多年的马拉松裸泳,一丝不挂地上岸了。

和当年质疑它造假一样,有人问:

一万元人民币是180克,300亿现金,折合成纸币就是540吨。

就算是540吨纸币,烧也得烧个一天一夜,现在一个神操作,它就蒸发了,这帮人到底是怎么把这540吨人民币造没了的?

这一切都得从康美上市之初说起。

我们先提一个问题,要包装一家公司上市并且在市场上多飞一会儿,需要几方面的努力?

保荐&承销:向证监会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把股票卖出去;

审计:向证监会拍着胸脯保证报表没问题,每年都能维持下去;

律所:保荐机构和审计都说你没问题,我就出具个法律意见书吧;

研究机构:大家既然都说你没问题,那我就给你连吹做多。

那么康美飞了这么久,到底是谁帮它?

1.

 / 金牌分析师的力挺 / 

2012年12月,《证券市场周刊》联合中能兴业发表了一份研报《康美谎言》。

主要质疑康美药业在土地购买和项目建设上涉嫌造假,至少虚增18.47亿元资产,几乎是其2002年到2010年,这9年净利润的总和。

直指康美高成长背后,很可能是由造假、融资、再造假、再融资所支撑的谎言。

这时候,申银万国(申万宏源前身)医药首席分析师罗䴖站出来了。

罗䴖

先科普一下罗䴖有多牛!2005-2010年的新财富医药榜中,除了07年是第二名以外,剩下的年份全都是第一名,是当年医药板块当之无愧的“一姐”。

屡次推荐康美的罗䴖针对《康美谎言》,迅速组织公司和投资者开沟通会,然后公开指责中能兴业利益驱动、动机不纯。

她发表一封内部信——《这个市场怎么了?我们还是专业的研究和投资机构吗?》

内容大概就是:

一家没有证券咨询资质的公司,写了一份报告,再联合了媒体,竟牵动了我们所有专业机构的神经,让我们全部围着他们写的东西转,这正常吗?

然后罗䴖在几天后发布的最新康美药业的研报中,对康美药业仍是“买入”评级。

罗䴖更是在研报中称:

投资康美实际是在投资整个中药材产业,投资其以溯源和质量为核心的全产业链盈利模式,而其背后的市场是全中国人的“大健康”。

然后进行了长达数轮的“拉锯战”:

一姐一吆喝,招商证券、国信证券、光大证券等纷纷站队一姐,持续看好。

甚至写出了“全中药产业链一体化效应逐步显现”、“增长亮点颇多”、“现金流强劲”等溢美之词。

看这架势,你相信谁?换作是我也相信券商一姐啊。

但是雪球中一位曾经实地走访过康美的分析师,当时就提出了质疑:

整个调研期间给我的感觉是十分不对劲。首先,股东大会没有投资者交流环节,整个会议就是走过场。

除了许冬瑾,管理层和底下员工所表现出来的言行举止,完全不像是一家200多亿市值,并立志成为国内中药饮片行业龙头的企业所应该具备的素质。

最让我感到失望的是申银万国,申万的江湖地位毋庸赘言,罗老师更是我此前最尊重的卖方分析师,但这次她的拙劣表演势必严重影响申万整体的声誉。

不过不知道为何,罗䴖在《康美谎言》之后不久就离开了研究一线,现在她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健康行业投资公司的名录上。

2.

 / 多名优秀会计师 

 组成的审计队伍 / 

上市19年来,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均为康美药业的审计方。

自有收费记录的2002年年报以来,正中珠江共向康美药业收取审计费用3235万元,平均每年年审费用为190万元。

2018年的审计费用为500万元,是正中珠江所有项目中收费最高的。

你可能会有疑问,不是审计连续几年就要换一次吗?但其实并无硬性规定需要换所,只需要换签字会计师就行。

在所有康美的年报中,杨文蔚签字12次,何国铨签字11次(均未连续5年签字),吉争雄5次,张静璃5次,熊永忠、刘火旺、刘清各1次。

在299亿会计差错被调整的康美2017年财报中,签字会计师为杨文蔚、张静璃。

中注协资料显示,杨文蔚出生于1970年,为正中珠江的出资人之一,所内职务为“副主任”。

曾为证监会第17届发审委委员候选人(也就是那届让大家闻风丧胆的大发审委,不过最终并未入选);张静璃出生于1965年,目前担任正中珠江的项目经理。

都是90年代就拿到CPA证书从业多年的老审计。

还有11次签字的何国铨,是2013年的全国会计领军人才、2014年得中国注册会计师行业“青年五四奖章”,也是明星注会。

另外,追溯到康美上市时,两位签字会计师为杨文蔚与吉争雄,这个吉争雄可就更厉害了。

2009年,他以正中珠江合伙人的身份成为证监会首届创业板发审委专职委员,也是广东证券辖区第一个专职发审委员。

2010年,创业板发审委进行换届,吉争雄获得连任资格,继续出任第二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2016年,吉争雄获财政部“全国先进会计工作者”称号,真的是审计界跺跺脚都能地震的“大佬”。

但是这么优秀的审计队伍,仍然没有发现康美药业财务报表的问题,自2012年以来,康美药业财务状况开始受到投资者、媒体、第三方机构的不断质疑。

但正中珠江仅对2018年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其他年份均给予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另外在正中珠江审计的91家上市公司中,多家公司曾被证监会处罚。

其中既包括全通教育这样多次被证监会点名的“老油条”,也有*ST赫美、*ST猛狮这样的奇葩公司。

而且正中珠江收费的情况基本是:公司问题越大,收费越高,例如康美、*ST赫美等,收费均在前五名之内。

图片来源:第一财经

在康美暴雷后,已经有多家公司选择和正中珠江解约。

3.

 / 广发证券:

 十余年绑定,深情似兄弟 / 

2001年,康美上市之初,其业务是以西药(仿制药)为主,并无现在的中药生意,也不是所谓的中药龙头。

上市后,康美五年内的股价表现都比较平淡,甚至由上市首日的开盘价40元/股一路下跌至2005年最低的7.73元/股。

这一年发生了三件事:

1.康美药业的业绩数据在这一年里像打了鸡血一样突飞猛进。

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率由2005年的5.7%跃升至41.22%,并在之后一度领先同行企业。

2.广发证券因为借壳上市被查。

主要是广发证券员工持股的深圳吉富成为上市主要障碍,必须将其所持广发12.55%股权转让。同是广东老乡的普宁市信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出现了。

这家公司的实控人正是康美药业副董事长、马兴田的老婆许冬瑾,她以2元/股的低价受让吉富6200万股,持有广发证券3.1%股份。

广发的一季报显示显示,2019年3月底,信宏实业仍持有广发1.91%的股份,位居第7大流通股东。

在解决了广发证券的燃眉之急后,二者之间的联系越发紧密。

一年后,广发想成立个基金公司,康美参股,然后还参与了几家上市公司额定增和IPO,有人统计,康美靠着广发旗下基金子公司这些年参投,赚了15亿元。

3.康美药业的筹资活动开始异常频繁。

康美药业在2006年筹资10.06亿元,并在随后12年的时间里保持着年均47亿元的筹资水平(2005年前仅为0.47亿)。

筹到钱以后,康美摇身一变,成了医药板块的白马股,康美之恋也开拍了,康美公子的豪车也开上了。

有人统计,康美药业上市以来募集资金为256.78亿元,这些融资的承销商无一例外都是广发证券,而广发证券因此也获得了不菲的保荐承销费。

广发也同样从康美身上赚到了一笔巨款。总之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侬我侬的过了十余年。

4.

 / 一边做慈善,一边行贿,

 丝毫不理会“财务造假举报” / 

其实除了《康美谎言》的揭露以外,一名叫刘志清的男子从2014年开始,就坚持向证监会举报康美药业。

他称康美药业存在多项违法违规行为,诸如虚假陈述、购买土地时涉嫌财务造假十多亿元、广发证券包庇康美药业财务造假。

不过,并没有人理他。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称,起诉人有权向证监会举报,但申请证监会去查处该上市公司并无依据。

因此对于刘志清的起诉,该法院并未立案。此后,刘志清不服一审裁定,再次向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法院继续驳回,维持一审。

康美药业也不为这些举报所动,因为有人说,除了医药业,这些年董事长马兴田夫妻俩最热衷两件事,一是琢磨着“行贿”,二是琢磨着“做慈善”,其余的都是浮云。

有人说,康美是“行贿出来的帝国”。

比如2000年,为寻求上市,694万元行贿证监会某处长;2004年至2011年,行贿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

尽管受贿者多已锒铛入狱,但行贿者仍然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康美药业一度成为“千亿中药帝国”,更是投资者口中的“神仙白马股”。

在行贿背后,这些年夫妻俩还热衷公益事业,如出资1亿成立基金会保护家乡母亲河,或是捐资1500万元兴建小学。

也就是一边真行贿一边假慈悲。一时间,康美药业俨然成了金光闪闪的明星企业。

但实际上,康美高速发展的背后,是不能明说的灰暗。

终于在两天前,证监会通报康美药业案财务造假坐实,正中珠江也被立案调查。

据说,一个谎言需要编造十个谎言去圆,而这十个谎言又需要几十上百个谎言去圆。

康美上市之后编造了多少谎言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现在越编越多,越编越乱,直到一堆专业人士谁都编不下去了,谎言终于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