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贷款已经处于有史以来最便宜的水平,如果联盟党胜选利再次引发对房地产市场的兴趣,而且储行下周二实施市场广泛预期的降息措施,那么抵押贷款成本将进一步下降。

摩根大通(JPMorgan)的首席经济学家阿尔德(Sally Auld)发表了对储行政策路线的最温和预测:截至2020年中期,央行将削减四次利率,至0.5%,十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已经触及创纪录低点1.48%。   

专家预计,在周二储行降息0.25%至1.25%之后,主要银行会传递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减息,金融市场预计减息几率高达86%。

“它们应该传递减息。”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的投资组合经理库鲁兰吉(Jason Kururangi)说,“我想他们的经营许可证在过去几年里可能都受到了质疑。”

库鲁兰吉表示,经济学家预测储行将进行两次减息,如果商业银行敢在第一次减息时私吞,将承受负面“眼光”。

根据RateCity的研究主管廷达尔(Sally Tindall)的说法,贷款机构已经在过去两个月里开始削减固定利率。目前有16.2%的房贷客户选择固定利率,Loans.com.au的三年期最低固定利率为3.48%。

而浮动利率最低的是Mortgage House提供的3.29%,比2016年的上一个低点3.35%还要低。

“不言而喻,疲软的国内经济背景使得澳联储极易受到全球失望的影响,”奥尔德说。

银行“无处可藏”

廷达尔回忆说,储行上一次减息是在2016年8月,在前行长史蒂文斯(Glenn Stevens)的领导下,而商业银行只传递了25点中的12点减息。

抵押贷款经纪人金斯利(Ben Kingsley)同意银行没有借口克扣减息。“如果银行不传递减息,它们将无处可藏,根本找不到任何论据。”他说。

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银行业分析师威尔斯(Richard Wiles)对商业银行全额减息的想法比较冷淡:如果主要银行打算保持利润率,就只能传递10至15个基点的减息,大约一半。他说:“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在较低利率的环境中,利润率会受到挤压。”

事实上,银行未必会齐心协力,库鲁兰吉指出,去年澳洲国民银行(NAB)就脱离了同行,拒绝提高抵押贷款利率以弥补更高的离岸融资成本。

“融资条件正在缓和”

三个月的银行票据掉期利率是浮动利率抵押贷款定价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为1.43%,在过去几天内大幅下跌。

美林银行(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Tony Morriss)表示:“融资条件正在缓和,因此我认为这将使银行更容易传递减息。市场条件会争取它们传递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的话。”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经济学家表示,货币宽松政策是在审慎监管机构上周宣布放宽贷款限制措施之后提出的,这样任何降息的影响都会被放大。

如果他们的目标是保护利润,银行也可以通过关注存款人而不是借款人来抵制降低利率。

在线抵押贷款经纪集团Loan Dolphin的创始人门迪思(Ranin Mendis)看到所有大银行都在使用他的平台,他表示6月份的会议将是自皇家委员会以来对银行可信度的第一次重要考验。

“这是自皇家委员会以来银行证明自己可以被信任并传递减息的第一个机会。我认为,只要有一家银行带头,其他人都会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