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新各种记录的2019年澳洲200富豪榜证明:房地产仍然是创造财富的主要手段,但科技人员积累财富的速度却是最快的。

澳洲200富豪榜诞生后过了16年,才第一次有科技领域的富豪上榜。那是在1998年,OzEmail的创始人霍华德(Sean Howard)独自一人遨游在房地产巨头和媒体巨头的海洋中。

但是,今天科技已成为澳洲财富创造的源泉。今年的富豪榜上包括了创纪录的14位科技企业家,最厉害的是Atlassian的联合创始人法屈哈尔(Scott Farquhar)和加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领导,他们首次跻身前十名,财富总值炒股90亿元,此前他们的公司股价在纳斯达克翻了一倍。

纸板大王普拉特(Anthony Pratt)连续第三年获得第一名,估计拥有155.7亿元的财富,相比去年的129亿元有所上升,高于第二名的“铁娘子”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的138.1亿元。第三名是公寓大亨崔古柏夫(Harry Triguboff),在房市放缓的背景下,他的财富反而从127.7亿元提升至135.4亿元。总部位于香港的华裔房地产开发商许荣茂(Hui Wing Mau)排在第四位(90.9亿元),其次就是法屈哈尔和加农-布鲁克斯。

新上榜者来自各行各业

今年的名单包括创纪录的91位亿万富翁。在200名上榜者中,近三分之二是白手起家的富一代。而房地产仍然是创造财富的主要工具,创造了63位富豪,其次是零售、资源业、投资和金融服务。但是,第六大类科技人员却是最容易暴富的。

全球物流软件供应商WiseTech的创始人怀特(Richard White)在2016年上榜后,以33亿元的财富飙升了24个名次,今年排在第20位。

“先买后付”工具Afterpay的创始人莫尔纳(Nick Molnar)和艾森(Anthony Eisen);健身应用程序Sweat背后的艾特辛恩(Kayla Itsines)和皮尔斯(Tobi Pearce);数字资产市场Envato的克丽丝与锡安··塔伊德夫妇(Collis and Cyan Ta’eed);以及创造了医学影像革命的Pro Medicus背后的霍尔(Anthony Hall),都是首次上榜。

Atlassian的法屈哈尔和加农-布鲁克斯2013年才首次亮相,而且勉强排在第190位和第191位。但他们的团队协作软件现已被全球13.8万个机构使用。

科技使人暴富的规律也体现在Greensill Capital背后的格林希尔兄弟(Greensill)身上,尽管他们在富豪榜上的官方分类是金融服务。该公司提供供更好的供应链数据并提供更具吸引力的融资利率算法,快速获得了近百万客户的青睐,估值数十亿元。

科技还催生了几位蓝天富豪,如无人驾驶汽车初创企业Zoox的联合创始人肯特利·克雷(Tim Kentley-Klay)和奢侈房地产经纪公司Compass的创始人艾龙(Ori Allon)。他们的估值在最近一轮风险投资中大幅增加。

上榜门槛为4.72亿元。今年榜单的财富估值按照4月第一周的情况计算。但自那之后,有些富豪更有钱了:在5月份获得日本软银公司投资后,格林希尔兄弟的估值增加了一倍。同时,鉴于近期公司股价的反弹,Atlassian创始人本来可以排在第二和第三位。

2019年富豪榜的一个变化是包含了家族,这就产生了五个亿万富翁家族:Westfield联合创始人桑德斯(John Saunders)的女儿们,BGC Construction的巴克里奇家族(Buckeridges),Barro混凝土王国,Casella葡萄酒家族,以及南澳的Shahins家族。这些企业的创始人虽然已经去世,但富豪榜的制作团队决定,只要他们的后代仍然拥有这些生意并参与其中,他们的财富就大到不容忽视。

今年的富豪榜上有26位女性,比去年的19位有所增加,尽管当中只有几位是新企业家:包括健身达人艾特辛恩,数据市场建设者锡安·塔伊德。大多数人都曾经上榜,而另一些人,例如Supercheap Auto的罗伊(Hazel Rowe),则是因为与丈夫一起创业而获得迟来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