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的一名医生被控在一名年轻妈妈清醒时给她做整容手术。

Christiana Pietropaoli(克里斯蒂安娜•皮艾特罗泡利)表示,在Mark Attalla(马克·阿塔拉)医生给她做吸脂手术时,她能明显感受到手术切口的疼痛,她疼得晕了过去。在这个手术过程中,一根皮下注射针的末端断了,留在了她的右乳房里,但直到手术结束的6个月后她才发现了这件事。

Pietropaoli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已经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控告Attalla医生。Attalla医生在Templestowe(坦普雷斯托)经营着一家名叫Chelsea Cosmetics的医美整形诊所。

33岁的Pietropaoli女士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声称Attalla医生是一名全科医生,他没有足够的资格给她做整容手术。

她声称,2017年1月,当她在与Attalla医生讨论抽脂的好处时,她特别问他是否是专门的整形医生。她声称Attalla医生说他是一位有十年经验的整形专家。

她表示,Attalla医生建议对她的腹部、腰间、手臂和大腿做抽脂手术,并承诺她将在24小时内恢复。

在2017年3月的一次手术中,她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因为Attalla医生没有使用合格的麻醉师,而是自己进行麻醉。

她声称后来他建议她做再做一次的乳房手术,在那次手术中,Attalla医生还是自己做麻醉。

Pietropaoli女士声称自己在手术过程中一直都是清醒的,她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几个月后,她震惊地发现自己的乳房中还有部分针头。

她表示,Attalla医生没有告诉她针头断了。她遭受的伤害有:精神反应和休克、睡眠障碍、没有知觉及身体某些部位感觉异常、焦虑状况的恶化(预先存在的)等。

随着医美手术中心的兴起,去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麻醉师学院(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College of anaesthetic)发布了一份安全信息,警告病人要检查给他们做手术的医生是否真的有资格对他们实施麻醉。

据估计,澳大利亚人现在每年在整容医美手术上花费10亿澳元。

Attalla医生还没有提出辩护。记者联系了他,但他拒绝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