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大战对越南经济是好的,但对台商却是一把剑,一刀两刃。」现在来的都是急单,要不要接单就是一个困难的抉择。「一旦接了就要扩厂、增加人力,但这订单会持续多久,没人知道,若明天没有二五%关税了,已经扩厂的台商怎么办?」

现在整个越南的工业,缺的不是订单,是土地与劳工。

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要制造业移出中国,越南成为东协的首选,却掀起越南全国工业区从北到南的抢地、抢人潮。「现在整个越南的工业,缺的不是订单,是土地与劳工。」一位越南台商这么说。

南越新工业区交通不便,厂商踌躇

「这两年平阳土地涨得太离谱。」新日木业董事长霍沛权感受最深,南越平阳省工业区的土地,去年一平方公尺约七十至八十美元,目前则已超过一一○美元,一年地价上涨五七%,很多人吓到买不下手。

从事平阳工业区土地中介的肯信集团副总简俊贤说,平阳省已被抢到没地了,他以他们所代销的平阳宝翠工业区为例,现在只剩最后一块四公顷的地,开价一二○美元/平方公尺,「四年前,这区也不过才卖四、五十美元,三年已涨了三倍。」

为了发展全国经济,简俊贤说,越南政府有计划把工业推进比南越平阳更内地、较穷的平福省,现在申请平阳省工业区的执照都会被搁置,但若是申请落脚平福省,则很快就能拿到执照。不过,因多数工厂都是做外销,平福省距离最近的胡志明市卡莱港码头约一百公里,在南越没有高速公路又易塞车的情况下,运输要花上四、五个小时,已成为厂商考虑的大问题。

「现在平福省还在整地阶段的土地,一平方公尺开价五十美元,但因离码头太远,观望者众,但以现在的抢地热潮,再观望下去土地就没了。」简俊贤说。

买不到地的厂商,只好租厂房。但南越工业区的租金已经被中商炒到「一日三市」,很多中小企业前来找出租厂房,生产线马上就可以移过来,所以中资以抢租为主,「租金从过去两美元/平方公尺,今年已开到五美元,三.五美元已是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