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2018年1月26日,一則ins上的視頻消息讓“何巧女”這個名字享譽了全世界!

消息的發布者是美國熱門脫口秀節目《艾倫秀》,視頻中顯示一個叫做何巧紅的中國女人捐出了15億美金(摺合人民幣96億)拯救瀕危動物。

要知道,這是有史以來數額最大的,針對野生動物保護的個人慈善項目捐獻。

除此以外,這次捐贈也耗費了何巧女身家財富總額的三分之一!也是因此,何巧女被冠上了“中國女首善”的榮譽。

舞謝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但誰又能想到這個曾經載滿榮譽的“女首善”如今卻成為了法院的“被執行人”呢?

根據全國法院執行信息平台公布信息顯示,東方園林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唐凱夫婦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案號(2019)京03執652號,立案時間為5月15日,執行金額達3.36億元。

按照律師的解讀,成為被執行人,意味着債務未履行還款義務或者是涉及刑事案件,按照上市公司的披露標準,顯示欠錢未還的可能更大。

而在去年的胡潤百富榜上,何巧女還位列於第139位,坐擁220億財富。

從女首善到“被執行人”,何巧女究竟經歷了什麼?

1966年何巧女出生於浙江武義的一個條件並不是很好的家庭里。

何巧女在家中排行老二,剩下還有三個兄弟姐妹。對於這個七口之家來說,收入卻全都仰仗父親一人種地,因此從小何巧女就吃不飽飯。

後來直到父親開始做花卉生意後,一家人的生活條件才有所改變。

1984年,何巧女以高分考上了北京林業大學。或是受到了父親做花卉生意的影響,何巧女最終選擇了與花卉相關的園林專業。

畢業後,何巧女被順利的分進了杭州的植物園工作。在當時來說,這份工作絕對稱得上是一個“鐵飯碗”。

但有理想、有抱負的何巧女並未滿足於這份簡單的工作,因此幹了沒多久後何巧女便辭職了。

辭職後,何巧女便一直幫着父親做花卉生意。

1990年,北京舉辦亞運會,何巧女與父親帶着自家的盆景坐火車到北京去參加展覽會。

當時,展覽會上有很多外國的友人。而憑藉何巧女優秀的英語能力,他家的盆景也成為了那次展會的銷售黑馬。

也是因為這次嘗試,讓父女二人看到了北京市場的廣闊性。於是,何巧女便決定留在北京,發展北京的市場。

1992年何巧女在北京成立了東方園林藝術公司,並開啟了獨立創業的道路。

何巧女最擅長的就是談判和銷售能力。公司成立後,在一個好友的幫助下何巧女得知了北京當時的第一高樓“京廣中心”需要很多盆景裝飾,而何巧女最擅長的就是談判和銷售能力。

於是,沒多久後何巧女就憑藉著自己的專業知識和溝通能力拿下了一份京廣中心10多萬的訂單,賺到了第一桶金。

但是,何巧女的創業卻並未因此順風順水。

1993年,何巧女高薪聘請了一位經理,但誰知沒多久後此人就攜款跑了。

而俗話說禍不單行,也是自此開始,何巧女開啟了“倒霉”模式,投資什麼就虧什麼。

幾次連續的投資虧損後,就連公司的合伙人居然都不辭而別跑掉了。

1994年,欠了一屁股債的何巧女無奈之下只好找到了窪里鄉鄉政府,希望他們能給自己的花卉基地租金打個欠條。

看何巧女態度十分誠懇,鄉政府領導不僅同意了她的申請,還給她介紹了一個別墅綠化的項目。

眼看終於轉運了的何巧女全身心的投入了這個項目,費勁了心思。最終該項目完成後也一鳴驚人,成為了一個活生生的案例。

也是因此,接二連三的用戶相繼找上門來了。

自那之後,公司不僅從死亡線上被拉了回來,甚至還壟斷了整個行業,幾乎全北京外銷樓盤的園林都被何巧女承包了!

在何巧女的帶領下,到了2000年的時候,東方園林這家公司的產值已經過億了。

也就是在這時,何巧女聽說了股市即將推出創業板的消息。為了趕上這趟“資本早班車”何巧女很快就定下了一份3年上市的計劃。

為了執行這份上市計劃,何巧女開啟了公司的擴張之路。先後成立了12家分公司,員工人數也達到了700多人。

但何巧女萬萬沒想到的是股市的遇冷直接導致了創業板的“擱淺”,而之前的極速擴張也為公司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為此,何巧女不得不“瘦身”求生,撤銷了12家公司並裁掉了500多人。

加之,那幾年地產景觀一直都不景氣,公司也是艱難維生。

2005年何巧女將公司的業務轉型到了市政景觀領域,和很多國企公司搶起了“飯碗”。

最終,憑藉蘇州金雞湖酒店的國賓館項目的獨特設計,何巧女再次在該領域一炮而紅。

隨後相繼接下了北京T3航站樓、北京通運河文化廣場、北京奧林匹克景觀大道等多個市政項目。

憑藉這些優秀的項目,東方園林於2009年11月27日登陸了深圳中小板,發行價58.6元,開盤當天就漲到了116.5元。

公司上市後何巧女十分的精通資本走向,更是ppt演講的“大神”,一度將“心繫地球”作為人生理想。

就這樣,東方園林被股民喂成了股價上的“巨人”。

2010年8月20日,東方園林還在盤中價漲到了歷史最高的229元,成為了當時的A股股王。

東方園林也成為繼貴州茅台、中國船舶、山東黃金、神州泰岳之後,第五支A股200元股,被並成為A股200元五虎。

而股市的優異表現也讓何巧女的身家水漲船高。2010年,何巧女、唐凱夫婦以113億元的身價首次進入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排名第54位。

上市後的何巧女便投身進入了慈善行業,並於2012年成立了北京巧女基金會。

2016年,在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發布的《2015中國捐贈百傑榜》中,何巧女因承諾捐贈個人持有的7630萬股東方園林公司股票,總價值29.27億元,位居榜單第一!

這個捐款額度也是何巧女的浙江老鄉馬雲捐款額的12倍多,因此何巧女也被媒體冠以了為“中國女首善”之稱。

但令人唏噓的是,也從2012年開始,東方園林的股價開始直線下跌,從最高的229元跌到了如今的6元左右,跌幅超過了95%!

實際上早在從2012年開始,就有基金對東方園林的預期產生分歧意見。

因為通常園林建築行業招標後毛利率約30% ,延期的應收款將行成大量壞賬或減值,而東方園林大量二三線城市的BT項目,佔據其大量借貸融資資金。

而在專業人士看來,這種高風險的擴張有違行業常識,應該是為了助推高額股價,高位解禁套現。

而也就是在那一年,東方園林公司管理層除何巧女外全部減倉。

但即便如此,何巧女的巧舌還是“哄”來了一片股民,大量的股民依舊相信東方園林是另一隻茅台,還有望再創神話。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實際上,自東方園林上市後就受到了傳統市政園林在發展上的局限,市場表現一直不佳,股市也是一路下跌。

2014年也是東方園林業績開始明顯下滑的一年。

2014年東方園林年報顯示,東方園林全年實現營業收入46.80億元,同比下降5.91%,利潤6.48億,同比下降27.14%。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何巧女也一直都在探索如何轉型升級。

2015年,乘着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元年,東方園林也開啟了全面轉型的一年。

何巧女的轉型成果顯而易見,2015年開始,東方園林不僅不斷中標的PPP訂單,還利用在PPP方面的優勢,與多省市地方政府簽署了PPP項目協議並迅速落地。

因此2016年,東方園林的業績出現了爆髮式增長,凈利潤增幅高達115%,並收購了中山環保、上海立源等水處理公司。

2017年,更是營業收入達到了152.26億元,較轉型前的2012年增長高達287%;當年凈利潤21.78億元,較2012年增長217%。

而到了2018年,股市也從2015年時最低的7元漲到了22元!

但在正如前面所說的,這些華麗的數據背後,都埋藏着一顆隨時會爆炸的地雷!

因為幾乎所有的PPP項目都需要墊資施工,而且資金回款也很慢,只要現金流出問題了,那麼公司就廢了。

但怕什麼就來什麼,就在東方園林在PPP項目中不斷擴張之時,財政部開始對地方政府進行一系列的去槓桿措施,限制地方政府PPP的項目支出。

而財政部等這種政策對於高負債奔跑的東方園林來說,簡直是致命打擊!

很快,東方園林等股價也再次遭受腰斬,從22元回到了個位數。

無奈之下,何巧女只能另擇他法,通過發行公司債等方式來解除當時的危機。於是,2018年5月東方園林發行了10億元公司債,募集資金用於部分兌付即將到期的8億元超短期融資券和補充流動資金。

但想法是好的,大眾卻並不買賬,最終只募得了5000萬元的款項。

也是因此,此次發債被稱為史上最冷發債!

但面對此情此景但何巧女仍舊並未灰心,而是一心繼續給股民們畫大餅!

“等我把千鎮萬村打造好了以後相當於什麼?相當於10個瑞士。我們打造的花海,超過世界上所有的花海;我們打造的田園,一定要超過歐洲最美的田園;我們打造的度假農場,會超過美國所有的農場總和;我們修復最多的世界文化遺產小鎮。”何巧女說道。

面對何巧女此番講話也有不少被套牢的股民直言:“你說話的樣子像極了賈躍亭”!

東方園林的募資雖然只募得了目標的一半,但根據公司公告,最終東方園林還是兌付了到期的債券。

此次成功兌付,令市場一度以為東方園林已渡過難關。

但彼時,卻又傳出了裁員、欠薪、停工、抽貸等事件,東方園林也再一次被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隨後更是因為多次的“債務”違約讓東方園林和何巧女成為了市場焦點。

而在這些風波過後何巧女的慈善事業也遭到了很多人的質疑,其中就包括15億美元對野生動物保護組織的捐款。

對此,南都記者曾向北京巧女公益基金會諮詢了這筆捐款的到賬情況時,北京巧女公益基金會曾回應說:

“希望公眾能理清“承諾捐贈”和“捐贈”之間的區別,這是完全的兩回事,承諾捐贈有一個非常科學的規劃,我們基金會也正在策劃當中。何總(何巧女)在會上說得很清楚了,捐資承諾在7年時間之內,按照我們這邊科學的規劃和計劃,分批次地逐年兌付。“

但反觀如今的東方園林,和被列為“被執行人”的何巧女來說,這筆捐款的規劃估計得滯後了吧?甚至捐不捐都還要畫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總之,從女首善到如今的法院“被執行人”,不得不說在何巧女的身上充滿了傳奇而神秘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