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升级,澳元可能再次跌破50美分。

这将使海外假期比现在更加昂贵,而澳洲经济可能在近三十年来首次陷入衰退。

包括汽油在内的进口商品也将变得更加昂贵,从而引发高通胀的回归。 

2008年12月,在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澳元汇率跌至历史最低点48美分。不到两年后,自1983年12月货币浮动以来,它首次与美元持平。

中国对用于制造钢铁的煤炭和铁矿石的强劲需求帮助澳元与美元平价。

在自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期间,它还使澳洲经济摆脱了衰退。

但本周,美国总统与澳洲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导致澳元自2009年3月以来首次暴跌至67美分以下。

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创始人诺斯(Martin North)表示,与全球金融危机不同,中国此次不太可能挽救澳元汇率。

他告诉澳洲《每日邮报》:“在我看来,毫无疑问,下行风险比上行风险更大。”

澳洲官方利率也处于1%的历史最低水平,使全球货币交易商购买澳元的理由更少了。

他说:“我们处于未知领域——官方利率从来没有这么低过。这意味着我们刺激经济的能力比以前更低。”

诺斯表示,美中贸易战可能会损害中国对澳洲铁矿石的需求,而巴西和马来西亚也扩大了对这种商品的开采。这可能导致澳元下跌,并在较长时间内保持低位——与全球金融危机不同。

他表示,“澳元兑美元汇率的关键在于出口会发生何种变化。目前,我不像许多人那么积极。”

十年前,中国购买澳洲原材料是为了建设主要的交通基础设施和高层建筑项目。

但这次中国更注重出口制成品。“如果他们不卖给美国,他们要卖给谁?那就是问题,”他说,“如果中国没有顾客,他们就不会需要这么多东西了。”

这反过来将进一步减少对澳洲铁矿石的需求,导致澳元跌至接近历史低点,跌破50美分。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你可以看到它跌破50美分。”诺斯说,“如果不出口,那么经济中的价值创造从何而来?”

澳元走软也意味着进口成本更加高昂。

虽然1.6%的通货膨胀率远低于储行2%至3%的目标,但汽油和外国消费品价格的上涨可能会带动物价上涨。

“汽油价格将一飞冲天。”诺斯说,“现在的通货膨胀非常低,不代表它能一直持续。”

诺斯表示,由于消费者支出疲软,中国对澳洲铁矿石的需求减弱,如果澳洲政府把预算盈余摆在基建支出之前,经济可能会陷入衰退——这将是自1991年以来的第一次。

在美国对剩余价值3千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新的10%关税之后,周一和周二的金融市场受到震荡,导致澳洲股市在两天内损失了83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