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的貿易戰升級,澳元可能再次跌破50美分。

這將使海外假期比現在更加昂貴,而澳洲經濟可能在近三十年來首次陷入衰退。

包括汽油在內的進口商品也將變得更加昂貴,從而引發高通脹的回歸。 

2008年12月,在全球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候,澳元匯率跌至歷史最低點48美分。不到兩年後,自1983年12月貨幣浮動以來,它首次與美元持平。

中國對用於製造鋼鐵的煤炭和鐵礦石的強勁需求幫助澳元與美元平價。

在自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全球經濟衰退期間,它還使澳洲經濟擺脫了衰退。

但本周,美國總統與澳洲最大貿易夥伴中國之間的貿易戰導致澳元自2009年3月以來首次暴跌至67美分以下。

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創始人諾斯(Martin North)表示,與全球金融危機不同,中國此次不太可能挽救澳元匯率。

他告訴澳洲《每日郵報》:“在我看來,毫無疑問,下行風險比上行風險更大。”

澳洲官方利率也處於1%的歷史最低水平,使全球貨幣交易商購買澳元的理由更少了。

他說:“我們處於未知領域——官方利率從來沒有這麼低過。這意味着我們刺激經濟的能力比以前更低。”

諾斯表示,美中貿易戰可能會損害中國對澳洲鐵礦石的需求,而巴西和馬來西亞也擴大了對這種商品的開採。這可能導致澳元下跌,並在較長時間內保持低位——與全球金融危機不同。

他表示,“澳元兌美元匯率的關鍵在於出口會發生何種變化。目前,我不像許多人那麼積極。”

十年前,中國購買澳洲原材料是為了建設主要的交通基礎設施和高層建築項目。

但這次中國更注重出口製成品。“如果他們不賣給美國,他們要賣給誰?那就是問題,”他說,“如果中國沒有顧客,他們就不會需要這麼多東西了。”

這反過來將進一步減少對澳洲鐵礦石的需求,導致澳元跌至接近歷史低點,跌破50美分。

“在最糟糕的情況下,你可以看到它跌破50美分。”諾斯說,“如果不出口,那麼經濟中的價值創造從何而來?”

澳元走軟也意味着進口成本更加高昂。

雖然1.6%的通貨膨脹率遠低於儲行2%至3%的目標,但汽油和外國消費品價格的上漲可能會帶動物價上漲。

“汽油價格將一飛衝天。”諾斯說,“現在的通貨膨脹非常低,不代表它能一直持續。”

諾斯表示,由於消費者支出疲軟,中國對澳洲鐵礦石的需求減弱,如果澳洲政府把預算盈餘擺在基建支出之前,經濟可能會陷入衰退——這將是自1991年以來的第一次。

在美國對剩餘價值3千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新的10%關稅之後,周一和周二的金融市場受到震蕩,導致澳洲股市在兩天內損失了830億元。

 

 

  

更多  她在澳洲大學“卧底”5周,憤怒指責大學:“你們對中國留學生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