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报告,在中国减少对澳洲出口需求的最坏情况下,澳洲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可能降低50%。

这家全球投资银行着眼于对澳洲最大出口的需求:铁矿石、煤炭、液化天然气、教育和旅游出口,这些出口占澳洲对华出口的75%左右。在中国改变需求的最坏情况下,澳洲的经济增长将被抹去1.3%。 

这一评估谨慎地指出,到目前为止“现实情况是,澳洲在很大程度上避开了迄今为止的中美贸易战交火[以及]事实上,澳洲主要出口商已成为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的净受益者”。

它还指出,在所有贸易需求方面,中国如果与澳洲进行谈判,也不会占上风。

高盛澳洲首席经济学家博克(Andrew Boak)表示,基本情况是,对华贸易将继续带来持续的“巨大的正收入冲击”,这将支持澳洲的公共财政,并增加到2020年提前实行拟议减税的前景。

然而,当贸易紧张局势开始适度加剧,例如中国退出或改变教育和旅游等领域的需求时,事情就难看了。

“在贸易争端中,中国可能在有其他可行供应商存在的领域,在调整对澳洲商品/服务的进口需求方面发挥具有最大的杠杆作用。”

“澳洲的一些出口产品——如旅游、教育、动力煤、海鲜、葡萄酒和牛肉——更容易受到中国需求回落的风险,而不是煤炭和铁矿石等出口产品。”

“相对风险可能是,中国可以轻易地遭到澳洲商品/服务的替代品,以及中国对特定澳洲商品/服务的需求比重发生变化。”

例如,他指出,美国可能是提供英语教育的一个有吸引力的替代地点,还有相当多的替代性区域旅游目的地。

“相比之下,中国对澳洲铁矿石、冶金煤和液化天然气的需求可能会因为与这些市场结构紧张相关的一系列原因而变得没有弹性。”

总而言之,在贸易紧张局势温和上升的情况下,澳洲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可能会减少50基点,主要是因为对华出口的动力煤、教育和旅游业下滑。

而在高盛的第二个假设中,贸易紧张局势的显著加剧将导致澳洲经济增长率下降130基点——另外假设对华铁矿石、液化天然气和冶金煤出口下降。

“如此大的逆风将破坏我们对2020-21年GDP增长的预期,并可能导致澳元大幅贬值和澳洲政策制定者的大幅反应。”

澳储行(RBA)6月份指出,一旦考虑到所有直接和间接的联系和政策反应,中国GDP增长每下降5个基点,就会导致对澳洲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下降1个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