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報告,在中國減少對澳洲出口需求的最壞情況下,澳洲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可能降低50%。

這家全球投資銀行着眼於對澳洲最大出口的需求:鐵礦石、煤炭、液化天然氣、教育和旅遊出口,這些出口佔澳洲對華出口的75%左右。在中國改變需求的最壞情況下,澳洲的經濟增長將被抹去1.3%。 

這一評估謹慎地指出,到目前為止“現實情況是,澳洲在很大程度上避開了迄今為止的中美貿易戰交火[以及]事實上,澳洲主要出口商已成為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升級的凈受益者”。

它還指出,在所有貿易需求方面,中國如果與澳洲進行談判,也不會佔上風。

高盛澳洲首席經濟學家博克(Andrew Boak)表示,基本情況是,對華貿易將繼續帶來持續的“巨大的正收入衝擊”,這將支持澳洲的公共財政,並增加到2020年提前實行擬議減稅的前景。

然而,當貿易緊張局勢開始適度加劇,例如中國退出或改變教育和旅遊等領域的需求時,事情就難看了。

“在貿易爭端中,中國可能在有其他可行供應商存在的領域,在調整對澳洲商品/服務的進口需求方面發揮具有最大的槓桿作用。”

“澳洲的一些出口產品——如旅遊、教育、動力煤、海鮮、葡萄酒和牛肉——更容易受到中國需求回落的風險,而不是煤炭和鐵礦石等出口產品。”

“相對風險可能是,中國可以輕易地遭到澳洲商品/服務的替代品,以及中國對特定澳洲商品/服務的需求比重發生變化。”

例如,他指出,美國可能是提供英語教育的一個有吸引力的替代地點,還有相當多的替代性區域旅遊目的地。

“相比之下,中國對澳洲鐵礦石、冶金煤和液化天然氣的需求可能會因為與這些市場結構緊張相關的一系列原因而變得沒有彈性。”

總而言之,在貿易緊張局勢溫和上升的情況下,澳洲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可能會減少50基點,主要是因為對華出口的動力煤、教育和旅遊業下滑。

而在高盛的第二個假設中,貿易緊張局勢的顯著加劇將導致澳洲經濟增長率下降130基點——另外假設對華鐵礦石、液化天然氣和冶金煤出口下降。

“如此大的逆風將破壞我們對2020-21年GDP增長的預期,並可能導致澳元大幅貶值和澳洲政策制定者的大幅反應。”

澳儲行(RBA)6月份指出,一旦考慮到所有直接和間接的聯繫和政策反應,中國GDP增長每下降5個基點,就會導致對澳洲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下降1個基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