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ydney and Melbourne home values appear to have been moving sideways since the middle of Februar

尽管澳洲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已经结束,但有初步迹象显示,自2017年末以来,房价明显下降的趋势正在缓和。

根据CoreLogic的数据,自2017年9月初以来,悉尼的房价已经下跌了4%。在墨尔本,房价的繁荣延续到了12月,之后房价下跌了1%。在5个最大的州府城市,房价比2017年10月的峰值低1.6%。

这是一种良性修正。关键的是,作为需求和供应的最佳实时追踪指标,拍卖清盘率依然保持坚挺,尽管低于一年前的水平。

今年2月,全国平均清盘率为65%,而2017年2月为74%。重要的是,这仍远高于50%的门槛,50%通常意味着房市陷入与2011年和2012年一样的市场疲软。

Crucially, auction clearance rates have remained firm, albeit below levels witnessed a year ago.

短期内可能有新的顺风吹来。首先,监管机构将取消目前10%的投资性房贷年增幅上限。其次,在激进上调只付息贷款的利率后,银行现在又开始削减利率了。

最后,我预计,银行之间的价格竞争会更加激烈,一方面监管部门营造了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使得地方银行可以从大银行那里抢走市场份额,另一方面,证券化贷款量创下2007年以来最佳水平,帮助重新振作的非银行贷款机构为客户提供更多选择。

CoreLogic的每日房价指数为这一假设提供了支持。自2月中旬以来,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似乎波动很小。经历了多年的下跌后,珀斯的房市从去年9月开始趋于稳定。最健康的两个房市显然是阿德莱德和布里斯班,过去半年中,这两个城市的业主享受到了资本收益。

So long as the 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 does not aggressively raise rates, the outlook for housing has a "goldilocks" ...

只要澳储行(RBA)不大幅加息,住宅市场的前景就会给人以“金发女孩时期”(即温和适中)的感觉,房产估值(以及价格收入比)会有一个有序的修正。在这方面,一个好消息就是,由于经济徘徊在趋势水平,工资增长疲软,通胀率仍低于历史平均水平,所以储行的货币政策仍保持“鸽派”。

但是,美国的情况就不同了,所有证据都表明,美国的经济处于过热状态。该国的失业率已下降至17年低位4.1%。美国的领取失业救济金人数创下自1969年以来最低纪录,薪资水平和通胀数据也开始持续意外走高。所以,没错,那些认为利率将长期保持较低水平的人是错的。

 

(本文摘译自《澳洲金融评论报》  Christopher Joye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