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那些传统的墨尔本可负担城区现在也慢慢变得无法负担了,低收入人群要在这些地方租房也变得越来越难。

虽然公寓建设市场非常繁荣,但与10年前相比,可负担的一居室和两居室公寓却变得更少了。

这些是无家可归者理事会(Council to Homeless Persons,CHP)的分析发现,这一发现被放在了维州卫生与社会服务部的最新一份租赁报告中。

CHP发现,现在的大墨尔本中,只有10个当地政府区域的一居室公寓能够让领取Centrelink福利的人负担得起。10年前,这一数字是20个。

而很多负担不起房租的地方是曾经房租较低的地方,包括Knox、Brimbank和Yarra Ranges。

在2007年12月,在大Geelong地区搜索房子的话,可以找到74套一居室单元房。

如果一个领取Centrelink福利的单亲家长想在大Dandenong地区找一套家庭房,2007年他可以找到124套两居室租赁房,但是在2017年,这一数字降到了30套。

Heathmont居民Laura表示,她只能在父母的帮助下才能租得起房。”我是一个单亲妈妈,我还有一个残疾孩子,我想试着回到职场。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摆脱这种情况,我在公屋等候名单上等了10年了,可能还会有另一个10年。“

墨尔本大学研究院Matthew Palm说:”澳洲面临的问题来自人口、工资和经济。大家的寿命更长了,所以那些本应该开始给年轻人居住的房屋都还没有腾出来。从经济上来讲,很多投资者将资金涌入了这个市场,想要得到一些收益。还有工资也没有跟上住房成本的增加。“

Palm称,政府需要促进低端房地产市场住房的建设。

Union Community Housing的Sarah Toohey表示,过去20年,政府没有修建足够多的公屋。

”公屋的数量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减少,我们现在的社会保障房比例还不到澳洲总体房市的5%。“

无家可归者理事会呼吁维州政府快速推进其备受争议的公屋更新计划。在这个计划中,老化的公屋建筑将被拆除,替代以更高、密度更高的建筑物,其中有公屋和私人住宅。

有人对这个计划提出了担忧,称该计划将使维州的公屋土地出售给私人开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