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某些地区的房子原本还比较便宜,但现在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即便是这样房子他们也高攀不起了。

虽然公寓建设渐入佳境,但与十年前相比,可负担的一居室及两居室公寓还是相对较少。

这是无家可归者协会(Council to Homeless Persons,以下简称CHP)对维州卫生及民政部(Victoria’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最新发布的房屋租金报告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果。

CHP发现在大墨尔本地区,Centrelink福利领取者能租得起一居室公寓的政府区一共有10个,而十年前则是20个。

曾经租金较低的政府区,如Knox、Brimbank及Yarra Ranges,如今也租不起了。

在2007年12月,如果有人想在Greater Geelong租房,将有74间一居室公寓供他选择,而十年后的今天,他的选择范围只剩三个了。

2007年,如果某位领取Centrelink福利的单亲家长想在Greater Dandenong租房,共有124间两居室公寓供其选择,但到了2017年,能租得起的公寓也只剩30间了。

Heathmont居民Laura在接受澳洲广播公司(ABC Radio)墨尔本地区记者Jon Faine采访时表示,她必须依靠父母的接济才能租得起房子。“我是个单亲妈妈,孩子又有残疾,我得开始找工作了。我没办法摆脱现在的困境,我等公租房已经等了十年了,估计还要再等十年。”

Matthew Palm博士现任墨尔本大学建筑规划学院研究员,他表示:“澳大利亚现在面临的种种问题,其根源均在于人口、工资以及财政。”

“人们寿命更长了,所以那些本该留给年轻家庭的住房现在还腾不出来。而且,工资增长水平也远远跟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

他表示,政府需要大力促进低端市场的住房建设。

工会社区住房协会(Union Community Housing)的Sarah Toohey也表示,在过去20年,政府修建的公租房远远不够。

她说:“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每年都会修建社会性住房,这已经成为惯例了。但到了90年代,情况就变了。现在,社会性住房占全国住宅市场的份额还不到5%。”

CHP呼吁维州政府加快公租房更新计划(Public Housing Renewal Program),这一计划自问世以来一直饱受争议。

按照该计划,老旧住房将被拆除,取而代之的将是楼层更高、密度更大的开发项目,包含公共及私人住房。

这样一来,许多用于修建公租房的国有土地将被出售给私人开发商,以换取10%的公租房储备,因此这一计划也引发了重重担忧。去年,Ashburton一处类似项目就遭到社区居民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