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的Nivea Lally每天都要花费两小时通勤43公里,在悉尼的Kellyville和Pyrmont之间往返。为了给未来存钱,她愿意付出这个代价来住在家里,以便省下租金。

她不是一个人,根据比较网站finder.com.au的新研究,年龄在25到29岁之间的澳洲人中有超过五分之一仍住在父母家。对20到24岁之间的澳洲人,这个数据增加了一倍。

这项调查覆盖了全国各地各个年龄段的2000多人,发现孩子们应该开始支付食宿费的平均年龄为19岁。

“这似乎是全澳的共识。这是孩子们上大学的年龄,是他们开始第一份兼职第一次赚钱的年龄,也是他们开始踏入成年的年龄。”Finder的Graham Cooke说。

但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跟孩子收食宿费的。五分之一的澳洲人认为无论他们的孩子多大、财务状况如何,都不用跟他们付租金。

Kelly女士说她父母希望能够照顾到她能经济独立为止,因为“租房子的钱是死钱”。

“我之所以忍受每天早上和下午两个小时的通勤,就是为了住在家里的便利。”她说,“如果我父母让我付食宿费,我会付的,而且我也完全明白这在未来对我会有什么益处。”

新南威尔士大学城市未来研究员Edgar Liu认为金钱是多代同堂家庭这么做的最常见的原因,并在2012年就此写了一篇文章。

而且因为悉尼有25%的人口处在这种境况中,这个城市总是在澳洲各地此现象的出现比例中名利前茅。 “为了给年幼的孩子和年长的老人(第二常见原因)提供更好的照顾,许多家庭还积极主动地选择了这种居住安排。”Liu博士说。

Liu博士的研究发现,一个母亲有首付但收入不稳定,而她的女儿则在大学里有份稳定的工作,能够申请贷款,于是两人就一起买房了。在其他情况下,父母会把孩子的食宿费存起来,给孩子当首付。

新州租客联盟负责保护与研究工作的职员Leo Patterson Ross说,悉尼购买和租用住房的高价格也让孩子们住在家里的时间长于一般情况。

“我已经在两所不同大学的课堂上说过,而且课堂上没有一个人在私人市场上租房的,”他说,“由于私人住房租金和房屋所有权变得更贵了,我们发现中年人和专业人士仍然住在共享住宅里,而且是唯一能负担得起的群体。结果就是他们把学生挤出去了。”

虽然这对那些能够帮孩子们存钱的家庭来说是有道理的,但Ross先生担心这会导致住房可负担性的恶化,以及减少那些不那么富裕的人拥有房子的可能性。 “这引起了那些无法放弃租金的家庭的问题。”他说。

Cooke先生说虽然孩子和家长对何时开始支付食宿费意见不一,但有件事是肯定的:孩子们经济独立的时间不会比他们的父母早。

“由于目前的房价和租金太高了,财务状况并不像婴儿潮那一代的那么健康,”他说,“这迫使人们继续和父母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