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Domain网站报道,Jake Seers一直都希望能在Ballarat买一套房,这名24岁的农民表示,这座新兴的城市是让他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的最佳地点。

Seers说:”我一直都想要离农场近一点,Ballarat距离市区大概30分钟的车程,现在这里发展的很快。“

虽然Seers已经为第一套房攒下了2万元的首付,但他还是担心上涨的房价会让他被挤出房市之外。

”为了攒下这笔首付,我花了很长时间。我希望能买一套更多用于投资的房子,而不是仅仅让我住5年。“

过去一年,维州政府宣布,对在维州次发达地区购买新建房的首置业者实施双倍补贴的优惠政策。而Seers正是利用了这一政策的2440名首置业者之一。

去年7月,这笔首置业者补助增长到了2万元。2017年至2018年,受到该政策的激励,1408人在维州次发达地区修建了新房,此前一年的这一数字为1032人。

而2017年进一步的印花税减免政策也促进了维州次发达地区的首置业者数量,其中7915人没有支付印花税,274人的印花税有所减少。此前一年,共有3581人的印花税减半。

GJ Gardner Homes Ballarat总监Rob McMaster表示,过去一年有越来越多的墨尔本和海外的首置业者来到Ballarat。”这里有很多价格不错的土地,总的说来,大家可以以比墨尔本低得多的价格买下一套很棒的房子。“

但是Grattan Institute执行长John Daley表示,虽然这些优惠计划促使一些人搬到了次发达地区,但不足以对墨尔本的人口问题和住房可负担性产生影响。

“因为这些政策而搬到次发达地区的人还是非常少的。墨尔本人口每年增长12.7万,这项政策让1400名首置业者到维州次发达地区买房。”

Daley指出,首置业者补助其实对买家没什么用,因为长期看来,他们要支付更多的钱。

自从实施补助金和印花税减免政策以来,维州次发达地区中心城市的入门级房产价格已经猛增。根据Domain集团数据,Geelong和Ballarat的房价年增长率都达到了两位数。

Shepparton和Warrnambool的房价原本有所降低,但是到2018年6月的一年内,这两座城市的房价中位值分别上涨了5.7%和4.4%。

Wodonga的房价也出现了迅猛的增长。入门级和总体的房价中位值都增长超过了8%。

Wodonga Real Estate的Tom Sanderson表示,房价之所以上涨,首置业者的活跃是原因之一,但其实投资者也关注到了这个地区。

”大家从城市里来到这里,包括墨尔本、悉尼和堪培拉。买家会利用市场稳定、空置率低以及租金收益高等优势。“

虽然次发达地区中心城市的房价还在增长,但Domain集团数据科学家Nicola Powell表示,这些地方的房价中位值已经达到顶峰。

”但是你可以看看入门级房价,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况了。入门级房价还在以很快的速度增长,而且我认为下一个季度的增长率还会更高。“

Daley表示,补助金通常会在短期内让价格猛增,然后在增长6到12个月之后,价格的增长将回到正常水平。

Daley认为,如果要为首置业者买房带来更大影响,墨尔本和维州需要在有公共交通基础设施的地区修建更多中等密度的住宅。

”每年要修建2万到2.5万套住宅,这是我们大概需要的强度。额外的1400套住房还不足以满足需求。”

财长Tim Pallas表示,首置业者补助金鼓励年轻人留在次发达地区,而不是搬到墨尔本来建造自己的第一套房。

对Seers来说,额外的2万元就是这个意思。“你开始意识到你已经收获了很多人苦苦挣扎还无法收获的东西,这种感觉是很棒的,拥有一套房子是让人非常自豪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