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总理Scott Morrison任职澳洲房地产议会(Property Council of Australia)六年时间里的某一天,他走出位于悉尼Bligh St的办公室,然后买了一个秤。他不是要称量自己的体重,而是要称量一下联邦,州和领地议会里重复繁杂的规划法律文书有多重:它们重达28公斤。

总理以前的雇主,现在是亚太地产联合会首席执行官的Peter Verwer,认为Scott Morrison这个主意非常了不起,因为不久后,大家就开始围绕这些法案进行讨论。 “Scott展示了他强大的说服力和沟通方式,这是一种独特的能力。通过称一下这些沉重不堪的规划法案,使得人们重新把目光聚焦到它们上面。这一堆重达28公斤的文件,引发了可以造福广大社区,富有成效的大讨论。”

在他任职地产议会期间,他还领导了抵制由John Hewson提议的对建筑行业不利的GST改革。

所以毫无疑问,总理Scott Morrison是地产人的总理。

总理的密友Adrian Harrington,他曾经在地产议会的同事,现在是地产基金公司Folkstone的基金管理总裁。

在担任财长期间,Morrison用创新的债券模式,为国家住房金融和投资集团(National Housing Finance and Investment Corporation,NHFIC)带来了10亿澳币的资金,注入到可负担性住房的建设上面。

他亲手挑选了地产集团Australand的前首席执行官Brendan Crotty和Lendlease的Kylie Rampa和Harrington进入集团的董事会,这些选择表明,新总理和地产圈的交集依然紧密。

他对过去两年银行监管机构APRA限贷政策的看法很清楚地表明,在调整房价上,他希望用手术刀而不是大铁锤。

地产议会现任首席执行官Ken Morrison表示,总理在过去的做法一直表明,当人们对过热的投资市场感到恐惧时,他总会有灵巧的管理方式。

新总理的内阁包括重新引入一些有专业技能的部长,其中就包括Michaelia Cash,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的内阁中,有11名女性。同时,保留了新建的都市基建和人口部,Alan Tudge将是这个部门的部长。这样的举动表明,新总理希望地产和建筑行业在他的任期内得到全面的管理。

就像房间里面的大象一样显而易见,新总理对房地产的观点和态度。很明显,限制使用投资房的负扣税和取消资本增值税的折扣,和Scott Morrison不会沾边。

不到一个月前的评论反映了他的观点。“想象Bill Shorten拿着大锯子,对房产市场虎视眈眈,想把负扣税扔出门外的做法,是非常危险的。”

现在,新总理或许又需要他的秤,来衡量去赢的哪些选民的支持。

因为对于受益于负扣税的其中一部分人来说,他们已经有在考虑愿意减少一些负扣税带来的好处,来平衡天平的另外一端:那些想踏入房市却还未能如愿以偿的人。这些愿意修改负扣税的人,本来不少就是工党的支持者,所以从政治上来讲,新总理去谋求他们的支持或许是不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