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的記憶只有一天,甚至只有7個小時。

大前天還在報怨房租上漲,隔天變成了聲討滴滴,接着就換成了砍死龍哥是不是為民除害,再然後一個小姐姐因為一句話就火了,好多人衝去了成都……

我們在網絡的焦躁中,似乎已慢慢的迷失了……

你們有沒有和我一樣的感覺?

四年前的6月下旬,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打響“第一槍”,率先取消執行3年之久的樓市限購政策。

四年後的8月24日,呼和浩特公告稱,全面停止房地產去庫存調控措施,成為這一輪房地產調控中首個喊出“停止去庫存”的城市。

四天後的8月28日,長春市政府率先取消了貨幣化安置購房獎勵政策,鼓勵有條件的棚改項目新建一定數量的回遷安置住房。

 

 

有評論指出,停止房地產去庫存,現在看來還只是一地一城的個別行動,但未嘗不是整個樓市巨輪全面轉向的信號。

01

本輪調控中首例“停止去庫存”

今年以來,全國樓市調控聲勢尤其浩大,上半年全國各地出台近200次的房地產調控舉措,查漏補缺嚴堵各類炒房。

但4月數據顯示,雖然一線城市商品住宅價格同比回落,二三線城市同比漲幅也有所收窄,熱點城市房價仍持續上漲。

5月9日與10日,住建部就房地產市場調控問題相繼約談了西安、海口、三亞、長春、哈爾濱、昆明、大連、貴陽、徐州、佛山、成都、太原等12個城市。在住建部約談之後不久,樓市調控又迎來一波小高峰,各地紛紛加碼調控。

8月7日,住建部在遼寧瀋陽召開部分城市房地產工作座談會時表示,各地要加快制定實施住房發展規劃,抓緊調整住房和用地供應結構,大力發展住房租賃市場,支持合理住房消費,堅決遏制投機炒房。同時要嚴格督查,對工作不力、市場波動大、未能實現調控目標的地方堅決問責。

隨後各地的調控舉措更加頻繁出台,包括成都、杭州、南京、貴州、長春等地均推出治理樓市亂象的專項整治行動,將投機炒房和虛假房地產廣告列為嚴打對象。

不過在這一眾出台調控及市場整治行動的城市中,均未提及“停止去庫存”,呼和浩特也是這一輪調控中首個提出“全面停止房地產去庫存調控措施”的城市。

 

02

“棚改貨幣化退出”呼聲早已有之

近年來,棚改貨幣化安置的大潮下,三四線城市房價也水漲船高。

在因城施策的政策下,2017年房地產去庫存的政策重點是三四線城市,不少三四線城市房價出現大幅度上漲,受此影響,刺激了這些城市的土地市場繁榮,2017年三四線城市的土地出讓面積增加了兩倍多。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所房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尹中立6月底曾撰文表示,2014年前後房地產市場持續低迷,棚改的實物安置改為貨幣化安置可以起到刺激市場需求的作用。但房地產市場的特點決定了房地產去庫存政策只能是短期的權宜之計,不宜長期使用。從當前的形勢看,部分城市的房價漲幅過大,房地產去庫存政策的負面影響開始顯現,包括棚改貨幣化在內的房地產去庫存政策應該逐步退出。

上周,人民銀行武漢分行行長王玉玲在《中國金融》撰文稱,建議適當壓縮棚改計劃任務,逐年減輕或取消對地方政府棚改任務的考核,取消棚改與“去庫存”相掛鈎政策,因地制宜推進棚改貨幣化安置,將以貨幣安置為主轉為以實物安置為主、貨幣安置為輔。

在上月底的報告中,恆大研究院分析師任澤平、夏磊也撰文指出,,棚改貨幣化安置是在三四線成交冷清、庫存高企的背景下提出,肩負三四線去庫存的歷史重任。當前,三四線去庫存基本完成、房價上漲壓力增大,棚改貨幣化繼續大力度推行已不合時宜,棚改貨幣化安置即將完成去庫存的歷史使命。

事實上,當前百城庫存規模已經跌回到2012年3月的水平,三四線存銷比更是創下近9年新低。幾乎所有城市都不再存在高庫存問題,部分一二線城市甚至還面臨庫存緊張的局面。結束房地產去庫存,顯然是順理成章之舉。

如今終於有城市打響了第一槍,下一個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