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机构Barefoot Investor警告称,澳洲房地产市场已经“深陷困境”并处于崩溃边缘。

明星财务顾问帕普(Scott Pape)声称,2019年澳洲人正在经历“货币疯狂”。

他表示,央行将利率降至1.25%的历史最低水平,降低抵押贷款的难度,以及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帮助人们购买首套房的新政策是一种灾难。

这是因为它们会让更多原本无法负担的人背上抵押贷款,这意味着他们更有可能违约。

帕普的警告恰逢澳洲遭受房价下跌、工资停滞以及美中贸易战,即将出现经济衰退。

而且他并非唯一一个危言耸听的人,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澳洲正面临全面崩溃。

上个月,爱尔兰财务顾问霍布斯(Eddie Hobbs)表示,澳洲的房地产危机与2007年摧毁爱尔兰的危机十分相似。从1990年代开始,得益于信贷宽松和外国投资,爱尔兰房地产市场蓬勃发展。但在2007年,由于众多业主违约,泡沫破灭,房价暴跌62%。

全球金融危机导致2009年爱尔兰经济陷入萧条,失业率飙升至16%以上。

霍布斯在Irish Examiner上撰文指出,现在澳洲房地产市场和爱尔兰房地产市场之间存在相似之处。

他表示,Endeavour Equity Strategy最近的研究发现,至少有40%的澳洲抵押贷款是非优质贷款或次贷,这意味着它们存在风险,因为房主可能还不起钱。

他还指出,34%的抵押贷款授予买房出租的投资者。这些贷款的风险高于自住业主贷款,因为如果房价下跌,投资者更有可能选择违约以避免亏损。

在这34%中,80%是只付息贷款,这意味着借款人根本没有偿还本金。

这些数据都比2007年的爱尔兰更差,当时该国只有15%的抵押贷款由投资者持有,其中一半为只付息贷款。

霍布斯总结道:“在危机爆发之前,澳洲抵押贷款账户的风险远高于爱尔兰。”

他在与澳洲经济学家亚当斯(John Adams)和分析师诺斯(Martin North)一起制作的播客(Podcast)上再次发出严厉警告,诺斯也预测会发生危机。

霍布斯谈到澳洲的降息政策以及帮助人们获得更多贷款的政策——将之比作切尔诺贝利核事故。

他认为,就像1986年这场灾难中的苏联官僚一样,澳洲的政策制定者“明知人们会受到伤害,却还是把他们送入火坑”。

然而,一些分析师认为,澳洲并未面临衰退,房地产市场将从近期的下跌中复甦。

AMP Capital的奥利弗(Shane Oliver)告诉澳大利亚《每日邮报》,最糟糕的情况是今年价格下跌20%,这将对经济构成巨大威胁。但他表示,下降10%至15%的可能性更大,这将是“可控制的”。

“除非失业率大幅增加,导致违约和强制抛售,就像我们在全球金融危机前看到的那样,才会出现比这更糟糕的跌幅。”

联邦银行(CBA)的詹姆斯(Craig James)也对即将发生危机的说法嗤之以鼻。他表示,银行业表现强劲,房价再次走高,失业率持续较低——新州创下历史新低——大部分购房者都在提前偿还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