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選舉前的緊張情緒和緊縮的信貸環境,3月當季,墨爾本邊緣郊區的房價一直在下降。

最新的數據顯示,儘管墨爾本郊區里的那些位於較為經濟實惠的地段的房子需求熱度一直都沒減,但這7個關鍵地區的房價中值還是下跌了2.7%,至32.5萬澳元。

在今年的前三個月里,整個墨爾本房價都在跌,房價中值下降了2.4%。

開發商們也一直為購房者提供新的激勵措施。

Oliver Hume公司在其《市場觀察》(Market Insights)季度報告中稱,此次房價下滑最嚴重的地區就是墨爾本東南部地區。

包括繁榮的克蘭伯恩(Cranbourne)和克萊德(Clyde)郊區的凱西(Casey)地區地方政府附近的房地產市場遭遇了最嚴重的打擊,這裡的房價中值下跌了5.8%,至35.5萬澳元。

緊隨其後的是包含了帕格納姆(Pakenham)和帕格納姆(Pakenham)南部等郊區的卡甸尼亞(Cardinia)地區,這裡的房價下跌了5.5%,房價中值為349 500澳元。

墨爾本外圍北部郊區惠特爾西(Whittlesea)地區的房價下跌4.2%,至30.65萬澳元。羅克斯堡公園(Roxburgh Park)所在地休姆(Hume)地區的房價也下跌了3.8%,至32.6萬澳元。

全墨爾本房價唯一沒有下跌的地方就是沃蘭(Wallan)和博德福德(Broadford)所在地米切爾(Mitchell)地區,這裡三月當季的房價中值上漲了0.7%,至27萬澳元。

即便如此,全墨爾本的房價中值仍比去年3月高出3.5%。

Oliver Hume公司的研究主管George Bougias表示,儘管樓市在放緩,但墨爾本不斷增長的人口意味着人們對房屋和土地的需求仍然存在。目前市場上每筆房產的平均交易時間已從去年年初創紀錄的20天躍升至90天。

這份研究還顯示,雖然墨爾本的房價下跌了,但房產銷售量並沒有增加。

George表示,受緊縮的信貸條件和選舉前的不確定性影響,今年3月當季墨爾本的房產銷售量為2013年初以來的最低水平。

他說:“我們認為,隨着貸款環境和購房者信心的改善,墨爾本的房屋銷量可能已經觸底反彈。”

令人驚訝的大選結果、APRA(澳大利亞審慎監管局)放鬆貸款標準的要求以及最近的降息,將給未來12個月的墨爾本樓市帶來更多的樂觀情緒。

房屋和土地包裝銷售商正在尋找更多新方法來吸引購房者購買他們的房子。

Oliver Hume的這份研究顯示,由於開發商給購房者提供了大量激勵措施,三月當季包括稅收優惠和購買房產的其他成本在內的凈房價較前一季度已有所下降。一些開發商提供了大約價值4萬澳元甚至更高的退稅和激勵措施。

Domain經濟學家特倫特•威爾特希爾(Trent Wiltshire)說:“實際上,開發商向購房者提供的激勵措施類似於降價,但如果墨爾本樓市反彈,取消激勵措施可能比提高房價來的更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