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让我们的文化发生了巨大变化。

我们只需给我们的朋友发短信,所有的疑惑就能得到宽慰。我们可以通过在Instagram或Facebook上获得别人的“赞”来得到认可。

但对手机的严重依赖导致我们控制情绪的方式发生改变。这种即时通讯的副产品就是,我们处理不确定性的能力下降。

对不确定性的不耐受已被证明是一系列心理问题的基础。

心理学家将一个人对手机的过度依赖看作是一种“寻求安全的行为”,这种行为可以减轻当下的焦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寻求安全的行为实际上会催生焦虑,因为这让人们无法意识到,一旦情况真的出现时他们的恐惧是毫无根据的,或者这其实是他们能够应付的事情。

这对儿童来说尤其是个问题,这些行为可能会破坏他们适应能力的培养。

我们需要重新教育自己和我们的青少年,勇敢地面对他们的错失恐惧症(FOMO)和害怕被拒绝的心理。

学会面对不确定性对于管理我们的心理健康是至关重要的。

研究发现,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比那些没有精神疾病的人更无法忍受不确定性。

一个人越不能忍受不确定性,他们就越有可能被诊断出更多的心理健康状况。

我们知道积极领域的不确定性,比如新的恋爱关系,阅读一本令人兴奋的书,或者收到礼物,这能提振我们的情绪。

赌博心理、app通知和表情包在这个机制上发挥了作用。想象一下,当手机发出轻微的嗡嗡声,你收到一个你特别喜欢的朋友发来的温暖短信时,你的感觉如何。

手机通知充分利用了这种预期。它们干扰我们的注意力,把我们的注意力拉回到手机上。

相比之下,在对个人而言很重要的方面,不确定性会让很多人的情绪不稳定,比如害怕我们可能无法保住一份工作,或者担心我们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或者担心考试失败。

它引发了一种快速消除不确定性的欲望,一种把我们拉回到手机的吸引力。

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应用的存在意味着,当遇到令人烦恼的情况时,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联系他人来获得安慰,而不用自己应对。

因此,当情况出现时,人们可能会认为他们应对情况的一些能力来自于他们获得的安慰,而不是自己自力更生。

于是他们开始相信,他们“需要”把手机带在身边来应对麻烦。

如果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与人交谈并反思令我们不安的情况是有益心理健康的,尤其是当它真的很重要的时候。

然而,把这作为应对所有疑惑的第一选择是不健康的。心理学家会告诉你,担忧会导致更多的担忧——而且反复谈论担忧是不会改变结果的。

耐心等待并忽略控想要控制所有情况的欲望,是克服焦虑的关键。

 

(本文摘译自abc.net.au,作者Danielle Einstein是悉尼大学和麦考瑞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和荣誉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