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機讓我們的文化發生了巨大變化。

我們只需給我們的朋友發短訊,所有的疑惑就能得到寬慰。我們可以通過在Instagram或Facebook上獲得別人的「贊」來得到認可。

但對手機的嚴重依賴導致我們控制情緒的方式發生改變。這種即時通訊的副產品就是,我們處理不確定性的能力下降。

對不確定性的不耐受已被證明是一系列心理問題的基礎。

心理學家將一個人對手機的過度依賴看作是一種「尋求安全的行為」,這種行為可以減輕當下的焦慮。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尋求安全的行為實際上會催生焦慮,因為這讓人們無法意識到,一旦情況真的出現時他們的恐懼是毫無根據的,或者這其實是他們能夠應付的事情。

這對兒童來說尤其是個問題,這些行為可能會破壞他們適應能力的培養。

我們需要重新教育自己和我們的青少年,勇敢地面對他們的錯失恐懼症(FOMO)和害怕被拒絕的心理。

學會面對不確定性對於管理我們的心理健康是至關重要的。

研究發現,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比那些沒有精神疾病的人更無法忍受不確定性。

一個人越不能忍受不確定性,他們就越有可能被診斷出更多的心理健康狀況。

我們知道積極領域的不確定性,比如新的戀愛關係,閱讀一本令人興奮的書,或者收到禮物,這能提振我們的情緒。

賭博心理、app通知和表情包在這個機制上發揮了作用。想像一下,當手機發出輕微的嗡嗡聲,你收到一個你特別喜歡的朋友發來的溫暖短訊時,你的感覺如何。

手機通知充分利用了這種預期。它們干擾我們的注意力,把我們的注意力拉回到手機上。

相比之下,在對個人而言很重要的方面,不確定性會讓很多人的情緒不穩定,比如害怕我們可能無法保住一份工作,或者擔心我們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或者擔心考試失敗。

它引發了一種快速消除不確定性的慾望,一種把我們拉回到手機的吸引力。

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應用的存在意味着,當遇到令人煩惱的情況時,我們可以很容易地聯繫他人來獲得安慰,而不用自己應對。

因此,當情況出現時,人們可能會認為他們應對情況的一些能力來自於他們獲得的安慰,而不是自己自力更生。

於是他們開始相信,他們「需要」把手機帶在身邊來應對麻煩。

如果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與人交談並反思令我們不安的情況是有益心理健康的,尤其是當它真的很重要的時候。

然而,把這作為應對所有疑惑的第一選擇是不健康的。心理學家會告訴你,擔憂會導致更多的擔憂——而且反覆談論擔憂是不會改變結果的。

耐心等待並忽略控想要控制所有情況的慾望,是克服焦慮的關鍵。

 

(本文摘譯自abc.net.au,作者Danielle Einstein是悉尼大學和麥考瑞大學的臨床心理學家和榮譽研究員)

 

  

更多  安倍晉三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