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目前反华情绪有些严重,日前华裔商人黄向墨向西悉尼大学捐赠了一笔巨款。

自香港移民至澳大利亚后,黄向墨先后向当地教育机构和学校捐款超过1000万澳币,为澳洲教育和研究事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但是却有媒体针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抨击,表示黄向墨捐款后,干预了西悉尼大学的人事任命和学术研究内容。

对此,澳洲著名教育家、西悉尼大学校长葛班尼(Barney Glover)教授公开反驳“中国干涉论”,认为媒体实在无端揣测,呼吁要用更具发展性的观点看待澳中关系。

葛班尼教授曾在澳大利亚多所大学担任校长,并曾出任澳大利亚高等教育最高机构“澳大利亚大学同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主席,在澳教育界享有崇高声望。

葛班尼教授这番言论是在西悉尼大学“澳中文化艺术研究院”为澳籍华裔著名画家沈嘉蔚举办的画展开幕式上发出的。

他还表示,澳洲教育界人士多次反驳了来自政界和媒体描述的“中国渗透论”,但是这种声音依然存在,而且误导了更多的民众。

针对中国的各类不当言论直接导致了两国关系僵化,无视华人对澳洲的贡献,无视与中国维持友好关系对澳洲经济发展的益处,这些对于一个拥有长久历史的关系来说,都是鼠目寸光的看法。

一:中国渗透论?

2017年6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与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共同制作了一期专题节目,将一些澳大利亚侨领和华人企业家正常的社会活动描述为“替中国共产党在澳扩展影响力”,掀起“中国影响力渗透”炒作潮。

随后,澳媒又把矛头指向中国留学生和华裔民众,将他们暗指为中国政府安插在澳大利亚的间谍。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ASIO)也煽风点火,声称外国政府在澳的间谍活动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而且大多数间谍活动来自中国。澳政府顺势宣布新的反外国干涉法案。

2018年3月28日,澳大利亚一批中国问题学者联名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联名学者共有35人,这份公开信宣称“中共对澳大利亚进行令人难以接受的干预”,这些行为“可能危害澳主权”。

对于澳洲社会各界的这些言论,中国大使馆曾经严肃回应:

发言人谈话以中英文形式同时发表,谈话指出,有关报道不仅对中国政府进行无端指责,而且对在澳中国留学生及华侨华人进行肆无忌惮的中伤,充满种族歧视色彩,玷污了澳大利亚作为多元文化社会的形象。澳某些政客和官员也发表了不负责任的言论,损害中澳两国政治互信,我们对此坚决拒绝。

谈话强调,中国一贯坚持在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的基础上发展同各国的友好关系,这是中国外交政策的重要原则之一。中方无意干涉澳内政,也无意通过政治献金影响澳政治进程。我们敦促澳方以客观公正理性的态度看待中国,看待中澳关系。

二:澳洲各界的回应

其实澳洲虽然有反华言论,但是也有很大一批人表示应该正确对待中澳关系,这才是对澳洲发展最有利的。

2018年3月份,30位澳大利亚知名学者发表致澳大利亚议会的公开信,呼吁各界停止所谓“中国影响力渗透”的争论,并要求特恩布尔政府推迟通过“抵制外国影响力”法案。

这30位学者包括澳大利亚首任驻华大使费思芬、澳大利亚著名汉学家白杰明和澳前外交官梅卓琳等重量级人物。

公开信批评澳大利亚政府为所谓“澳存在广泛的中国政府间谍网络”这一种族化观点煽风点火,实际上根本不存在。

“正是基于对中国问题的专业知识,使得我们对有关中国的主要指控深表怀疑。”公开信发出后,30多位澳大利亚学者又补充签名。

英国《金融时报》也曾经发文表示,澳大利亚的中国问题学者之间的分歧凸显了西方国家在寻求应对“中共对政治、社会、尤其是中国侨民的影响”时所面临的复杂问题。在澳大利亚,估计有120万华人,他们在19世纪的淘金时期都曾遭受过种族迫害之苦,至今记忆犹新。澳大利亚国家多元文化电视台在报道中指出,两封公开信的出现是对中共在澳大利亚影响力问题的辩论日益走向两极化的一个标志。

三:关系缓和

澳洲似乎有缓和中澳关系的医院,毕晓普和王毅外张的会面似乎印证了这一说法。

但是也有人表示,两人会面时的政治气氛并不浓,双方关系处于相对低谷。中国如果决定会见,则既出于外交礼节,又体现对这一双边关系的重视,更重要的是欲借此机会提醒和敦促对方改变对华态度与认知。

因此,对于这次会谈,王毅指出:“应约同外长女士在G20会议多边场合见面,并不是正式的双边会谈,但我愿就两国关系与你交换意见。如你所说,由于澳方的原因,近来中澳关系遇到一些困难,两国交往与合作也因此受到影响,这并不是中方希望看到的局面。”

但是也代表了澳洲有想法和中国缓和国籍关系

为何中澳关系如此起伏?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副主任徐秀军告诉政知君,最主要的原因是,澳大利亚有自己的特殊性。

在地理方面,它和其他国家没有接壤,有安全方面的担心。在传统安全和军事方面,澳对美国非常依赖,可在经济上,它对中国非常依赖。

“如果中美关系比较好的时候,它的担忧可能缓解一些。如果中美分歧增多时,澳的担忧和恐惧感就会加剧。所以说,中澳关系不应该仅从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进行考虑,而是跟这个地区的大国关系相连。”徐秀军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南太平洋研究室主任郭春梅在接受《参考消息》采访时也表示,澳方这种短期的示好行为,更多来自于其对经贸方面利益的诉求。在不提及中澳间一些政治分歧的前提下,中国对这种示好行为并不感冒。

郭春梅认为,澳方释放友好信号,有意缓和两国关系,但目前来看,远不能达到“破冰”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