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市為什麼跌?

答案是唯一的,缺錢。

股市是一個流動性支撐的市場,只要缺錢,缺少流動性,股市十有八成就會下跌,但很多人會反問,中國真的缺錢嗎?發了那麼多錢,還缺錢?!其實很簡單,錢這個東西,跟其他的東西完全不同,發的越多越缺,因為發的越多,錢就越不值錢,越不值錢的話想要用錢去購買更多的東西,就越需要更多的錢,也就是越缺錢。

缺錢不是問題,問題是為什麼缺錢?

我總結了三大原因,這三大原因你肯定沒有聽說過。

第一,中國要高成本發展

我告訴大家一個數據,我國單位GDP能耗是日本的7倍、美國的6倍、印度的2.8倍,生產全球5%的GDP卻消耗了全球近70%的水泥、40%的鋼材及10%的原油。中國每增加單位GDP的廢水排放量比發達國家高4倍,單位工業產值產生的固體廢棄物比發達國家高10多倍。

這意味着什麼呢?這意味着中國只要發展,就是要比別人花更多的環境、人力和資金成本。也可以這麼說,美國人和日本人想要掙10塊錢,可能只需要花2塊錢的成本,而中國需要花12塊錢。在這種情況下,整個中國都處在缺錢的狀態,而且會越來越缺,因為很多過去所欠的環境、資源等債,都必須要還了,“缺錢”基數越來越大。

第二,美國小試牛刀,中國地動山搖

缺錢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自己不敢多發錢了,那這是怎麼造成的呢?我覺得這還得“感謝”美國。

關於中國收緊貨幣,去槓桿等金融監管加強的問題,真正刺激到監管層面的,實際上是2014年至2016年的一輪人民幣貶值,三年間,人民幣貶值超過15%,這個數字看上去並不是很大,但要知道在此期間,中國的美元外匯儲備從3.9萬億跌到了2.9萬億,1萬億美元外匯儲備“蒸發”。

其實蒸發的外匯儲備不只有1萬億美元,因為這三年時間,如果按照2013年新增4000億美元外匯儲備的增速看,在人民幣大幅貶值的2014至2016年,中國至少流失了超過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而全世界除了中國,只有日本的外匯儲備超過1萬億美元。

現在中國跟美國在貿易問題上的糾紛,實際上很顯然是非常表象的問題,2013年至2016年中國蒸發的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實際上至少有一半流入了美國,流入了美國資本市場,而美國對中國的實體貿易出口,每年僅僅只有1300億美元,也就是說,2013年至2016年人民幣的貶值,帶來的中國外匯儲備直接流入美國的額度,如果按照貿易來算,相當於美國突然間給中國出口增長了8到10倍。

因此,才有了這樣一個段子:

如何轉移資產去美國?

說實話,現在管制比較嚴,真是難辦。 但也不是沒辦法,比如你現在已經有點境外資產了,要轉移境內資產就比較好辦了。舉個例子,你只需要分別在美股和A股買它一百萬美元的股票,什麼動作都不要做,慢慢地你就會發現,哎,資產就轉移過去了。 很神奇是吧?

所以,美國發動的貿易戰,僅僅是一個表象,只要美國人在金融領域稍微占點便宜,其實比什麼幾百億美元懲罰性關稅啊獲益巨大得多,只是沒有幾個人能看得懂。以為美國人真的在乎那點貿易利益。

正因為2013年至2016年外匯儲備的蒸發給中國整個金融體系,以及國家金融戰略帶來了衝擊,才有了後來的徹底的政策反思。中國開始反思地方債務,反思貨幣發行量,反思對各類金融機構的監管,等等,因為這些東西對於人民幣信用來說,都埋下了巨大的坑,如果再來個人民幣二次貶值,外匯儲備還不消耗殆盡。而後才有了貨幣發行量的持續下降,才有了對各類金融機構的嚴厲監管,很多金融投資集團都遭到調查等等,以及對各類金融形式的去槓桿。

因此如果不能長期的製造出人民幣的稀缺效應,人民幣的信用就隨時可能會遭到衝擊,中國幾十年積攢下來的那點財富,那點以美元為核心存在的財富,很短的時間內都有可能被蒸發。所以說,控制人民幣的供給量,製造缺錢這種感覺,可能還會持續很長時間。

第三,房地產這個吸血鬼還活着,而且更加嗜血

高房價為什麼會引起缺錢呢?因為房子已經變成了一個基本保障性需求,在很多民眾眼裡,可以沒有養老金,可以沒有其他資產,可以沒有存款,但不能沒有房子,這個就導致所有人的收入,都在衡量能不能買得起房,而隨着房價的上漲,會導致缺錢效應更加明顯,再加上信貸和諸多金融資源房地產佔了一大半,房地產領域的需求推升了各類利率,這也是造成整個市場缺錢的一個重要原因。

好,我們再說回股市,那中國股市到底是個啥東西?

說到股市,不得不說說中國的金融問題,實際上中國是一個學習能力非常強的國家,想做什麼,就希望做到最好,做到最強。中國有了股市,大家就開始對標美國,但實際上你去回看全球股票市場,也只有美國把股票市場做成了,其他國家基本上都還處在探索的狀態,就連歐洲幾個強國,比如英國、德國等,在發展股市方面,也存在極大的局限性,也沒有做出什麼令全球值得學習的東西。

因此,股市這個東西,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它甚至跟一個國家的所有戰略和發展方向有很大的關係。美國是金融立國,所有問題的思考點和落腳點,都會站在美元和全球金融的角度去實施,美國從來不會喊出“脫虛向實”這種口號,上次所謂的製造業回歸的口號,也並沒有以犧牲金融的發展為代價,反而在特朗普上台之後,逼退了美聯儲主席耶倫,正準備進一步放鬆對華爾街的監管(廢除多德弗蘭克法案)。

而且美國所謂的製造業回歸,更多的是考慮一些選民的利益和情緒,而並不是真的要不惜一切代價去回歸製造業。因為美國人非常清楚,製造業除了就業,其創造出來的利潤,跟金融是沒法比的,你不能說我做金融賺的100美金,就不如你賣汽車賺的10美金,這個邏輯是不對的。

中國現在的問題是,想發展金融,想做強金融,但都站在道德的高地,或者說用淺薄的想法,表象的邏輯,認為只有製造業創造的利潤才是根本,但我想說的是,你製造業創造了三年的利潤,如果你金融領域不夠強大,可能只需要兩三年的時間,你創造的那點利潤,就會瞬間裝到美國人的口袋裡。

 

2013年至2016年中國所蒸發的2萬億美元外儲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我舉一個例子,就是同期2013年至2016年中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創造的總利潤,還不到2萬億美元。簡單粗暴的理解,就是相當於中國工業企業三年白乾了,你製造業強大,出口強大,有什麼用呢?

當然,很多人說,這些外匯儲備蒸發之後,也有很多變成了中國的海外資產,這個我是同意的,但問題的關鍵點在於,你是拿美元去購買海外資產,不是人民幣,而且這些美元一旦出去,再回來的概率不大,你還要考慮你賺美元的成本,以及美元本身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跟你什麼關係等等你都要考慮。說白了,你不僅在玩人家設計好的遊戲,而且你還在幫人家設計遊戲,導致自己更加痴迷於這個遊戲。

你去看俄羅斯股市的上一輪大跌,俄羅斯RTS指數,從2014年開始下跌,一直跌到了2016年,指數從1500點一直跌到了500點,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恰恰就是從2014年開始的,直到特朗普上台才有所減弱。貿易這個東西,跟金融沒法比,實際上就是看得見的利益,但大部分投資者恰恰對這個非常關心,所以貿易戰對股市信心的衝擊是最大的,其實股市裡面隨便轉移點資產,從A股轉移到美股,量可能都比多徵收的那點稅高,所以人家可能就是聲東擊西。

另外,這次股市的大調整,跟另一個因素有很強的關係,就是中國的稅務改革,以及對整個產業結構的中心化指導、規劃等這些都有關係。未來支撐中國股市的,應該是更多的服務業企業,消費類企業,但諸多服務類企業,比如文化、娛樂、體育、金融等,其實中國從政策面講,現在是一個特殊時期,要糾正很多東西,要扶持很多東西,這就導致很多企業不再是市場企業,很多企業不能再以市場需求為導向,這對於整個產業是一個重構,這種情況下投資者也不傻,很多服務類的產品,符合政策面的需求,但市場並不買賬,這樣就會導致整個服務業陷入一個重構狀態,對股市整個的戰略資金進入帶來壓力。

但請不要低估中國投資者的情緒,這種對財富的追求一旦被激活,就需要一個又一個的出口,未來很多投資標的都有可能會被中國的投資者炒一遍(好好去找吧)。

也許一年半載後,當大家發現,股市被冷落了這麼久,應該有反彈了,大家會再回到股市,來一波大行情。

如果一定要判斷一下,我覺得階段性已經跌出了底部,然後會有反彈,反彈到3000點上方,然後再重新開始跌,進入一個漫長的小熊市,但整體來說,未來的下跌不會過於猛烈,就是會熬人,建議如果一定要持有股票資產,還是買指數基金,長線投資者的風險並不會太大,畢竟中國那麼多人要消費,很多企業已經形成了壟斷,不管未來發生什麼,這些企業的利潤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其實令我很困惑的是,未來中國到底想要什麼?這個東西決定了所有的戰略和路徑,以及整個投資市場的發展,散戶在這期間,只能被時代裹挾,而無法改變時代。

當中國需要一個特殊的金融市場,特殊的經濟運作模式,而這種模式並不符合未來大眾的消費和投資意願,那麼民眾對美國,甚至海外各類資產和消費形式的需求反而會更加強烈,這個時候就會面臨一個重大的問題,中國正在開放金融市場,各類海外金融機構都在進入,而中國又在對國內的金融機構進行手術刀式的再造,使其符合政府要求,而不是市場需求,那麼海外金融機構和國內金融機構兩者對市場的理解,對用戶的理解,其差距可能會越拉越大,後果就是等到下一輪人民幣貶值的時候,外匯儲備流失得更快。

解決問題的核心點在哪?還是那句話,要有符合人類發展的戰略,從金融的角度入手,調動全球資源,尋找人民幣國際化的突破點,不要再鄙視和用低級趣味無知的眼光去看金融,如果人民幣國際化沒有本質性突破,你永遠玩的是別人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