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父母依赖于领福利金过活,你也有可能会依赖。

最近普华永道对我们的福利安全网进行了分析,得出这一令人不安的事实。

这听上去很令人沮丧。与那些家庭不依赖福利的孩子相比,那些父母领取社会保障金的孩子最终去Centrelink排队的可能性竟然高出6倍。

对于父母领福利金的年轻澳人,到了25岁,他们当中约有90%的人也会领福利金。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更有可能依赖福利金,而父母依赖福利金的孩子更容易辍学。

悲哀的是,这些数据并不会让很多人感到意外,但这可能是解决澳洲福利问题的关键。

尽管历届政府制定了一连串的政策,投入巨大的拨款,但没有一个政府能够打破根深蒂固的贫穷循环,这种循环正使得又一代人被边缘化。

谭保政府所采取的最新举动是利用普华永道报告的数据来解决代际福利问题,通过这些数据预测澳人最终领取福利金的可能性,然后预估如果政府坐视不管的话,这些领福利金的澳人所耗费的终生成本是多少。

例如,该报告发现,一名父母严重依赖福利的15岁孩子预计将花费24万元。

批评者认为,把这样的价格标签放在“投胎随机”却面对终身贫困的人面前非常残忍,这么做完全没必要。

如果政府只是通过预算修补来解决福利依赖问题,这就忽略了造成贫困和不平等的结构性原因。

但是,如果忽略这些至关重要的数据,我们也就无法帮助33.3万名10到16岁的年轻澳人,这群人的父母严重依赖政府福利,而他们自己也难以摆脱福利陷阱。

如果不采取措施遏制澳人对福利的依赖,澳洲的社会保障账单预计到2019- 20年将达到1920亿元。

政府每年把三分之一的支出用于福利,纳税人确实应该感到担心。然而,打破福利周期的好处不仅仅是扩张政府的金库。

大家通常都会认为,如果政府提供保障,人们就不会找工作了。

不过,陷入一点一滴的施舍中往往会有损人格。社会服务部长丹•特汉(Dan Tehan)指出,依赖福利的最大代价就是,那些没有工作的澳洲年轻人缺乏使命感和价值感。

那些有手有脚能够工作却玩弄制度的人,应该被拎出来。

同样重要的是,那些可能面临终生依赖福利的处境的年轻人,应该被给予一切可能的机会去打破这种命运。

政府议员们急着提醒我们,去年是就业增长非凡的一年,新增就业人数超过40万。

政府不能只是对这些数字大肆宣传,却不利用这个机会帮助年轻澳人逃离终身福利依赖。

近年来,退出福利体系的人数有所增加。与此同时,进入福利体系的人数也减少了。

这是值得庆祝的。澳洲应该为它的福利安全网感到骄傲。

一个慷慨的国家不该只是在人们需要钱的时候提供钱,而且应该创造条件,确保福利依赖周期不会周而复始。

 

(本文译自《每日电讯报》  Annika Smethurst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