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尼晨锋报》报道,下个月一个周三的早上,澳洲将达到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

8月8日凌晨4点左右,澳洲的人口将达到2500万。人口学家Mark McCrindle预测称,按照现在这个增长速率,到本世纪中旬,澳洲的人口将达到4000万。

将出生人口、死亡人口及海外净移民计算在内,澳洲每83秒都会增加一个人。在20世纪的后半段,澳洲人口花了4年半时间增长了100万。而在最近一次,澳洲人口只花了2年半时间就增长了100万。虽然我们还不能确定第2500万名澳洲人究竟是谁,人口学趋势显示,最有可能是来自中国的一名女留学生。

McCrindle表示,根据现有数据,第2500万名居民的年龄在26岁左右,持有高等教育签证搬到悉尼西部地区,可能是商学位或管理学位。

澳洲的安全性让24岁的中国留学生李茉莉(Molly Li,音译)选择了新南威尔士大学学习法律。近些年接连发生的枪击案和恐怖袭击让李茉莉觉得在美国或英国学习生活不太安全。

李茉莉说:“根据中国国内媒体的报道,澳洲是很安全的,这里也有很多很可爱的动物,还有一些一流的大学。”

高等教育签证是海外移民的最大来源。其中近半(约4.1万人)是中国学生。

McCrindle说:“教育是除了煤矿和铁矿以外的第三大出口产业,给澳洲经济注入了310亿元。这些收入用来修建我们需要的医院、道路及基础设施,所以海外净移民其实是给经济做出贡献的。”

去年,海外净移民是澳洲人口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占据了新居民的62%。其中每10名新移民中就有8人定居在悉尼或墨尔本,占据了这些城市居民的五分之二。

过去一年,悉尼人口增长了10万,墨尔本人口增长超过2%(创下了纪录的12.5万人),而包括昆州Mackay和Gladstone以及西澳的Geraldton以及新州的Lismore居民人数反而更少了。

McCrindle说:“我们需要重新平衡人口。部分城市人口增长迅猛,而其他一些城市人口有所减少,而达尔文的人口则随着经济的变化而变化。我们需要让人口增长是可持续的科技化的,希望能让人口去中心化,而不是只集中在东海岸的首府城市,还要发展次发达地区的经济才行。”

年增长10万余人将成为悉尼和墨尔本的新常态。到2025年,两座城市的人口都将达到600万人,而到2040年,人口都将达到800万。

“我们认为澳洲是一个小国家,但其实我们的大城市是非常大的,发展得非常快。我们正在发展,不仅比很多发展中国家要快。我们人口的增长率远超中国及亚洲其他国家,甚至比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都要快。“

UTS城市未来研究中心的研究员Laurence Troy表示,澳洲需要一个人口增长政策,因为高楼密度以及为了给悉尼提供更多土地而释放的新地区都会对环境产生影响。

Troy说:“目前政府还只是让人口发展自由发生,这就意味着主要就是在悉尼和墨尔本。这就会带来很多压力,其中就有城市发展进程的压力,因为我们需要找到新房子。拥堵的城市都是污染更加严重的城市。同时,如果你持续推进发展,就会产生其他环境问题。”

UTS可持续城市环境教授Rob Roggema表示,来到澳洲的人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这给澳洲带来了额外的特征。

“他们(移民)给澳洲带来了一套新的价值观,对住在澳洲已经很长时间的人来说,这也许有些难以接受,但是这让澳洲在世界其他居民的严重更有吸引力。很多人认为移民占据了大家的空间,但是我认为他们其实丰富了大家的生活。”

互动是很重要的,在澳洲人保持自己文化的同时,移民也聚集在某些特定的城区。这就意味着双方不会互相学习,而因为大家不了解对方,才会出现“害怕”的情绪。

李茉莉及同学和她的中国朋友在到澳洲之后都曾经历过排外主义。

“在悉尼,有时候我会担心种族歧视。不过我不经常碰到种族主义者。我在街上碰到过。也许这也是我毕业后不想留在这里的原因。因为这里毕竟不是我的祖国。”

赵晨(Chen Zhao,音译)的英文名是Dorothy,她在UTS学习新闻。她表示,如果能在中国找到好工作的话,她计划在完成本科学业之后回到中国。但是如果她找不到好工作,就打算完成硕士学业再回到中国。

“我的父母在中国,而且我男朋友在完成悉尼的课程之后也会回到中国。所以,我的根就在中国,我不会成为移民的。”

安全性也是赵晨选择澳洲留学的原因之一,但是她也曾遭受过种族主义者的辱骂。“我认为亚洲国家大部分留学生活移民都不得不经历歧视。我认为这是澳洲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的父母想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拓宽眼界。他们希望我了解不同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