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用穿着比基尼的照片和极端的禁食方式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广泛关注。而现在,就连联邦政府也付给他们数百万,就为了让他们宣传女性健康。

每日电讯报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过去 18 个月里,卫生健康部已经向数百名社交媒体网红投入了 60 多万元,作为鼓励女性锻炼的宣传的一部分,。

网红们会在 Instagram 账户上晒出自己的健康照片,有些照片差不多价值 3000 元一张。

这些被雇佣的网红当中,有的是酒业公司赞助的,有的则是提倡极端节食的,还有一个在2017 年不得不为种族主义的推文道歉。

专家称,其实许多网红对关注他们的粉丝没有带来真正的影响,也就是说,政府的钱被浪费了。

每日电讯报的调查结果再星期四出来之后,促使卫生部长 Greg Hunt 启动了对该资助计划的紧急审查。

数据显示,从 2016 年到今年 6 月,卫生部已花费 826,157 元,用来雇佣有网红发帖宣传女性健康。

大部分资金被分配到了“ Girls make your move ”的宣传活动。这个宣传活动是为了鼓励女性去锻炼。

在 2016 年的第一阶段宣传活动中,卫生部花费了 10 万元,雇佣了 27 名网红做了 33 个帖子。

从今年 1 月开始的 6 个月里,政府又花费了 237,057 元。

数据分析公司 Lumio 的一份报告发现,从广告宣传的角度来看,卫生部雇佣的大部分网红都没有价值,因为他们的大多数粉丝压根就对运动不感兴趣。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公司因为担心自己的影响力,所以选择用社交媒体“明星”来发布产品的照片。

一些被卫生部雇佣的网红已经建立了关注泳衣的粉丝。

但 Lumio 的记分榜上有一些网红排名靠后。这个记分卡分析了用户评论的频率,帖子的点赞数,以及将死粉排除在外。

其中一个被雇佣的网红是 Big Brother reject Lina Grant 。虽然 Big Brother reject Lina Grant 有15100 个粉丝,但研究发现这些粉丝当中只有 4654 个是真粉。

所以 Lumio 对她的影响力给了 17/100 的评分。

Big Brother reject Lina Grant 是酒业品牌 Jacob’s Creek 的大使。她经常晒香槟和啤酒的照片。

另一位是来自悉尼的 Lily May Mac 。而 Lily May Mac 是被 Lumio 描述为“真正有价值”的少数网红之一,但是她之前因发表种族主义言论而受到抨击。

2013 年, Lily May Mac 发布了一篇文章,“Do you ever dislike someone so much you hate their entire race? (你是否曾经讨厌一个人,以至于你讨厌他们的整个种族?)”

Lily May Mac 说她对这些推文感到抱歉:“我想澄清的是,我很早就改过自新了!”她说。

她认为自己现在是一个“伟大的榜样”。

网红 Chloe Ting ,在 Instagram 上有276,000 名粉丝,他在 2016 年被卫生部雇佣发帖。

Chloe Ting 发布的视频包括“如何快速减肥”、“如何拥有一个更大的臀部”以及多个关于间歇性禁食的视频。

在回答提问时,她为自己关于减肥的言论进行了辩护。

她谈到了“如何通过减少糖分摄入、减少使用加工食品以及食用多样的食物来保持健康体重”。

卫生部长办公室表示,一些被雇佣的网红发布的内容,比如快速减肥或种族主义言论,导致部长也被人批评。

“ Hunt 部长不支持这些帖子的内容,”他的发言人说。“部当时立刻做出决定,决不再和这些网红有合作。”

为 David Jones 和奥迪等品牌提供建议的 Lumio ,分析了 19 位健康类网红的样本。

调查发现,只有三个人有粉丝对宣传的帖子感兴趣,这三个网红才是真正有广告价值的。

Lumio 联合创始人 Dan Anisse 表示,政府的宣传活动只会有约 40% 的粉丝。

“这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应该更明智地使用,” Dan Anisse 告诉每日电讯报。

他说,还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来确保网红是积极的榜样,尤其是考虑到宣传活动是针对年轻女孩的。

卫生部门的一位女发言人说,使用网红不是“孤立的渠道”,卫生部有“使用多种渠道的更广泛的沟通策略”。

她说:“我们的每一项活动都外包给广告、媒体和公关公司,让他们找到与目标相匹配的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