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名寺龙泉寺传出方丈释学诚对女弟子性骚扰的丑闻,而举报的是寺内两位出身清华大学工程博士的都监,两人联合执笔写了洋洋洒洒95页的检举文件,网友啧啧称奇,「论文级举报文件」、「阿MeToo佛」。而1日晚间,再有疑似是释学诚向女弟发出的情欲短讯曝光,同时,方丈专制操控女弟子的手法也公诸于世。

举报信指出,释学诚利用释贤丙,将释贤乙(化名)引入他的性侵圈套,在曝光的短讯中,释贤丙说,「我现在晚上睡觉都不想穿衣服。师父让我想象过多少次跟师父一起睡的场景,现在已经成为习惯」,从短讯内容见,释贤丙似乎已对师父形成「无条件长期依赖」。

此外,释学诚曾多次问受害人「抚摸你乳房,愿意吗?」,弟子回复「不愿意」,释学诚就放话说「那以后就不联系了」,并要弟子「一心完全依师」;此后,弟子对释学诚千依百顺,被问「抚摸你乳房,愿意吗?」、「拥抱你,愿意吗?」,都回答「愿意」,有如被洗脑。

有报导指,释学诚通过短讯挑逗,让出家女弟子对他产生情感依赖,是因为外派的出家女弟子精神孤独,需要有人给予悉心关怀,释学诚利用这种心理构建「完美师父」的形像,长期关令他很快就成为女弟子的精神依靠。

其次,是以「性」作为核心,精神控制女弟子。举报信称,释学诚利用邪教组织精神控制的常用手法,引发女弟子原本受束缚的性欲望,与教主发展长期淫欲关系;释学诚还利用「修法」,逐步突破女弟子防线。询问出家女弟子对「依师法」的理解后,故意将「依师法」错误解读为「无论甚么都服从师长」,进而引诱女弟子「性需求也服从师长」,并盗用「观想修法」的概念诱导女弟子「观想行淫」。

此外,龙泉寺大部份僧众与外界没有联系,寺方更限制女弟子使用手机,包括每晚需交出工作手机,非工作联络人均需删除,不得在手机上装微信等社交软件等;如果僧人需要和亲属联络,就申请使用公用电话,每月1次,每次通话10分钟;每位出家女弟子每周要提交一份「个人周报」,向师长汇报自己一周的经历和心得,加强自己和师长的精神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