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洛杉磯華人聚居的阿卡迪亞市發生一起槍擊案,一對處於分居的華人夫婦發生慘案,丈夫開槍打死妻子後飲彈自殺。

其實華人社區的家暴問題一直受到關注,因為家暴開槍殺人的事也時有發生,今年在洛杉磯就發生了好幾起,大都是丈夫開槍打死妻子,甚至有的開槍殺人者還是高齡老人。

3月14日,美國紐約傑奎琳肯尼迪高中的學生手舉標語、高呼口號,呼籲政府採取更嚴格的控槍政策,一名學生手持華裔少年王孟傑生前照片。(圖片來源:中新社)

華人社區的家暴問題一直以來都比較嚴重。很多人嚮往美國生活,但到美國後才發現生活沒有原先想象的美好,身份問題、語言文化的障礙、打拚的艱難,以及歧視問題,令一些華人產生孤獨無助、焦慮困惑的情緒和心理問題,又因為中國傳統上不重視心理疾病,導致這些情緒常常被忽視和壓抑,在出現各種困境時,感到無助或絕望而容易走上極端,在家庭中往往由此引起家暴,嚴重者甚至殺人。

美國對家暴有很嚴厲的法律懲罰,施暴者在家施暴,如果受害者報警,就將面臨逮捕,需要付保釋金和律師費。法庭還會隔離施暴者和受害者,並根據案件情節的嚴重程度,裁決施暴者是否坐牢。如果是永久居民,有家庭暴力前科,坐過一年以上牢,還可能面臨被吊銷綠卡遣返的可能。

在華人社會,由於傳統文化的影響,一些華人認為關起門來打老婆孩子是自己家的事情,並不認為或不知道家暴會觸及法律。華人女性受害者,有的是因為經濟不能獨立,或家醜不外揚的傳統觀念,加上為了孩子隱忍,不了解美國法律,不懂得保護自己等原因成為受害者。美國槍支泛濫日益嚴重,因此家暴中施暴者開槍殺人時有發生,華人社會因為近年擁槍者漸多,也開始出現家暴中開槍殺人的現象,令人痛心。

但持槍問題並非是家暴殺人的癥結。美國的槍支文化根深蒂固,源於憲法第二修正案規定保護民眾持有及攜帶武器的權利。近年美國槍支問題爭議越來越激烈,但每一起槍擊案都未能促使加強槍支管制。儘管和憲法第二修正案制定時的時代背景不同,但美國利益集團,黨派爭鬥等因素使槍支控制管理問題沒有進展,槍擊案頻頻發生。過去40餘年,約有100萬美國人死於槍支暴力,已經超過1917年以來美國在歷次戰爭中的總死亡人數。

正因為在美國禁槍是不可能的,所以,很多華人逐漸改變原先的觀點,尤其是新一代移民(專題)越來越意識到擁槍的必要性。老移民過去集中在唐人街生活,相對比較封閉,又因為遇事習慣息事寧人,對槍支唯恐避之不及。而新移民,特別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中產階層的華人,更容易接受美國文化和價值觀影響,在槍支問題上,除了武器愛好者外,很多人都持着既然不能禁槍,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應該擁槍的立場。

華人家暴開槍殺人事件,使一些華人開始對持槍感到困惑,一種說法是: “如果沒有槍,結果或許不會如此致命。”但這個“如果”卻很難被擁槍的華人接受。在華人社區中,家暴中開槍殺人是小概率事件,事實上家暴一般是在封閉的小環境里發生的,在家暴者喪失理性的情況下,沒有槍,家中還會有其他可致命的器具,和槍支沒有必然聯繫。

華人中的家暴問題,應該引起華人群體的高度重視,來美移民應該改變已有的一些傳統習慣,重注心理健康,同時學習和了解美國相應法律,家暴受害人要站出來保護自己,華人社區要通過各方努力,逐漸減少和杜絕家暴,避免發生難以挽回的極端行為。在擁槍者日益增加的華人群體中,槍支安全問題也應該得到高度重視,民眾應該認識到,並不是有了槍就安全了,重要的是要有安全管理和防範意識。

如果不清除產生家暴的因素,不重視擁槍者的心理健康和法律教育,不重視對槍支進行嚴格完善的管理,擁槍就確實可能成為雙刃劍,這是所有華人都應該認識到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