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澳洲银行业皇家调查委员会对澳洲国民银行(NAB)养老金业务不合规操作和不当收费问题举行了听证会。

听证会展示的证据让NAB原本打算退给客户的6700万澳元在不到两周的时候内骤升至8700万澳元。

上月,根据《澳洲金融评论报》的报道,自2012年以来,澳洲国民银行在未告知旗下养老金客户可以选择不缴纳计划服务费(plan service fee)的情况下默认向客户收取数百澳元。7月25日,澳洲国民银行同意向受影响客户退款6700万澳元。

其中,受影响客户为澳洲国民银行旗下理财部门MLC养老金产品“MasterKey Personal Super(MKPS)”的305,000名客户。

在8月6日举行的听证会上,据皇家委员会律师Michael Hodge透露,在计入利息和投资亏损后,澳洲国民银行目前需要向客户支付8700万澳元,较最初宣布的6700万澳元增加了2000万澳元。

针对皇家委员会正对旗下养老金业务的调查,澳洲国民银行执行高管团队的日子并不好过。听证会上提交的证据显示,澳洲国民银行及其理财顾问仍存在不当行为,即在未经客户许可的情况下,仍继续擅自从养老金账户的退休储蓄中扣除款项。

尽管早在2016年,澳洲国民银行就已经曝光了有关不当收取养老基金会员费用的问题,但是部分客户表示,他们的账户不当收费问题迟迟未能得到解决。

以澳洲国民银行旗下的Masterkey企业基金会员为例,即便会员从该企业基金中转出,换成了个人账户。会员仍然会收取高达5.88%的“顾问佣金费”。

现任澳洲国民银行新西兰业务负责人的Paul Carter此前是Masterkey企业基金的负责人。在当天举行的听证会上,Paul Carter承认即便会员由Masterkey企业基金转为Masterkey个人基金,该费用仍然会收取。他辩解道:“这是遗留费用问题,并不涉及新客户。”

除了不当长时间收取佣金的问题外,皇家委员会提供的证据还表明,即便在从企业基金转为个人基金后,会员还是会被额外收取计划服务费(Plan Service Fee),尽管费率从原来的的1.5%下调至0.44%。

对此,Carter承认,这些费用收取的基础为为客户“提供养老基金、投资选择、保险选择相关的一般性服务。”同时,他也承认,无论服务是否产生,在客户主动要求关闭之前,银行会持续收取。

当被问道,此类收费如何符合银行必须以客户利益为重的问题时,Cater说道,他们已经进行了完全、公开的披露,并且会进行相应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