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本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

1.gif

在这座城市,有一群人,他们是这个城市里最活跃的部分,他们来到街头巷尾,展现这座城市无限的魅力,其中不乏中国街头艺人,我们总能被他们吸引,从琴声或歌声中得到共鸣,甚至给远游的游子带来思乡之情,他们是这座城市流动的风景,让这座城市变得鲜活。

今天要讲的人,我们都见过,他常常出现在Central负一层地铁站,Coles超市的门口。

他一直笑容满面,坐在角落,一把二胡,总是拉到人都散去。

他是谁?为什么要在这里拉二胡?

他的名字叫沈巍山(Shen Weishan 音译),1935年生。如今已经84岁了,比想象中的还要年长。他9年前才开始学习拉二胡,又比想象中的要短太多。

我们都见过他,唐人街上也有他的身影。常常一把二胡拉的格外陶醉。脸上的笑容总能伴随着琴声感染到过路的人

19年前,他随着子女来到澳洲,他说:“这里空气好,食品好,对我身体也好,我就留下了。”

老爷爷的一生,和同一时代的大多数人一样,历经坎坷

他说小时候一直都是为了生存而努力着,解放以前的生活,就是为了历经苦难

年轻时候遇上文化大革命,差点入监狱。

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那段时光,现在回忆起来,仍旧觉得灰暗

6-1.gif

“好在,现在发展的多好,你看”老爷爷兴兴地说到。

他这一辈子都在为了一个目标活着

他有一个弟弟,在他6岁的时候的了眼疾,家里人都被传染了,不断流眼泪,睁不开眼睛。算命先生说,弟弟冲撞了火神。

于是一家人推着小车,把弟弟送到庙里,求了个仙方:没有治疗,而是在眼睛上擦了点香灰。

后来,弟弟送进医院的时候,医生说眼球已经烂完了,弟弟彻底失明了。

于是,他承诺了弟弟三件事:

第一,给弟弟一个眼珠,两兄弟一人一个也能睁眼看世界

第二,等自己有钱了,给弟弟买个房子

第三,给弟弟娶个媳妇

可惜,在那个动荡的时代,三个承诺都蹉跎了。

所以,当9年前老爷爷听说弟弟得了肾病之后,就决心尽自己所能帮弟弟筹钱治病。

他捡起了孙女丢在家里的二胡,想靠本事挣点钱。

不会?就学!而那时候的他,已经75岁了!不断地练习,学习,向政府申请,在街头开始表演。仅凭一己之力,靠着拉二胡,在弟弟在世的时候,往国内寄了10万人民币

他的英语也是随着二胡一起,在自己75岁高龄的时候,开始学习的。

因为常常有本地人问他:“这是什么乐器?他的曲子叫什么?”他需要用英语来回答。

他还会根据中外路人的点评和需求来更改节目单,一直都在不断地学习新的曲目。

但是啊,死神从来都不管人间疾苦他一辈子都没能实现对弟弟的承诺。弟弟没能等到治好病,4年前,不幸去世了。

于是,以后梦到他,总是眼含泪水。

老爷爷曾经有一次梦到了弟弟,梦中模糊地响起一首曲子,音乐声不断地回响在他的脑海中。

于是老爷爷凭着零碎的记忆,将曲调拼凑出来,写成了一首调子。

他给曲子起了一个名字,“随佛”。意思就是,弟弟随着菩萨上天去了。

他想这是好事,于是每每自己想起弟弟,总会拉一曲

回国的时候,也会在弟弟陵前拉一曲,以此怀念自己的兄弟。

在弟弟去世后,他常常责怪自己没有尽到责任。但也因此看开了生死。

他说:“我觉得弟弟虽然去了,但是在我走之前,我还能做点什么,一开始拉二胡是为了赚钱,可现在我觉得能够给更多的人带去快乐,做人要记住过去,但是不要纠结过去。”

“如果要死就死吧,多一天也无所谓了,如果要活,活一天也要有意义一点才好。”

这是老爷爷对待生死豁达的人生观,当然,他做到了。

如今84岁高龄的他,除了二胡,更关心墨尔本附近河流的生态环境,甚至已经给政府写了好几封信

来澳洲后,老爷爷最大的乐趣便是钓鱼。甚至为了钓鱼,在70岁高龄时候,学会了开车。

因为长期钓鱼,老爷爷比政府更早地意识到了澳洲鲤鱼泛滥的问题。

并且开始切身投入去研究无公害处理鲤鱼的办法。他看了一柜子的书籍,甚至跑到越南区去尝试卖出自己钓上来的鲤鱼。

他用自己学到的英语,给政府写信,而且写了整整“三大本书”这样的信息量,不得不堪称奇迹了!

今年年初,他给政府写的建议,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老爷爷这才放心。

现在他觉得自己的二胡拉的有进步,但还是不够好。

但没关系,练就是了。哪怕白发苍苍,哪怕耄耋之年,哪怕心底埋藏遗憾,但人总要向前看,生命不息,奋斗就不能止。

希望老爷子能够长命百岁吧。

希望下次你再遇见他时,可以驻足听一听他的琴声;当你被学业折磨的时候,想一想老爷子的“三大本书”;当你总拿年龄当做不行动的借口时,问自己可会后悔、可有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