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各国领导人都成为

难民的时候,

会是什么样子?

“呼风唤雨、权倾一时的领导人

会成为难民?!!”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

但是,就是有这么一个人,

他把各国的领导人画成难民,

让他们全都去讨饭!!

“难民版”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头上戴着一个破了洞的毛线帽子,

穿着就像一个逃难的农民。

特朗普一脸沧桑,

标志性金发沾着灰尘,弄得脏兮兮。

他的身子微微前弓,左手抱着女儿,

右手紧紧抓着全家福,背着卷铺盖,

还在臂上挂着一个舍不得丢弃

的黑色塑料袋。

普京则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双鬓斑白,面容憔悴地举着

一张拼凑起来的废纸:HELP ME ,

GOD BLESS YOU(帮助我,

上帝保佑您)。

法国的两位前总统,

奥朗德与萨科齐,则成了醉倒

在街边的流浪汉。

奥朗德与萨科齐略显忧郁

地望着前方,

手里握着半满的酒瓶,

脚下的鞋子早已不知道丢弃在何方。

默克尔裹着头巾,

一脸呆滞地被围在鸡群中间,

俨然一副农村老妪的形象。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

衣衫褴褛,极其狼狈不堪:

浑身湿漉漉的,领带系的歪歪扭扭,

衬衫也扣的不整不齐。

他头顶着纸做的小船,

似乎想借纸船躲雨,

又好像想借纸船来逃离

这难民的困境。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则成了社会闲散人员:

穿着破旧的夹克,握着一杯扎啤,

与接头混日子的流浪汉无异。

金正恩虽然成了一个小孩子,

可还是没放弃他的执念:

把手里的导弹玩具胆怯地藏在身后。

一高一低的裤管甚是落魄。

前伊朗总统内贾德则成了拾荒者:

坐在一块石头上,双目徘徊,

两眼无光,充满着恐惧……

世界各国的领导“难民”

都在排着队领取发放的食物。

队伍的尽头,无休无止……

漫长的队伍,

民生哀怨,哀鸿遍野……

难民们为了逃亡,

争先恐后你推我搡地

挤上偷渡船。

为了获取足够的睡眠来维持生命,

难民们不得不拥挤睡在狭小

的空间里。枕头被褥哪去啦?

有的地方睡就不错啦!

这些画作全都出自一人之手:

叙利亚艺术家Abdalla Al Omari。

Omari 是百万难民中的一员,

在背井离乡逃到比利时后创作了

这个油画系列 ――《脆弱》。

经历了逃亡生活的 Omari

深深感知到作为难民的穷困处境。

最初, Omari 利用他流离失所

的处境以及叙利亚战争引发的愤怒

情绪作为他创作源泉。

他说:“一开始,

我的愿望就是想象一下,如果

他们处于群众的身上,

难民流离失所,被围困……

将他们的权力从个人身上带走,

将他们视为解除武装的秩序。”

后来, Omari则 把愤怒转向

描写这些人物失去权力后

的人性侧面。

艺术源于生活,

Omari把自身经历过的流离失所

的生活变成了艺术,从而引起了

人们的思考和反省。

难民们每天要经历的事情,

对于我们来说很远很远,

对那些呼风唤雨的各国政要来说

更是不值一提。

可是当位高权重的各国领导人

失去了权利,成为了难民,

他们也同样一无是处。

Omari 说:

“我想让这些领导人失去权力,

并不是为了有助于解除我的痛苦。

我只是想恢复他们的人性,

让公众看到权力脆弱的一面。”

“我创作的目的,并不是

侮辱或不尊重各个国家的领导人。

而是希望,他们更富有人性、

同情心,对难民问题有更多的反思。”

Omari 认为难民是世界上最弱的,

而各国领导人相对来说很强大,

当这些政要变成难民之后

似乎也没那么强大了。

好的艺术,总是能引起

人们的反省和思考。

大多观众都反映:

“Omari的作品充满情感,

复杂的心理状态处理得很微妙,

并通过他们的画面应用和现实的

写照来保持深刻的美。”

“其中的反战争精神值得借鉴。”

Omari的画作不仅被

各个艺术机构争相收藏,

更是在叙利亚,黎巴嫩,

阿联酋,格鲁吉亚,

法国,英国,美国,

丹麦,德国,波兰

等地展出和拍卖。

但他却把钱

都捐献给了难民同胞们。

Omari说:“我想剥夺权力,

不是为了服务于我的痛苦或

个人的故事,而是要把这些领导人

放回他们的人性。

我完全相信,脆弱性

是人类拥有的最强大的武器,

比枪支和子弹更强大。

这是一种武器,

我觉得我想与人分享。

脆弱性是我们应该都庆祝的

人类礼物。”

通过这些作品,

Omari 发出警告:“让我们大声疾呼:

我是很脆弱,但是最强势的人

并非很坚强。因此,让我们

共同来面对危机。”

“人生没有永远的失意,

也没有永远的得意。位高权重的

总统一旦失去权力,成为真正的

难民,同样一无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