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会议结束后,8月16日中共最高权力机关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就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调查及问责情况听取汇报。多名部级高官对此次事件负责,受到免职、责令辞职、立案调查等处理,彰显了习近平领导下中共中央的权威。前一段时间关于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谣言,到此不攻自破。

由于会议的神秘性,中国每年的北戴河会议(皆为务虚会)都会引起海外媒体、个人的臆测。再加上今年是多事之秋,中美贸易战前所未有的开打,以及一些地方存在对领导人的高级黑宣传,更让海外善于政治八卦者对中国政局的臆测甚嚣尘上,甚至达到了谣言满天飞的程度。

在北戴河会议开始前,在推特上即有谣言流出,名为“阿里妞妞”的网友于7月12日发推文表示:“北戴河消息:1、王沪宁被迫下台,为中美贸易战失利负责;2、胡春华入常,成为总书记接班人;3、二次修宪,重新加入国家主席任期制。”过两天,香港媒体跟进,报道称“大陆传言江泽民、朱镕基、温家宝等元老,联名上书政治局,指出中共十九大以后出现了左倾冒进与个人崇拜,要求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另外,副总理刘鹤因中美贸易战谈判失败,被边缘化的谣言也在流传。

那么多谣言归结为一点,就是中共高层内部出现权力斗争,习近平中央的核心权威遭到挑战。为什么会出现这些谣言?中共权力运作机制不透明是重要原因,某些海外人士对中国治理现状不满,想通过政治谣言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更是很现实的主观因素。

对中国政治比较熟悉的人一般不会被这些政治谣言所迷惑,原因很简单中共政局的稳定性超过一般人的想象。习近平严厉反腐,深化改革,加强集权,重塑中央权威,这恐怕不只是习近平个人意志的体现,也是中共内部的共识。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时,胡锦涛宣布裸退,将权力毫无保留的交给习近平,已经表明了中共集体对“重塑中央权威”的期待。

“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窘境不是中国政治运转的正常状态,中国官场的严重腐败与中央权威的不彰有很大关系。重振中南海权威,与腐败分子赛跑,反腐救中国,这是习近平的使命,也是中共中央的期待。所以,正如人们所看到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深化各领域改革,不断集权,重新树立“核心”地位,中共内部并没有传出反对的声音。由此可以推断,在维护中央权威这一点上,中共内部应该有一致的目标。

至于近期个人崇拜式高级黑宣传出现过热风险,被踩刹车,并不能说明中共内部出现分裂危机,习近平被迫给个人崇拜降温。比较合理的观察应该是,习近平综合各方面信息,认识到了在“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体制下,个人崇拜面临过热风险,不利于中国的正常发展,而主动采取了降温措施。毕竟,在核心体制下,没有习近平的同意,个人崇拜式宣传没有人能够阻止。

个人崇拜降温不是习近平权威遭到挑战的信号,相反,它说明习近平在合理的运用自身的权威,让它在对中国发展有利的范围内运转,是一种清醒意识的体现。树立权威的目的在推动中国向前发展,而不是其它,任何与这一目的相违背的举动都不可能走的长远。习近平很清楚自己的使命所在,他与中共其它领导高层在同一条船上,共同带领中国向现代化方向前进。

所以在北戴河会议后,习近平马上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与其它常委一起处理影响巨大的疫苗问题,问责前所未有地严厉。金育辉(吉林省副省长,2017年4月起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被免职,李晋修(吉林省政协副主席,2015年12月-2017年4月任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副省长)被责令辞职,刘长龙(长春市市长,2016年9月任长春市代市长,2016年10月至今任长春市市长)、毕井泉(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2015年2月-2018年3月任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引咎辞职,要求姜治莹(吉林省委常委、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委书记,2012年3月-2016年5月任长春市委副书记、市长)、焦红(国家药监局局长)作出深刻检查,吴浈(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原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分管药化注册管理、药化监管和审核检验等工作)被立案审查调查;会议还责成吉林省委和省政府、国家药监局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

这个被不少人称为近年来最大力度的问责,一方面,它凸显了中共高层的团结,就重大问题共同表态;另一方面,也表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央权威稳定、高效,没有外界谣传的任何问题。可以说,那些关于中国政局的北戴河谣言只是谣言,其可信度已经完全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