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尼先锋晨报》报道,81岁的澳洲老人哈里森(James Harrison)在本周五迎来了人生最后一次献血。

在最近的60年里,他总计献血1173次,更为特殊的是,由于其血液中的特殊成分,据科学数据测算,他共计拯救了约240万婴儿的性命。

 

 

这个故事还得从一种叫做恒河猴D溶血性疾病(HDN)的病症说起。

致命的HDN

当一名Rh阴性血型孕妇怀着一个Rh阳性血的婴儿时,她的身体会将婴儿的红细胞视为外部侵入的细菌病毒,从而产生抗体来摧毁之,由此引发的结果可能是毁灭性的——流产、胎死腹中、新生儿脑损伤或是致命性的贫血。曾经,HDN每年会导致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婴儿死亡。 

直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HDN的科研领域出现了突破性的进展——向Rh阴性血的母亲注射低剂量的RhD免疫球蛋白,能在不伤及婴儿的前提下扫除Rh 阳性血细胞。 

当时年仅二十来岁的哈里森被发现是最理想的血液捐献者,因为他能自然产生罕见的RhD阴性血液和Rh阳性抗体的组合。

60年献血1173次

1967年,第一位孕妇在皇家艾尔弗莱德王子医院接受了注射。

Rh计划的协调人巴洛(Robyn Barlow)同时也是将哈里森招募来献血的当事人,他说目前几乎澳洲生产的每一针抗D针剂里都流着哈里森的血。

澳大利亚红十字会输血服务的Jemma Falkenmire说,“这太了不起了,哈里森救了几百万孩子的性命,我每每想到这里都会哭。”

 
 
 
 

web capture

事实上,哈里森从来没有对当时的选择犹豫过,直至81岁的今天也是如此。

在过去的60年里,他几乎每周都会捐出500-800毫升的血液,其中从右侧肩膀抽取了1162次,左侧肩膀抽取了10次,他也因此被称为“金手臂男人“。

要不是超出了献血者的年龄上限,他可能依然会继续下去。

通过分析自1964年以来的出生数据、接受抗D注射的人群比例以及HDN的死亡率,血液服务部门计算出哈里森拯救了约240万婴儿的性命。

科研突破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的抗D项目完全依赖于160个献血者,但招募新的捐助者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而迄今为止创建合成版本的尝试也均告失败。

血液服务部门最近开展了一项为期三年的研究项目,收集哈里森的DNA,并创建一个单克隆抗体库(抗体和白细胞混合物),这可能为抗D项目带来新的希望。

哈里森和血液服务部门呼吁孕妇的伴侣捐献血液,以帮助约五分之一生产时需要输血的孕妇。

哈里森说,“这真的是生命赐予的礼物,这很重要。“